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3 12:22:33  2052984
国行突降息‧未雨绸缪抗逆风
焦点策划



国家银行上周二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调降25个基点(0.25%),比市场预期来得早,让市场备感意外。这是国行3年来首次降息,释放出国内外经济情况潜伏著下行风险,对整体大马经济、汇股市乃至于普罗大众造成影响。


0.25%可以救经济吗?


国行降息25个基点,主要是预期国内外经济浮现放缓迹象而作出前瞻性行动,资深经济学家李兴裕认为,由于并非严重的经济衰退而仅是放缓,目前阶段,降息25个基点已足够,让国行保留更大空间,可在货币政策调节中拥有足够的“子弹”,以应付日后可能更糟榚的国内外经济情况。


国行调降利率之前,国内大部份银行早已悄悄调高基本利率和基贷率,加上国内市场也出现资金外流,金融市场资金有点紧缩。随著国行降息,银行将相应降低基本率及基贷率,缓和市场的资金紧缩情况。


李兴裕在接受电访时指出,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纠纷依然纠缠不清,国内经济成长也潜伏著走软迹象,若以目前情况来看,降息25个基点已足够,国行会否再降息将胥视国内外市场进一步情况与发展而定。由于最近联储局对调整利息按兵不动,也为国行提供降息的空间。


他相信今次降息是一次性质,并不是宽松政策的序幕。


目前隔夜政策利率企在3.00%水平,国行仍有空间应付日后资金市场挑战。李兴裕认为,降息也为市场放出讯息,即银行需要继续支持放贷给需要资金商家,以推动经济成长。


李兴裕表示,国行降息所释放的其中讯息,就是尽能力为经济成长保温。李兴裕也是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


英特太平洋证券研究主管冯廷秀认为,大马经济成长放缓,元凶是来自外围市场因素,特别是美国与中国贸易纠纷,严重影响全球贸易活动与情绪。另一边厢,大马主要出口商品及相关产品,特别是原棕油价格低迷不振、以及石油价格则波动不定,实是大马控制范畴以外利空。国行减息稍可稳住市场情绪,惟对国内经济的净影响,即正负面平衡后料不会显著。


兴业研究经济学家卢阳康指出,预料今年首季的大马经济成长将放缓至4.3%,落后2018年全年及第4季的4.7%。国行在宣布降息后,仍然把2019年全年的经济成长预测,维持在4.3%至4.8%之间水平。


降息记录:经济好 马股跌


从国行最新一次降息记录显示,有助刺激国内消费及投资,由于私人消费占整体大马经济56%贡献,预期今次降息有望历史重演,推动大马经济成长,特别是下半年交出更好经济表现。


达证券经济学家沙玛朱丽亚娜指出,国行2016年7月的降息行动,为国内私人消费增长的其中主要“催化剂”,即从上半年的5.7%推高至下半年的6.2%。与此同时,实质经济成长,则从当年上半年4.0%至下半年走高至4.4%,显示降息确有助推动私人消费及经济成长。


联昌研究则指出,过去记录显示,降息将对马股带来负面冲击。根据国行过去4次减息行动,马股综指在3个月内都告下跌。该行认为,虽然降息有助商家降低借贷成本,但不足以提振综指表现,特别是银行盈利可能遭受负面冲击,因银行占综指成份股的38.9%比重。


分析员认为,降息对银行股不利,因贷款利率下调幅度,往往高于存款利率,使银行利息收入赚幅收窄,拖累马股综指不起反跌。



牺牲股汇救经济


国行减息推经济,惟单从降息因素来看,对股市应是利好消息,因经商成本相应降低,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有望受惠。惟这也犹如一把“双利刃”,另一个角度看,释放整体经济前景看淡,可能引起“反效果”,股友趁高套利,暂退场而使股市趋低。


国行宣布降息后,马股应声而起惟涨势短暂,第二天即回落,这除了降息因素,海外也传来利空消息─中美贸易纠纷出现新利空发展压顶,拖累区域股市包括马股转下走跌。


降息对马股是利好,同时也释放出经济走软讯息,特别是即将宣布的2019年首季经济成长数据,以及马股上市公司首季业绩表现欠佳几率较高,加上诸多海外市场不明朗因素干扰,使马股欲振乏力。


