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5 19:03:00  2054233
通过教专集体购买·万名教师被追上千保费
全国综合

(八打灵再也15日讯)全国教学专业职工会(NUTP,教专)证实,大约1万名通过教专购买集体保险的教师,因遭保险公司“突然”要求立即支付上千令吉拖欠保费而感到惊讶及愤怒。


星洲日报日前接获一名教师投诉,指她接获一家保险公司的来函,要求她缴清自2015年至今所拖欠的近1500令吉保费,教师圈内目前也对此事议论纷纷,教师都感到不解及强烈不满。


这名执教国中的教师表示,通过教专购买集体保险的教师们每个月都是以薪水扣账方式缴付保费,质疑为何保险公司会算错保费长达4年之久,如今才来追讨这4年来的保费差额,并要教师须在14天内缴清上千令吉。


“有的教师甚至要支付3000多令吉,大家如今要从腰包掏出这么大笔钱,觉得‘牙痛’,并认为是保险公司自己没有把好关,教师签下这个集体保险,都是每个月通过大马合作社组织(ANGKASA)从薪水中扣除保费。”


公务员包括教师薪俸的自动扣薪制度,自70年代开始就由大马合作社组织负责执行。


这名教师透露,保险公司代表后来通过短讯向教师解释,保险公司给予教师公会会员的医药卡在近几年已经起了保费,也有寄信到教师的住家地址通知,可能是信件太多导致一些信件不翼而飞,才会发生部分教师表示没有收到通知的情况。


保费4年调高3次


这名代表表示,在这4年来,保费调高了3次,一次是2015年1月1日,第二次是通知保费将征收消费税(GST),第三次则是2017年1月1日。


“去年大选后,因为取消了GST,医药卡于2018年7月1日调低保费,但由于之前三次调高的保费都没有在薪水单(更新保费数额),所以现在他们才寄出这封信来通知教师,以‘追回’之前应付的差额罢了。”


据了解,除了每月自动扣账外,教师们也能选择每年12月缴付一整年的保费,因此这批每年都交付调整后保费的教师不受影响。


教专主席:缴清拖欠保费
教师获允分期付款


对此,教专主席陈发福指出,公会已经采取折衷方式,与保险公司──大东方保险协商允许教师以分期付款方式缴清所拖欠的保费,并已获得大东方保险的同意。


他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表示,受影响教师达1万人,教师除了对自己欠下一大笔钱感到惊讶,也十分不满及愤怒。


他指出,教专已经在5月7日发函给受影响教师,告知拖欠数额超过2000令吉的教师可通过分期付款方式缴付这笔逾期未付的保费,并解释这4年来保费调涨的理由,即GST及保险公司调高保费,而2017年调高保费获得了教专的同意。


信中写道,公会及大东方保险皆有针对保费调涨一事通过公会杂志《GURU》、信函、简讯及电邮通知会员,要求教师呈上薪水单以便能调整在薪水单扣除的保费数额。


除此之外,教专也在信函中强调,即便教师这4年来缴付的保费不足,大东方保险从未冻结或中止他们的保险索赔。


保险代理:发第4封信告知涨保费
“不解教师指没获通知”


负责教专集体保险的大东方保险代理Tony Ng & Associates私人有限公司负责人Nicholas Ng解释,教师们近期收到的信件已经是该公司发出的第4封信,该公司已分别在2016年、2017年及2018年通知教师有关保费调涨,因此对于教师声称没接获通知感到不解。


他告诉星洲日报说,信件中也要求教师呈上薪水单,以授权及允许在薪水单上以新保费数额扣账,否则负责扣账的单位Angkasa不能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在教室的月薪中扣除更高的数额。


Nicholas Ng呼吁教师能尽快呈上薪水单,而该公司也已经同意教专的建议,为教师提供分期付款的选项。


他强调,大东方保险特别为教师提供较低价的集体保险,是为了让教师受惠,希望教师能理解过去的保费提高是基于政府征收GST,以及2017年在获得教师公会的同意下调高保费。


他也指出,或许该公司向教师发出的信件解释得不够明确,才会导致教师不理解为何保险公司要向他们追讨过去数年的保费,因此他欢迎教师若有疑问,可联系该公司获得更多详情。


作者 : 庄敏报道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