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08 09:58:12  2050455
沙白综合发展计划搁置6年.SELCAT听证会要查原因
大都会

0081CWL2019571849272564464.JPG
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召开公共听证会,查明州政府于沙白安南县的一项综合发展计划;左起为嘉玛莉亚、黄洁冰、沙阿里、黄瑞林、刘永山、阿末尤努斯及礼占。


(沙亚南7日讯)搁置6年的沙白安南综合发展计划图测屡次被修改,导致原有的发展计划出现“变卦”,包括取消原定兴建的休息站与公寓(Rumah Pangsapuri)。


据了解,这项计划是由雪州大臣机构(MBI)旗下官联公司雪州投资有限公司(PNSB),在雪州沙白安南亚逸马尼斯班章本德那园丘(Ayer Manis Panchang Bedena)的一项占地25.11英亩的发展项目。


这综合计划除了设有“我的雪兰莪房屋计划“下兴建的可负担房 屋、还包括公寓及以市价发售的房屋和商店,并且也计划在联邦5号公路的一座占地1.71英亩的休息站(R&R)。


迄今仅建6间示范屋

然而,有关计划在2009年获得雪州行政议会的批准,于2011年开始规划,并在2013年3月26日动土后,迄今只兴建6间示范屋,不见其余的发展项目。


为此,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要今日召开公共听证会,查明州政府官联公司于沙白安南县房地产发展项目,搁置长达6年的原因。


该委员会主席黄瑞林在午休时间受询时指出,当年是因为接获许多居民的投诉,指五号公路的罗里流量非常高,司机经常将罗里停泊在住宅区或路旁,造成居民的不便。


他说,为解决居民的问题,州政府当时决定由PNSB负责在上述地点兴建一座休息站,随后计划再增设兴建各类的房屋。


“不过,有关图测却在这10年来经过3次修改,而第四次的最新图测,已取消兴建休息站。”


他说,原定计划是以休息站为主,若是休息站“凭空消失”,PNSB就必须获得行政议会的同意,不能“越”过州政府而擅自修改,否则将成为不健康的先例。


“无可否认,PNSB对此项目态度似乎漠不关心,甚至出现疏漏的问题;当局无论面对任何问题,都应该积极去面对,而不是得过且过的态度。”


另外,黄瑞林指出,此听证会是从上午10时至下午5时,随后委员会将召开会会议作出总结,并在7月的州议会上提呈以进行辩论。


出席的委员包括雪州反对党领袖礼占、昔江港区州议员拿督阿末尤努斯、雪州议会后座俱乐部主席黄洁冰、万津区州议员刘永山、淡江区州议员沙阿里、万达镇区州议员嘉玛莉亚及雪州房屋与地产局首席执行员纳兹米。


PNSB沙白安南综合发展计划负责人优努斯供证时披露,西海岸大道是导致工程延误的主因,自敲定西海岸大道途径该地段后,PNSB共耗了2至3年的时间与公共工程局接洽,最终决定取消兴建休息站。


他说,随后也接获通知指需兴建更多单位的公寓(Rumah Pangsapuri),不过有关地段已不合适兴建高楼层,只适合1层至2层高的排屋。


“由于之前缺乏市场调查,因此又用了2至3年的时间,重新修改与研究最新的方案。”


此外,PNSB首席执行员拿督斯里阿末阿玛证实,第四次被修改的图测已取消“休息站”。


他说,由于该地段已不再适合兴建休息站,因此沙白安南县议会也提供意见,建议另寻地点。


雪州大臣机构首席执行员拉惹沙林在供证时,显得对此计划了解并不深,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


不过,他说他是在近两年在会议上,才发现此项目出现异样,而且获知当地已兴建一座高架天桥,因此不再适合兴建休息站。


“有鉴于此,80%的房屋都是可负担房屋,为此我认为此发展计划趋向履行企业社会责任(CSR)。”


针对拉惹沙林的供词,黄瑞林认为拉惹沙林的回应似乎对旗下子公司的发展缺乏了解,并没有掌握足够的资料,有待加强。


沙白安南县议会主席莫哈末法祖则指出,PNSB确实向县议会提出3次的申请,分别是在2013年、2015年及2017年。


他说,3次都是因为修改房屋图测而提出申请,而且3次的图测都设有休息站。


“当局在提呈第3次的申请时,因资料不足所以被拒绝,同时鉴于申请期限已过,因此再次提呈资料,需当作新的申请。”


另外,沙白州议员阿末慕斯达因指出,沙白安南综合发展计划出现有人“挖土”变卖,一罗里40令吉。


他说,他本身也购买5车泥土,惟不清楚为何当局需要挖泥变卖,再从外地载泥填土。


“身为当地州议员有义务告知居民该发展计划的进展,惟迟迟却得不到答案;只是不断听说有关工程或被取消,否则一间房屋房价将超过30万令吉(原本售价为1万5000令吉至2万5000令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