整体而言,联昌研究分析员认为,国行降息25个基点,对股市短期正面,因可提振投资者情绪。但是对综指成份股整体盈利可能是负面,银行利息赚幅受到侵蚀冲击(逾8亿令吉),超越其他综指成份股所省下的利息开销(2亿令吉),所以可说是“得不偿失”。


联昌研究的粗略估计,减息25个基点,将导致2019年综指股盈利预测减少1%,料拖拉较长期的综指向下滑落。


反观降息对汇市冲击,达证券经济学家法立布哈鲁丁指出,随著国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马币兑美元汇率即刻走软至4.145,成为区域表现最差货币。法立认为,预料马币汇率将不会显著走贬,短期内仍有望止跌回扬,主要是资金外流恐惧缓和后,马币汇率将回稳。


他认为,本地经济基本因素相当完好稳健,最近宣布日经采购经理指数,即制造业指数商业信心指数创下自2013年4月以来最高水平,有助抵消降息对马币汇率的利空冲击。达证券对今年马币兑美元汇率平匀预测保持在4.10水平。


需要进一步降息?


经济学家认为,国行降息很可能是一次过的行动,而不是宽松周期的开始。


达证券经济学家沙玛朱丽亚娜认为,虽然大马经济成长料将放缓,不过目前并没有严重放缓迹象,特别是预期2019年的私人消费成长,按年仍可达到健全的6.6%水平,比2016年上回降息时的6.0%较高。


谈到国行是否会进一步降息,大马投行首席经济学家安东尼达斯认为,这将胥视国内外经济环境的不明确因素是否走高、贸易纠纷、以及商品──相关领域的强弱等,这些潜在利空对大马经济成长造成风险严重程度而定。


他表示,国行调息的一个主要考量,将是今次降息25个基点(0.25%)至3.0%之后,金融情况是否依然紧缩,特别是国行要保持一定的货币适应程度。


安东尼达斯表示,该行原本预期国行今年仅会在2019年7月降息一次,不过,若是未来经济数据持续低迷疲弱,该行认为,国行在今年较后时或2020年初,再度降息几率达40%。


除了减息还有何对策?


经济学家认为,一般政府为了提振经济,除了通过货币政策降息之外,就是挹注推动大型发展计划刺激经济活动及成长。希盟政府最近重启前朝政府的一些大型基建发展计划,例如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及即将推动的大马城项目,就是要通过挹注大型计划,推动大马经济最好例子。


英特太平洋证券研究主管冯廷秀向《投资致富》指出,政府也坦言,虽然东铁计划未能为政府带来太多收入,甚至其可行性也备受置疑,包括预料在建峻后多年将蒙亏,惟政府最终还是决定推行,主要是推动大马整体经济成长为主要考量。


李兴裕表示,在推动经济成长方面,除了国家银行,联邦政府也是责无旁贷,例如在预算案时提供拨款及加以良好及迅速地执行。


BIMB研究经济学家英南鲁津尼雅斯受询时指出,国行也可通过降低银行的法定储备率(SRR),以向资金市场释放更多资金及刺激经济。假如国行将银行目前3.50%的法定储备率降低25个基点,就可释放出约50亿令吉游资。


分析员认为,政府也需要营造一个良好的经商环境及经商成本,包括新政府坚决执行肃贪行动、加强政府执行能力、独立及良好的司法制度及提供清晰透明的政策与方向等。


退休人士冲击大


若考虑其他因素与措施,达证券经济学家法立布哈鲁丁认为,今次降息,将不会使未来国内家庭债加速增长的风险,这主要是国行已经采取稳健措施,银行贷款条件严谨,特别是在住宅贷款领域,防止家庭债扬升。


他举列数据佐证,国内家庭债兑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已从2015年的88.4%下跌至2018年的83.0%,加上政府也推行数项措施增加人民收入,包括进一步调高最低薪金制、继续为低收入家庭群体(B40)提供收入支援,以提高他们的生活成本。


随著国行降低隔夜政策利率25个基点,预料银行也会相应调低它们的存款及贷款利率,从而不鼓励储蓄及鼓励消费,特别是投入回酬较高其他经济领域,某程度上有助推动或刺激整体经济活动。


分析员认为,手中资金有限的普罗大众,若要将手中余款或存款进行消费也要“精明消费”,特别着重在有需要产品/服务,须做到“物有所值”才可提升生活素质。至于进行投资,也更要做好功课或获得良好谘询才做出决定,以降低风险及提高赚钱机会。


