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3 13:56:42  2053050
509云边的银光
投资茶室

希盟政府掌权满一年,经济局势到底变得怎样了?


纵使排除一切情绪化批评,恐怕也只能落得“可圈可点”寥寥数字,当中又以政府收入和新成长引擎为两大缺失。


在取消6%消费税后,由于政府负债不少,又得设法追赶还债期限,而随著新旧税制造成的真空期结束,仿佛有许多空白之处待填补,作为经济成长引擎的内需表现低迷。


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的第一季消费情绪指数(CSI)连续第三季下滑,跌到85.6点,而第一季商业信心指数(BCI)也进一步下跌至94.3点,两者皆十分疲弱。


更糟糕的是,外围逆风日益强劲,尤其是美国和中国的贸易争端,双方口头上互不退让,万一真的爆发贸易战,原已疲弱的全球经济势必雪上加霜,作为出口导向经济体的大马不容乐观。贸易活动占国内生产总值(GDP)高达130%,万一美中失和,大马恐怕失多于得。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3%,比今年1月的预测低0.2%。


尽管如此,IMF对于大马经济展望还算乐观,在保持大马今年成长4.7%预测之余,也看好明年成长将略增至4.8%。


相较之下,国家银行此前将2019年经济成长预测由4.9%下调至4.3至4.8%,略低于政府的4.9%目标。


目前而言,虽然就业和薪资稳定有助提振私人消费,但受政府开销减少、制造业和矿务业成长减缓等影响,整体经济成长勉强只能算得上是“审慎乐观”。


随著多项大型发展工程重新启动,经济学家普遍看好大马下半年经济成长将大有改善,然而,贸易战、商品行情等外围不明确因素依然牵引大马。


过去一年,政府的财经政策重心放在整顿公共财务和各大机构,在初步工作上了轨道之后,接下来如何运用更为轻盈的财政架构推动经济发展,将是国内外的焦点。


首相敦马哈迪说,1981年首度任相时,他“一开始时学习,第二年拟定政策,第三年推行政策”。以此说来,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能够听到官员提出更多务实的政策,而不是贻笑大方的措施?


作者 : 王宝钦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