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3 11:08:00  2052928
黄翠娴·谢谢你,市议员
花城观点


日前处理了一则有关市议员津贴和工作不成正比的新闻,结果被反对党拿来大做文章,有的自称任职时任劳任怨,指责希盟市议员们的说词在“埋怨”。

事实上,会主动去访问几位市议员,是因某次主任和我提起市议员基本津贴只有区区800令吉,让我相当惊讶,所以与主任讨论后,我决定找市议员谈谈。


首先,虽在媒体这行接近9年,但以往在雪隆并没接触过市议员,回到森州即使有接触,也从未触碰过他们的基薪或津贴;或许曾听说,但没放心上。


至于为何在获知市议员津贴只有800令吉时会惊讶,那是因为目前我所接触到的市议员都非常认真工作,至少在工作时间以外的求助,电话不会被拒听,信息不会已读不回;像这么认真的工作态度,我联想不到800令吉津贴这回事。


认识市议员何永铧时,我还在电台工作,他当时仅为森行动党主席陆兆福的助理。


虽只是泛泛之交,但很多时候向他求助都相当“不客气”;有次在上班途中,因狗狗收容所出状况,我无法立即处理,唯有向他求助,要求他赞助两个狗笼的钱,让义工去买,否则没办法载往兽医诊疗所。


何永铧当时已是一名市议员,而我一直以为他的收入理应不错,两个狗笼赞助费要了他300令吉捐款,而他接了电话,不到5分钟就把转账收条传来。


若你是我,你知道你朋友在市议会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却只有800令吉津贴,你会向他讨紧急捐款吗?若我打从一开始便懂,我不会这么做。


所以从主任口中获知津贴的事,我觉得相当不可思议,于是找了他和另两名我都曾求助过的市议员去了解详情。


认识我的人,大部分都知道我很在意动保的事,凡流浪狗猫课题都不忽视。


除了曾向何永铧就动保的事求助,另一名深夜接获我电话,要求处理虐狗案的市议员,就是李汉强。


案件发生在家丽城,那已是晚上11时许,我接获义工发来照片和相关内容,脑袋第一个闪过的市议员就是李汉强,于是便给他打电话。


虽已非上班时间,但电话铃声响了一阵子便接通,在了解有关区域是否由他领养和负责前,我一口气把虐狗事件的来龙去脉和所需帮忙的事告知,他没多解释就答应处理。


次日,义工告知李汉强已与她联络,而处理事件后,李汉强致电向我说明,他当天是与负责该区的市议员庄雪和一同去疑似虐狗的妇女家,与对方沟通,而对方答应不重犯,我当时才知道原来有关区域非他所领养。


接着,就是市议员吴勇汉,虽与他的接触不多,但每次有关与市议会的问题也会向他询问,包括之前罗白区传来狗咬人事件,州议员周世扬主动寻求解决方案,吴勇汉也曾与我商讨。


但当时因晏斗州席补选,我须驻守晏斗,只能通过电话和吴勇汉解释和分析,他也耐心听取意见,最后顺利安排义工和周世扬会面商讨方案。


说真的,要不是打从心里佩服这些市议员的干劲,我不会去做这访问;试想想你只有800令吉,却必须做超越那工资逾2至3倍的工作,你是否也能如此投入和不计较?


访问的价值在于认同他们的努力和付出,虽然市议员是一个委任官职,坐上位子的人都得为民服务,但不代表可以对他们苛刻;特别是访问时,他们并未故意隐瞒或不回答,这才是最可贵的地方。

作者 : 黄翠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