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2 07:00:00  2051325
哎呀艇长有话说/质疑母爱?
小活力

天下歌颂母亲的文字声音何其多,但也有不这样说的。

有人认为母爱不过是一种出于生物本能的行为,亦不认为是值得歌颂的东西,例如张爱玲就认为母爱只是人与其他动物都具有的本性,不能引以自豪,甚至认为母爱只是被夸大了、戏剧化了的感情——而女人,如果也标榜母爱的话,那是她自己明白本身是不足重的,男人只尊敬她这一点,所以不得不加以夸张,浑身是母亲了。

此外,也有人认为母爱并非出于伟大的牺牲,而是一种反应,跟张爱玲同时代的法国存在主义作家、女性主义者西蒙·波娃在著作《第二性》中提出,母爱并不是出于天生,而是母亲对处境的反应——“在以男性为中心的文明中,女性一直处于客体的处境之中,男人希望通过女人印证自己的男性气质,通过女人把自己变成偶像和永远的神话,并确保自己的主权地位。而女性却一直以来甘于自己的客体地位,通过向男性的认同获得自己存在的理由,包括用男性的视角来看待自己、修饰自己,千方百计使自己符合男性的口味。”

张爱玲的女性意识尽管没有西蒙·波娃的系统性和理论性,却是遥相呼应,看法相近。当然,把“母爱”放在“女性在社会历史命运”语境中,两位女性意识达到世界性高度的前卫,难免愤慨,于是语出惊人。

我只是知道那在女儿落水,危急中“什么都没有想,就跳下去”的母亲,她大概不能“从历史的、现实的、经济的角度对女性进行一种社会学和哲学般的考察”,或“用形象、虚构和故事书写对女性的观察和理解”——但她就是那样冒着生命危险跳下去了。

只能说,母爱,跟人间所有的爱一样,都是艰难的,但许多平凡母亲还是做到了。

作者 : 哎呀艇长有话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