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3 13:02:55  2053032
陈子韩/灯亮以后,灯暗以后
即兴演出



在你摘下眼罩之前,我已经看见你的眼睛。(摄影/陈子韩)



舞台上亮起了第一盏灯。

年轻的诗人站在舞台中间,在音乐还未响起之前,眼前只有一片漆黑,观众席传出尴尬的声音,刺着表演的陌生诗人的神经,没有经费维修的座椅螺丝发出微小摩擦声,观众还未投入情绪,试图掩盖紧张抓头的声音。汗水与定型喷雾混合后的味道,还有脸上薄薄的粉妆提醒自己带着一个面具。

排练的片断,走位的练习,情绪到位,导演不断的调度。

几个月的排练,浓缩为几分钟,所有情绪,就在诗人发出第一个声音之后。

卸下了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所有被灯光照到的,都是伪装的,诗人的声音在他的体内点起了一盏灯,一盏拒绝所有诗人,自己拒绝照亮的事物,他们抗拒在灯光照耀之下,试图迷惑众人的虚伪,还有伪装。

大多数人都想要站在灯光之下,拒绝黑暗,因为黑暗带着恐惧,让人无从适应。

但诗人知道,被灯光照亮,却容易被遗忘的,还有影子。




那些能够成为神的,应该都是因为不像一个人吧。(摄影/陈子韩)



酒能够醉人,但让人醉的已经不是酒了。(摄影/陈子韩)



不再年轻的,已经不需要年轻了。(摄影/陈子韩)





摘下面罩,摘不下自己。(摄影/陈子韩)










作者 : 陈子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