国行及银行降息,靠银行存款利息生活的退休人士则肯定吃亏,冯廷秀认为,若是降息之势持久,更可能使这些靠银行存款利息过活的退休人士,陷入退休危机,就像一些先进国如日本及一些欧洲国家,它们的利率遍低(经济仍然接近不景气),甚至降至零巴仙以下水平,仍落入“游资陷阱”,显著影响消费者特别是退休人士的生活素质及购买能力。


对普罗大众而言,降息25个基点对他们也有利,不过影响程度并不显著,主要是对他们的房贷、车贷或个人贷款的减款数额不显著。


同时也不足以刺激他们大肆消费,特别是大件物品或耐用品,因收入没有增加之故。


企业利多弊少


降息对银行及保险领域及手握充裕现金公司较为吃亏,其他行业或领域则普遍是利多于弊,特别是高负债及周期性领域则是主要赢家,从中可享受较高融资成本减幅优势。


减息有助降低成本,同时马币汇率则是利空看贬,在此基础上,预料涉及出口导向股项、消费、科技(特别是出口导向的电子电器领域、产业投资信托、汽车、产业及手套股等)将是降息主要受惠者。


联昌研究指出,减息对周期性领域如产业、汽车及消费股领域有利,因消费者可支配收入增加(某些领域不显著),有助刺激对资产/产品或服务的需求也是“水涨船高”,资金密集行业如油气及电力,也有望节省更多利息开销。


惟国行仅降息25个基点,消费者在考虑购买汽车及产业时,所节省数额并不显著,相信还不足以激励购兴。同时汽车业者因马币汇率看跌,进口零件成本有增无减,在此起彼落下,抵消潜在销售增加的利好而获得“中和”评级。至于特定日常用品,或低价消费品的需求则有望增加,受惠几率较好。


MIDF研究分析员指出,国行降息减少融资成本,使产业投资信托(REIT)每单位盈利有增无减,惟增幅料不显著,即仅达1%左右。


国行降息25个基点,对财务欠佳、营收下跌及缺乏现金流的公司提供一些喘息空间。同时债务数额庞大或资本密集性质的大型财团或领域,如油气、电力、产业等,将降息行动的最大赢家。


冯廷秀接受电访时指出,疲弱马币汇率虽然有助出口商,惟全球贸易活动因美中贸易纠纷而放缓,从而抵消出口商从降息造成汇率走低所带来的优势。食物及原料进口将更为昂贵,反而推高国内物价及通膨。


产业领域方面,降息有助加强产业发展商对资产(特别是持有土地)或其他贷款偿还能力。不过,冯廷秀认为,降息25个基点,特别是银行基本率及基贷款利率的降幅更低,预料不足以显著刺激消费者购买房产能力与兴趣。


他认为,目前产业领域的主要问题是房屋价格过高,远远超过一般消费者可负担能力,特别是过去多年来,他们的收入增幅根本就追不上房价的增长。就算是包括其他消费品,若是消费者的收入没有增加,降息25个基点对刺激市场消费的力道将不会很强,实际作用不大,未能使产业领域显著获益。


降息行动对银行的影响程度,主要胥视它的贷款组合比重而定,即若是浮动利率贷款高于固定利率贷款,则对银行较为不利,反之负面影响较不显著。


国行降息料使马币汇率相应走贬,反而对出口导向企业有利,因使它们的出口产品更便宜或具有吸引力。


达证券则认为,降息对负债高的企业或公司则有利,因可节省利息开销,反观拥有充裕资金的公司则是输家,使它们的利息收入减少,例如外资大股东为主的消费品股项,如雀巢(NESTLE,4707,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英美烟草(BAT,4162,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皇帽酿酒厂(CARLSBG,2836,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及大马喜力(HEIM,3255,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等,都因利息收入减少而承受一点压力。


总结


国家银行前宣布下调利率25个基点,实是未雨绸缪的前瞻性行动,以图化解或缓和国内金融资金紧缩及全球贸易及商品市场诸多不明确干扰的潜在风险。同时它也有助提振国内日益走低的经济成长,舒缓商家及人民负担,虽然受惠程度不一,惟整体而言,却是利多于弊。至于此货币宽松政策下的降息行动能否持续,很大程度上胥视国内外经济及市场,特别是全球贸易兴衰而定。


作者 : 李文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