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4 07:00:00  2052315
光头佬/一笔不苟的精神
物外游


4377TLK2019-05-1115575584464442634237.jpg
21年前喜获沈公赠字:“董狐笔,写真章。”



4377TLK2019-05-1115575584466622634241.jpg
沈老信札一函。



偶尔会惦记着这么一把性感而充满磁性的声音……,电话那端传来一把带有浓浓鼻音,字正腔圆的招呼:“哈啰~”,“哈”字短促而“啰”字悠长,临尾还转圜了一下,屡试屡爽。这似乎是老人家如假包换的活招牌矣。


说实在的,这把嗓音还真的死鬼性感,虽然用如此轻浮的笔调来描述像他这样一个备受人们尊崇敬仰的先贤,可能会被卫道之士嗤之以鼻,不过,这始终是光头佬对他留下的一个深刻印象,好让他还原为“人”呗,虽然他老早被人摆咗上“神”台久矣。


人称沈校长的沈公慕羽先生(1913 ~ 2009),说话的声音委实动人,轻重徐缓,抑扬顿挫,铿锵悦耳,煞是好听。


逾廿年前,曾在一个公开的场合聆听沈校长演讲,他果然是天生的演说家,丝毫没有事前备稿的迹象,一上台就可以滔滔不绝地讲,思路清晰,条理分明;那时,刚好光头佬依随衍庵居士学习书法,初初从李斯的绎山碑(小篆)入手,数年以后,略知笔法结字之基础,升级临摹学习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行书),故对兰亭序的内容稍有涉猎;由于那是一个书法雅集的场合,但闻校长一开腔就来一小段兰亭集序:“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由此可见其古文的修养,已达倒背如流之境,背诵与记忆力之强,真令后辈如我者为之折服。


戊子岁杪,沈校长谢世前的最后一个圣诞节,光头佬因公事前往古城拜会老先生。记得当时恰好有几位大学生在请他挥毫写春联,一见面光头佬赶紧报上名字,校长想都不想立即说他曾送过我两张书法,其记忆力之强,又令光头佬吓了一跳。


事情是这样的,原先在报社当记者的光头佬是万万不敢贸然向书画家乞求墨宝留念的,原因很简单:记者之采访写特稿原来就是职业责任所在,向受访者乞求额外的“犒赏”,是违反职业操守的。直到有一天,在某师长的画室闲聊,老师的画室牌匾是张大千所题,羡煞旁人,聊着聊着,光头佬无意间向这位师长提到羞于向书家求字的问题,老师当时的回应说,要看情形,如果是向一个年事已高心里极之崇敬的老前辈求字,但求无妨,可姑且一试,因为有时错过了就永远错失机会了。老师的一番话让我反复思考了很久,后来觉得如果不是随随便便到处向人开口,应该是不碍事的。由于采访新闻的工作偶而有接触到德高望重的沈校长,一次的偶然机缘之下,光头佬喜获沈校长寄来一帧墨宝:“董狐笔,写真章。”信函中还勉励光头佬说,作为一个新闻从业者,应该要像史家董狐的椽笔一样,不偏不倚,翔实报道,写出真实的文章。沈老的鼓励,确实让光头佬心里振奋不已,甚为感动。


实际上,当时沈老亦有暗示我替他写一篇有关书法方面的专访稿,可惜那时候的我,老是觉得以沈老崇高的地位,着实难以下笔。沈老字如其人,老先生写字如他的为人一样,是一笔不苟的。曾亲眼目睹沈老挥毫写字,横竖撇捺点勾挑,一笔一划,皆交待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含含糊糊带过的。当然,沈老是正派君子,写起字来是规规矩矩的,喜欢其字者,是崇敬他高尚情操与人格而欣赏其作品,所谓人品即书品,这是可以理解的。想当然耳,亦有人认为他的字写得过于规矩而有点呆板,但碍于沈校长巍巍然如崇山峻岭的社会地位,而不敢轻易向人透露,说到底,还是有点避忌的,哈哈。


记得,光头佬曾在电话里称赞老先生的字好人品高的一番话时,沈老呵呵笑说:“哪里哪里,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一山还有一山高呀……”老人家总是谦逊宽厚如此,在他身上足以让后辈学习的优点真是不胜枚举,区区书法一环,不过冰山一角而已。


4377TLK2019-05-1115575584466472634240.jpg


4377TLK2019-05-1115575584464442634238.JPG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