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08 07:03:00  2050137
希望画展(一):一切从一根树枝、一颗心开始
周刊专题


4692SMF2019-04-1915556710229062224373.JPG



我们可从水彩画作中看到各类题材如树木、鸡只,甚至还有康复者画了已经过世的丈夫和家人等。



“艺术不仅仅反映可见的东西,也使东西变得可见。”——著名艺术家保尔‧克利。


这是非一般的画展,创作者曾有过共同的患病经历,他们曾经因为麻疯病而遭主流社会唾弃,被隔离在双溪毛糯麻疯病院里。偏偏一个优秀的创作者首先必须是一个有独特生命体悟的人,正是这种内在的独特才使得年迈的康复者有可能在艺术创作上超凡出众。他们一生以院为家,我称他们为“院民画家”!




4692SMF2019-04-1915556710223752224366.jpg
陈清源画出心中所想。




“拉牛上树”的故事


“我觉得我们又老又蠢又不会画画,你来叫我们画画等于‘拉牛上树’嘛!牛哪里能够上树呢,我们根本就不会画,但是我们看在你帮助我们里面的人,我们没有什么能够报答你,只好画画让你开心咯!我们几十年都没有拿笔了,很久都没写自己的名字了,现在唯有乱乱画随便写给你咯。”


81岁的陈清源两年前交给我这张〈拉牛上树〉时跟我这么说。或许,连我也不曾想过,两年后今天,老牛真的被拉上树了!他们的艺术作品于今年4月8日至6月10日在国家画廊展出了,这可说是希望之谷的一大盛事!


其实,这些院民画家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靠自己的毅力和坚持。画画对于年过古稀的她们而言是不容易的,况且她们一把年纪了才来接触艺术创作,偏偏画画又很考他们的眼力、专注力和耐力,因此,两年前要鼓励他们画画,开始策划第一堂美术课时,我们也费尽心思。我当时请来了本地画家陈宝川帮我们设计第一堂课。陈宝川竟然建议让院民用他们熟悉的大枫仔树的树枝来作画。


“在设计课程时我考虑到老人家身体上的局限,以及尝试去理解公公婆婆的心理感受,想着什么是他们最关心的,用什么材料他们才比较不抗拒,才不觉得画画是高档的玩意。后来我到院区去探访,发现大枫仔树的果子是早年用来治疗麻疯病的药,那树是他们非常熟悉的,用该树的树枝来画画,主要让公公婆婆们很快进入那种自然的状态。”除了画笔,就连画纸的形状,陈宝川老师也用心考量。


“我希望画纸是剪成六角型的,好像蜂窝那样,不管从什么方向来拼凑,它们都能完美契合,拼成一幅大型作品。”


那一堂课,我们的院民抱着玩玩的态度拿着树枝在六角形的画纸上作画,大家都很欢喜。之后,义工不定期进去病楼陪画,在义工们的鼓励之下,我们的院民画家慢慢地画出了他们的故事……



4692SMF2019-04-1915556710227032224370.jpg
端雅看着旧照画出了对丈夫的思念。




4692SMF2019-04-1915556710227192224371.jpg
端雅亲吻丈夫的相片。




4692SMF2019-04-1915556710226412224369.jpg
端雅用树枝画出丈夫的样子。




最浪漫的爱情


端雅10多岁患病,20岁被送来希望之谷寻求治疗。后来和同是病患的阿都拉曼结婚了。可惜,婚后四年,丈夫就患上大肠癌过世了。她说很想念丈夫,虽然他们一起只有短短四年,但是丈夫生前很疼她。她从前想为丈夫生个孩子,但无法如愿。我鼓励端雅画画,她笑着说不会。


我说不然就画你的丈夫吧。谁知道她兴致勃勃地拿出丈夫生前的照片,跟着照片画出丈夫的轮廓,画完竟深深地亲吻丈夫的照片!


真爱必含的深刻的忧伤与思念,让Tuan Yah画中原有的柔情与思念更加浓郁。那是我看过最美的爱情……


纯朴之作


多少个日子,这些院民画家像刚学会握笔的小朋友一样,驼着背,眯着眼,画下了数百张水彩画,现在摆在希望画展展出的便是其中一部分。


这些院民画家的的作品朴实而精彩,如同他们平淡而丰富的一生。他们的作品中呈现的都是他们院内生活中的一切,虽然也有一些感伤,大半却是欢欣鼓舞的。通过艺术创作,曾经的渴望有了对象,追求找到了目标,使得这群曾经被隔离的康复者内在的激情不再内敛而暗哑,如同一道焰火四射的光。即使是画出他们悲伤的过往,那深刻的悲伤本身可以是一种丰富,失落本身也可以是一种疗愈。


4692SMF2019-04-1915556710228442224372.jpg
希望画展HOPE的水彩画拼图。




4692SMF2019-04-1915556710223912224367.JPG
大枫仔树的树枝削成的画笔。





作者 : 陈彦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