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0 19:00:00  2051755
【杏林随笔】贺家骏医师·病人家属
星云

我坐在手术室外的等候区,眼睛紧紧地盯着荧幕,焦虑无比地等待,这时我才百分之百了解病人家属的心情,是多么无奈、紧张、焦虑、期待、担忧。

等了六个多小时,才看到妻子名字显示在荧幕上说手术完成,并送往恢复室。又再焦急地等了一个多小时,我才终于看到恢复室自动门打开了。护士推着妻子的推床出来时喊家属名字,我像弹簧般地跳起来大声答应,并冲向妻子紧握住她的手,泪眼模糊地叫着她的名字,她虚弱地应了我一声就闭眼,刹时之间我的泪水已经决堤,抽涕着帮忙护士推她回病房。

我们只是无助的病患家属

这次陪她住院手术,让我彻彻底底地转换了角色,想想这三十多年来,我每天在开刀房和门诊病房之间奔波,面对病人和家属,虽然我一本初衷地视病犹亲、将心比心,但毕竟无法真正体会他们的心情,直到如今,作为病人的家属,才能真正体会到种种心情,从看诊时医生的解释开始,原来我们那么在意医生的一言一行,甚至一个眼神和动作,因为那都紧紧牵动着我们的神经,即使他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此时此刻我们只是彷徨无助的病患家属,像漂流在汪洋大海中的人,拼命想抓住一片浮木。在确定手术是唯一选项之后就开始胡思乱想,医生详细地解释了手术成功率和种种风险后仍希望医生能多讲一些,即使是一个字都好;回家之后我这桀骜不驯的无神论者竟然无意识地屈膝跪地,心中默念祈求天上诸神庇佑老妻一切顺利,我已经不管什么宗教了,我谁都拜托,观音菩萨上帝耶稣湿婆甚至阿拉,希望您们全都助我一臂之力,我必将诚挚答谢。

在送妻子往手术室途中,我其实担心得要死,整颗心似乎都要跳出喉咙了,但要故作镇定地安慰妻子,紧紧握住她纤细却因操劳家务而粗糙的小手,频频安慰,保证她一切都会顺利的,叫她不要担心,像骗孩子似地告诉她:你睡个觉醒过来,就一切都好了。我只希望医生,我的同学,昨晚睡得很好,今天精神百倍,能全神贯注地为妻子操刀……胡思乱想之间,已经到了开刀房门口,麻醉科护士在确认了妻子的身分后就要我在外等候,我只能低头亲吻她的额头,目送她被推进手术室。

没有她我什么都不是

在手术室外等候的六个多小时当中,我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这时候才发觉这么多年来我是多么依赖她,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我才意识到我们夫妻是如何地相依为命,也才真正理解到妻子在我生命中所占有的分量和重要,更了解她对这个家的贡献和付出,我也才慌乱无比地胡思乱想,万一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我这一辈子都受到她的照顾,也被她宠得连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我是如此这般的依赖她、需要她、爱她、敬重她,没有她我根本什么都不是,就像一个圆缺了一半,我真的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

手术当天晚上同学来查房,告诉我手术一切顺利,术后妻子情况也非常理想,我只能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不住地道谢,他拍拍我的肩膀,只说了声:“你也是医生,你该了解的!”



作者 : 贺家骏医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