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3 14:30:24  2053073
上市12年 改名3次‧MACPIE扭转了甚么?
企业侧写


企业营运越久,品牌越值钱,因此有远见的企业一般不会轻易改名,不过,MACPIE公司(MACPIE,0140,创业板消费产品服务组)自2007年上市至今,已经换了3次名字,平均不到3年就改一次。


得再利科技(Tejari Technologies)


MACPIE公司在2007年上市,当时称为得再利科技(Tejari Technologies)在马股创业板前身的自动报价市场(MESDAQ)上市。在科技股热潮下,得再利科技超额认购达198.68倍,仅逊于同年上市的MYEG服务(MYEG,0138,主板科技组)的212.59倍认购率。


得再利科技在上市首日,首宗以62仙价格开跑,而每股发售价只有28仙,即溢价121.43%,市值在一天内翻倍走高,成为市场的“香饽饽”。


得再利科技上市时,核心业务为生产液压自动化设备(Loading Ramp)。


2010年,得再利科技以930万令吉收购2家科技公司51%股权,这两家科技公司分别名为Essential Action(EA)及PC3公司,分别从事电脑硬体与配件贸易及资讯科技经销与行销。


2011年,EA与PC3成为得再利科技核心业务,转型至资讯、通讯及科技领域,在资讯科技业务助攻下,得再利科技成果扭转亏损,达到收支平衡。


乌托邦(1Utopia)


同年11月,得再利科技易名至乌托邦(1Utopia),企业进入第二营运阶段。


2012年,乌托邦计划推出Moola手机智能程式,与数十家餐饮业者及资讯科技商店合作,Moola用户可凭智能程式获得优惠及支付款项,取代传统的塑料卡(信用卡与扣账卡)。当时管理层放眼首年可取得720万盈利,第二及第三年的盈利为4752万至1亿3824万令吉。


从概念上来看,Moola犹如时下最流行的手机支付,若将Moola列为大马手机支付先驱业者,亦不为过。可惜Moola并没有为乌托邦带来亮眼成绩,2015财政年业绩亏损1346万7000令吉。


如今也无法在互联网找到Moola的相关讯息,手机程式下载亦不见列表。


跃进(Sterling Progress)


2015年12月,乌托邦再度改名至跃进(Sterling Progress),执行董事许傅华曾表示,“跃进”代表非常好的进展,很好的水平,希望可建立新的企业形象。


2017年,跃进以350万令吉收购2家经济型酒店(budget hotel)酒店品牌,分别是双溪大年T+及槟城Time Capsule酒店(THSB),献购方也保证2018至2022财政年内,酒店每年贡献的盈利不低于80万令吉。


跃进准备在酒店业大展拳脚,5年内要成为大马经济酒店第一品牌,并在3年内在北马地区开设一家300间套房设施的三星级酒店。尽管雄心壮志,跃进却表示基于THSB无法兑现诺言,因此终止早前定下的协议,并从THSB获得400万令吉赔偿。酒店发展也因此告一段落2019年,跃进再改名至MACPIE公司。官网显示,业务只有项目活动业务,曾举办多场人气演唱会,包括久违大马的西城男孩(Westlife)。


与MACPIE公司有业务往来的消息人士表示,MACPIE公司除了举办演唱会,亦参与培训艺人,如网络红人韩晓嗳被纳入旗下资源,以为扩展娱乐事业做好准备。


消息人士补充,MACPIE公司当下主业为演唱会活动,因此也萌生了进军音响设备服务,毕竟两者业务可达到协同效应。


“听闻MACPIE公司也有意发展手机应用程式(APP),不过,就不太清楚这项业务的发展。”


跃进官网至今仍可见其踪迹,只是没有更新资料,无法得知其他业务进展。


总归一句,公司上市多年,多次易名,让人印象有限;其次,业绩常年表现亏损,无法让人对业务有信心;最后,核心业务经常变动,让人难以理解这家公司到底以甚么业务为生。


三度改名的MACPIE公司,今年进军的业务,是否能带来亮眼的表现,仍需等待管理层早日给市场一个明确的答案,好让股东们安心。


作者 : 谢汪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