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4 18:03:40  2053741
周强生.花儿哪去了?人们去哪里?
说书

此文题名意取自一首英文歌〈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希望通过介绍今年书市五花八门雅俗共聚的作家群,来讲述虽说略显混搭,但终究各花入各眼,最终只要人们愿意为其心中感兴趣的作家而来,成就作者与作家及读者与读家相聚之刻,已是书市的功劳,即便书市总是精神粮食与物质享受混杂,只要人书再聚,花开那刻终会实现。


各位乡亲父老、兄弟姊妹、新朋旧友、读者顾客们,大家好,一年一度的海外华文书市来了。

来的同样不仅是精神粮食,物质享受一样没少,没法子,人是很难空着肚子净看书过活的。

人与人之间,作者与作家,读者与读家,见面之刻经已铺满在书市活动时间表上,漫游在书与非书之间,人与人和书相聚之刻,去不去书市,还在犹豫吗?

爱看故事的;有年年再见的九把刀、中意讲古的蓝橘子、言情无尽的北倾、无妖不欢的何敬尧、收纳同言志语的许通元、舞写边境与荒废的薇达、回溯半世纪以前那童年的爱薇、回忆母亲往事的庄益安。

好读散文的,有往死之方向去的李欣怡、把失物化为风景的陈夏民、与没有一起生活的言叔夏、在山林间呼啸的海凡、散步时却想散文的李宣春。

喜阅心灵小品的,有全世界人都救不了的肆一、跪着也得走的Peter Su、最熟悉陌生人的Middle、告诉你你其实很好的艾尔文、睡前最Night听的彪民。

想看涂画创作的,有如何制作弯弯的弯弯、插画无界限的阿果、为大人编选漫画的黄珮珊、迷走旅途中画画的黑白琪。

打算轻松笑闹一场的,有解忧起笑店的八耐舜子、贵为皇阿玛奴才的志铭与狸猫、以感性谈笑疗心的欧阳林医生。

聆听人文思绪的,有记载乡音的张吉安、话说古台北文青的苏硕斌、关注当下人文的张安翔,漫谈前人鲁白野《马来散记》的王润华、潘碧华、吴小保和郭诗玲。

年少读者期盼的,有杨志成带队的非常作者与非常编辑的非常事、老男孩许友彬带头的大叔和小伙子眼中的科幻世界、电玩史研究者那天晴领跑的每段恋习开始都有一段故事。

当然还有各种不管是实用或无用皆可用的讲题,涵盖婚姻、育儿、教养、理财、行销、创业、保健、饮食、美容、旅游、风水命理、影视娱乐等。

讲者有医生、药剂师、摄影人、律师、自由译者、画家、演员、歌手、DJ、院长、校长、教授、法师等,连前香港警务署高级督察都来谈濒死还生经历,还有农场顾问谈猫山王榴梿经营学,果真五花八门!

殊不知往年来书市的诗人们,何以今年独留一诗人登台,名曰飞鹏子,带短诗集《雌袋鼠》来分享,当中有首诗挺得意的:

〈文明〉

他会出版诗集

我会写序

你会写后记

他们会看诗集

我东施效颦的仿照诗人写法,以书代诗:

〈书市〉

他会出版图书

我会卖书

你会办书展

他们会来看书

如有雷同,纯因套用,不必对号入座,只问动心否?还是已被书市众声喧哗的讲座活动困扰?有人说,这书市未免太“巴刹”了吧?写书跟不写书的都搞上台,水准参差不齐、风格杂七杂八,不太好吧?

其实,无需多想,各花入各眼,你只需为心动的而来。

有首英文老歌〈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唱过;花儿哪去了?女孩哪去了?男孩哪去了?士兵哪去了?墓地哪去了?何时才会懂?

用之套在今时今日的书展书店经营不易、图书出版销售难为的境况,感觉心有戚戚然吗?还有者说深度阅读被浅阅读取代、少人细读文史哲大作云云,会否太云深不知处世事不清呢?

却以为,凡事莫作高深,也千万别老强调书展、书店、书、作者、读者、阅读的可贵与重要,当一件事物需要一再被强调,不觉得就像是濒危物种,难以生存所以要被强调、被保护吗?

而书,从不需被保护,如书已无用,它自会退场,可据说最早的书写存在与公元前3000年,因此,不同载体不同面貌不同层次的书辗转流传至今,已有5000年,无需我等替它担心,亦无需替它分深浅。

去不去书市,只需问,内里可有任何活动、事物让你心动而去,如有,就去吧!莫待无花时才来空唱花儿哪去了,这大抵是最简单的懂了。



作者 : 周强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