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6 07:00:00  2054245
【器官捐赠】熬过艰难,获爱的眷顾
焦点



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无论年纪多大,儿女永远是父母的心头肉,尤其当看着孩子饱受病痛折磨,往往恨不得自己代替他们受苦。

凭着乐观和坚强意志,法婷在家人支持下,跨越长达十多年的肾病考验,并感恩捐赠者的大爱精神,使她得以恢复健康,过上平凡生活。



报道:本刊 郭慧筠

摄影:本报 林毅钲



在霸级市场内,法婷笑容满面地迎面走来,母亲贾米拉陪伴在侧,体型娇小的她看起来精神饱满,根本想像不到她过去曾承受14年的肾病之苦,过着每天必须洗肾来续命的日子。

11岁那年,她的脸和脚出现肿胀,而且嗜睡,身体老是感觉疲惫,殊不知这些都是肾脏衰竭的征兆,病魔正悄悄找上门来,即将与之展开一场长时间抗争。

随后母亲带她到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包括验血、尿液检验等,最后医生检测出来的结果是她患上末期肾脏衰竭,从那一刻起,她需定时复诊并按时服药。

直至两年后,药物已不足以控制病情,体内肌酐指数偏高,需要通过洗肾排出体外,当时她年仅13岁,正处于对未来充满幻想,积极探索未知世界的年纪。

由于仍是学生,医生建议她进行连续性可携带式腹膜透析(CAPD)治疗,每天洗肾4次,从清晨6点开始,每隔6小时进行一次,直到午夜12点才算完成一天疗程。

“患上肾衰竭,时间久了,身体会无法排出尿液,CAPD治疗类似替代肾脏工作,院方会提供装备给我,由自己处理。在这之前,还要出席为时一星期的训练课程,教导洗肾步骤及如何保持卫生。”

尽管如此,法婷并没因此放弃学业,非常清楚本身的升学目标,一步步往学士学位前进,而CAPD治疗亦从中学起伴随她进入大学,长达十年之久。

“生病的人通常会问为什?是自己患病,但我选择正面思考,我喜欢做CAPD治疗,不把它当成负担,因为负担让人变得沉重。”

大学时期,她于玛拉工艺大学修读商业管理系,每次上课都要背着笔电、洗肾装备、课本、药品等,从大学宿舍走到教室里。

当其他人在用餐或休息,她还要准时洗肾,有时候母亲担心她因忙于课业,过于疲惫睡着而忘记洗肾,还会打电话去提醒。


除此之外,每当回乡过节,她也要预备好足够的药物和洗肾装备,更重要是安排中途的洗肾地点,“CAPD治疗须在干净的环境下进行,不能在车里做,所以要预先想好路途中,有哪位亲戚的家可暂时借用。”

贾米拉说,肾病患者需要悉心照料,做CAPD治疗前要洗手5分钟,双手甚至因此变得干燥,晚上要涂护手霜。遇到别人发烧、咳嗽或感冒,也要戴口罩,躲得远远的。




法婷感恩捐赠者的大爱精神,视捐赠者肾脏如同礼物,给予了她重生机会。





换肾后终于能自然排尿

法婷一度因肾衰竭患上视神经炎,导致视力模煳,除了考卷要用A3纸印刷,上课时还要使用望远镜才能看得清楚。她的行径难免引起旁人闲言闲语,但她选择以乐观心态应对,当成是种考验,努力跨越过去。

就在大学期间,她身体受感染,被逼停学一个学期,“经常听说别人进行CAPD治疗仅仅几个月就受感染,我到了第十年才中招,医生说再进行同样治疗会带来不良效果,建议我做血液透析。”

后来她到连锁超市实习,早上需先到工作地点打卡上班,到了上午11点,再赶到医院做血液透析,4小时后又回去继续工作,直到晚上10点,就这样度过了两个月艰辛的实习时刻。

“幸好那里的同事都理解我,对我很友善,发现我不舒服的时候,还会吩咐我先去休息,真的很感恩,因为需要很大的忍耐来跨越一路走来的难关。”说到这里,法婷深吸了一口气,将即将流出的眼泪和鼻水给倒抽回去。

如今回想起过往,她也不相信当时竟然可以如此坚强面对,“尽管洗肾后身体会变得有活力,但治疗当下其实内心疲惫,有时候情绪还是会经历高低起伏,感到伤心难过。”

