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6 16:11:09  2054657
周新才·山顶人
大新闻笔

发表了一篇讲到“过港人”的文章,我联想到比能的“山顶人”。


“比能”是闽南语名词,充分彰显“比能人”的岛民心态,以及“埠底人”的傲娇。


对于今天的比能,什么“过港人”、“山顶人”、“埠底人”都是过去式了,除了老一辈,今天已经比较少人提起。至于写这些,纯粹是话说当年。


“岛民心态”这个名词大概是廿多年前才开始在比能流行,“比能人”常以之自嘲,算是一种反省,可是反省者都跳不出岛民的框框。


我在本报工作的第一年,是当双溪大年记者,那时,第一次体会到跳出岛民框框的乐趣,简直是乐不思比能,如果不是老婆坚持要住在比能,我全家应该是大年人了。


客居大年时,我跳上朋友的车,随时会被载到北方的亚罗士打,或南方的高渊,为的可能只是吃碗面。


我和朋友晚上聊天,突然之间有人提议,大家可能会上车直驱峨仑山顶吹风兼吹水。


我们这些可不是年轻小伙子,这一票都是廿至五十多岁的人,却像年轻人那样充满活力的很潇洒。


我常放着老爷车不驾,一个人在大年与比能的路上骑摩哆车。这个时候想起岛民这个名词,发出会心的微笑。


曾几何时,比能人把洋楼林立的爱莲玉都叫做山顶,垄尾和更远的浮罗山背就不用说了,是山顶的山顶,去一趟就很累,若是渡海去北海,更是累死了!


“埠底人”很傲娇吗?未必!


我是丹绒武雅水池路的“山顶人”,16岁有了摩哆车执照常到埠底找同学,发现好一些同学家境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可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我的埠底同学绝大多数不是有钱人,其中一些是七十二家房客,一家人住一个房间,居住环境比我山顶的家差。


他们之中的一些人晚上当厅长。我家是锌板屋,睡房不足就扩建,家里要多养鸡鸭,随时进行扩建工程。


埠底人比山顶人好的,可能是他们都很容易找到工作吧!那时我们山顶人到埠底跑会视为大事,许多人赋闲在家不做工。


我觉得当年住的菜园屋是世外桃源,地下赌场的人常到我家的香蕉园开局,警察来时赌徒就躲进我家建在山边的小厕所。


我青少年时经常与朋友满山跑,一个山头过一个山头大喊大叫,要山下的人家听到我们的声音。


今时不同往日,有朋友搬到浮罗山背住,反而说浮罗旧路拉直加寛了,可以很快的来回埠底。


他不再提起浮罗山背就是山顶。


写意的山顶消失了吗?实在很怀念!


作者 : 周新才(本报高级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