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20 07:00:00  2054817
许书简/酒鬼
简而不单

坐在我隔壁的,是个酒鬼。此刻,他正在摇晃着他第五杯威士忌加冰。杯子发出“咯呤咯呤”的声音,他大口大口地喝,每次都要求空姐把威士忌加到一整杯的分量,怎么看都比较像在喝可乐加冰。

原本他只是喝酒,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困扰。问题在于他开始打嗝,轻轻地打,一阵又一阵,长长地深深地,从胃部无声无息地吐出来。我感到绝望,因为我没有办法就这样走开。我们正坐在飞往东京的飞机上。飞机看起来很满,没有任何可躲避的地方。

每一次坐飞机,我都很倒霉,这是爸爸说的。后来羊男每次上飞机前,都会重复地说这件事,好像它是多么值得骄傲的特异功能。因为我的位子后面一定会是小孩,而且还是会踢前座椅子的,这真是比拜什么神都还灵的事呀。这一次,羊男可是特别为我选了最后一排,后面就是厕所,怎么都不可能会遇见踢前座椅子的小孩了吧。万万没想到,会遇见一个酒鬼。

酸味一阵一阵地传来,它攻击我的胃,差一点把胃部里所剩无几的早餐都吐出来。羊男兴奋地问我,下飞机第一餐要吃什么,我哪里还想得出擦眼泪,另一边手还握着威士忌加冰。我相当肯定,他不是因为看了那套Lady Gaga的戏而哭的。因为我也正在看那部戏,他根本还没有看到可以哭的部分。

终于隔壁的男士像是哭得太用力而晕了过去,我得以选一部自己很想看的戏《Lady Bird》,把自己看得满脸热泪。可惜他的睡眠很浅,好像之前只是不小心昏过去而已,现在又开始继续打嗝。所以果不其然,我一上飞机就开始倒霉。请这位日本男士让我们上个厕所,他还显示出我们很麻烦的样子。很辛苦地爬出位子,小心地保护手里的威士忌加冰。

不过,会在大庭广众哭得稀里哗啦的人,应该不会太差。也许真的是失恋了,也许告别马来西亚很伤心,也许想到赶回家里的原因很担心。一想到这些,我也没有很生气,只是知道自己没办法安慰人,除了默默地忍受打嗝气味,不发出抱怨。

幸好我们还是安全到达东京了。过了几天在镰仓的海边,又遇见一位很像威士忌男的人。这次,我站得远远的。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