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1 17:53:52  2052432
陈绍安‧关于慕克力大臣二三事
天马行空

文:陈绍安


慕克力,虽无其父敦马哈迪的超级经典,但在吉打也堪称传奇了;二度任大臣,且不说后无来者,吉打史上还真是前无古人了。


做为吉打大臣,不论是505后的国阵大臣,还是509后的希盟大臣,慕克力走入人群惯有的自拍作风,常会让民众觉得友善、可亲。但是,他并不擅于接近媒体,或说始终与媒体保持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包括从不接受地方媒体的专访,尤其中文媒体。


那可能关及从国阵到希盟的一段岖崎经历。


2013那一年慕克力弃国攻州,协助国阵从伊党手中夺回吉打州政权过后,以亚依淡州议员身份出任州务大臣。2015年其父敦马哈迪针对一马公司的26亿门事件要求纳吉下台时,慕克力数度公开支持敦马言论,更与遭罢免的时任副首相慕尤丁共进退,导致2016年1月吉打巫统党内以阿末峇沙为首的保纳吉阵营人马迫宫,纳吉最后也以国阵主席身份,向吉打王室提出撤换州务大臣之建议。


在这一事件过程中,纳吉虽一度献议慕克力以上议员方式,重返联邦出任副部长,但被慕克力拒绝,慕克力最终于当年2月3日辞去大臣官职。


慕克力首度任吉打大臣,前后三年左右,坐得很不舒服,超不安稳。


犹记得505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大选,慕克力助国阵赢得州政权,首度扛起吉打大臣重任时,或因当年多数华裔选票明显反国阵,慕克力因此对华社有点疏离,或说不太热衷于华社课题。又或者慕克力本意非如此,只是华社已经放弃国阵尤其巫统,心理上自然与国阵领导人产生距离感,从而减少与国阵大臣之间的互动了。


到了2018年509那场大选,慕克力已身在希盟,而且是吉打希盟的领头羊,那时候绝大多数票投希盟的华裔选民,对希盟领袖都抱有莫大期望,包括慕克力。


当借反风东山再起的慕克力,击溃两年前迫他退位的阿末峇沙时,原被巫统锁死的政治气氛已不同以往,这一次以日得拉州议员身份重登吉打大臣宝座时,也深知华裔选民确已给予希盟前所未有的支持,包括吉打。


从2013到2018,慕克力同时经历大多数华裔选民失望唾弃,和大多数华裔选民全力支持的大臣年代,回头一看,肯定无限唏嘘,包括对华社的反对和支持,肯定有非常鲜明、深刻的感受,至于会不会因此对整个吉打华社改观,或对吉打华社的要求更敏感一些?


这点,不能说慕克力从不在媒体面前清楚表态,而是慕克力一直以来鲜少对媒体冗长发言,因此老给人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


有一次,应邀出席一个官联单位招待媒体人的晚宴时,慕克力公开表述本身性格腼腆,原不爱应酬,因此少在媒体面前“做新闻”,他自知且承认,这不符从政者需要适度暴光率之常态,无法做到事事上报宣扬,也不能时刻应酬各方的慕克力自己认为,也唯有自求把事情做好,才能以实际政绩取信于民了。


那天,慕克力配合希盟执政一周年接受多语文媒体记者联访,席间20余媒体人围成一个半圈,面对坐在沙发上的,依旧是腼腆的慕克力,大家因此都还有一点拘谨。


一如慕克力的作风,那是一场很官式的联访,因此不会有惊喜,对于媒体人逐一发出多项关及吉打未来的问题,慕克力的回应都还算得体,而且也尝试以轻松、宜然的姿态在镜头前畅谈过去一年来,希盟已做到和未做到的事,没有否认希盟执政首年无法尽如人意,也没有因民调下滑去找借口责怪他人搞梗。


过去,慕克力在国阵年代任两年多大臣,那两年多其实都在巫统内耗中度过,毫无建树可言。


现在,慕克力是回到人民真正拥护的希盟政治舞台上,短短一年内所提出多项发展计划包括黑木经济特区和居林国际货运机场等,虽都还只是纸上谈兵,但有一非常明显的突变;联邦政府在行政上和财力上所给予的支援,是历任吉打大臣望尘莫及的,即使联邦政府因为经济趋软而大谈樽节,对吉打的财援却从不吝啬,而且陆续有来!


要说这是吉打的福气,那也未免太早了一点。


唯一可期望的是,这一任大臣不再受巫统内耗损元气,与联邦政府的关系也有了鲤跃龙门式的变化,因此才能轻轻松松过一年。但是,接下来的三四年,如果没把成绩做出来,相信联邦政府再多财援都不管用了,所有财援都会沦为名副其实的拐杖,如此拐杖不只会害惨慕克力,更会害惨所有吉打人!


(作者为本报吉打州采访主任)


作者 : 陈绍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