2014年2月27日,也就是接受血液透析治疗两年后,贾米拉接到来自医院的电话,通知她有器官捐赠者,赶紧带法婷到医院一趟。

“接到消息后,我一点都不害怕,等了14年,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还记得隔天,星期五晚上,我就被带到士拉央医院去,医生和麻醉师都前来跟我讲解手术过程和风险。”

第二天早上检查完毕,她直接进入手术室,进行长达6小时的肾脏移植手术,最终成功。贾米拉说,女儿很幸运,因为被安排在器官接收者名单的第一顺位,而不是后备,还一次就成功。

手术结束后,法婷先隔离在加护病房接受照料,她以前就常跟妈妈说梦见自己排尿,终于美梦成真,感觉兴奋无比。

“我整整10年无法排尿,肾脏放入体内后,我排出不少尿液,血液状态也恢复正常。那时上厕所的次数频密,还要包纱笼,不然会来不及。”

其实手术成功只是开始,往后的两年,基于服用免疫抑制药物,以防止器官排斥现象出现,她时时刻刻都须戴着口罩,小心翼翼地照顾身体。

至于之前视力受损的眼睛,尽管恢复不了正常视力,但至少比以往更清晰,“捐赠者的肾脏如同礼物,不只身体变得健康,不再需要洗肾,也可以尝试所有事物,给予了我第二人生。”




贾米拉(左一)和法婷(左二)常一起向大众分享经历,回馈社会。(受访者提供)






被给予第二人生,也要给予他人第二人生

法婷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至今已有5年,目前身体安好,过着平稳安定的日子,还加入吉隆坡青丝带协会,到医院、学校、媒体等单位分享自身经历,来回馈社会,母亲贾米拉亦时常陪伴身旁,从父母角度与别人交流。

谈及当初得知女儿患病的心情,贾米拉说,“任何母亲听见孩子生病都会感到心疼,法婷从小鲜少生病,最多一年内患上感冒3到4次,向来身体健康。当时她脸部臃肿,我们还觉得可爱,万万没想到原来她生病了,而且是肾衰竭,肯定伤心。”

得知消息当下,夫妻俩一时间也无法接受,后来告诉自己要忍耐,比他们不幸的人还很多,于是勇敢面对困境,严格遵循医生给予的饮食和活动建议,以确保女儿保持健康。

“女儿在学校依旧表现积极,只是无法参加过于活跃和需要运用到体力的课外活动,所以她参与象棋、辩论、演讲等偏静态活动。我们亦大量阅读,看能帮助她什么,久而久之也接受现实。”

在医院里,他们发现一些患有同样疾病的小孩情况更糟糕,有的病情比法婷严重;有的家境不佳;有的家里距离医院很远。

“我提醒法婷,别人家父母要待在医院照顾孩子都不行,被逼工作,但她除了父母,还有兄姐可轮流照顾她,不至于寂寞。”

现在女儿恢复健康,贾米拉感恩所经历的一切,“上天给予的种种考验必定有其原因,就算目前遭遇不好,到最后还是会得到好回报,所以要接受,而不是去质疑老天爷不公平。我想上天给我这样的难题,是为了让我成为更好的人,事实的确如此。”

贾米拉已登记成为器官捐赠者,她发现我国民众也许因对器官捐赠了解不深,造成只有少数人捐赠器官,就连身边的亲戚也会对此感到恐惧。她希望通过分享提高人民意识,有越来越多人愿意捐赠器官,以协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法婷亦鼓励大家加入器官捐赠行列,“当有一天我们离去,别人使用我们的器官就等同于我们复活一样,而且是给予他人第二次生命机会,让他们能够重拾笑颜。”


后记:爱与希望虽看似虚无缥缈,却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无价之宝,或许也是我们离开人世以后,能留下来的美好价值。

请大家摒除迷信与恐惧,既然人已离去,不如好好利用身上器官,给予他人重生机会,细细品尝生命的难能可贵,并继续替代你传递爱与希望!


欲知更多器官捐赠详情,可浏览https://www.facebook.com/dermaorgan/。另外,也可到政府医院或电邮至[email protected]登记成为器官捐赠者。



作者 : 郭慧筠(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