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20 07:00:00  2055323
【追星02】追星,一场烧钱的活动?
周刊专题


5351YYY201956132382535331.JPG
晴飞展示Perfume的周边产品,其中包括演唱会的周边T恤、官方歌迷会刊物等等。



应援文化,有钱就任性?


后援会最主要的功能是为偶像应援,而“应援”则是源自日韩的粉丝文化。最主要是为偶像造势加油打气,制作宣传物料宣传偶像,又或者是替偶像“收买人心”。


每个歌手或团体都有自己的应援色,比如H.O.T.是白色(应援色使用鼻祖)、Super Junior是蓝色、神话是橘色、东方神起是红色、少女时代是粉玫瑰色、李宇春是黄色、TFBoys三人的个别应援色为蓝绿红等等,粉丝会通过使用相同色系的荧光棒、衣服、灯牌在明星扎堆的演出或颁奖礼展示偶像的人气。


就如同女性对“撞衫”的态度,粉丝对应援色“撞色”一事也较为敏感,尤其是韩国的粉丝,经常会因为后辈团体与前辈团体撞色隔空交火,“白橙红蓝”更是韩国粉丝们默认后辈团理应要回避的颜色。


韩国著名娱乐公司YG于2015年推出男团iKon时,宣布其应援色为橘红色,无疑与前辈团神话、东方神起撞色,结果引发风波。


除了活动现场用同一色系为偶像打造一片灯海,当偶像做宣传活动或进剧组拍戏时,后援会便集资为媒体或剧组人员准备礼物、食物。


这原先只是韩国的粉丝文化,资金来源是站子、贴吧、后援会贩卖周边或偶像的活动门票差价,尔后流入中国,变成通过集资完成,成了当红流量小生小花的粉丝应援方式。其规模可从餐车到千人自助餐,从文房四宝到名牌钱包,手笔之大令人叹为观止。


粉丝通过送礼物、送食物的方式,真的能为自己的偶像加分吗?那就不得而知。且勿论这样的应援方式是否会引起不健康的攀比,但一旦牵涉到金钱的问题就很容易引起纠纷。中国当红流量小生邓伦的粉丝,曾集资9万人民币发起剧组应援活动,结果却只摆放了一桌烧饼,盛放烧饼的盘子也是破损的,激怒了参与集资的粉丝,纷纷向后援会讨要说法,要求公开账目。


粉圈里有个说法:“凡筹款必贪钱,赛后总要撕账”,这样的情况还体现在去年爆红的《创造101》选手粉丝身上。


《创造101》总决赛最终决赛的22名选手,有其中9人的粉丝公开集资超过百万元,截至决赛当晚,公开集资总额超过4000万人民币,同时在豆瓣等社交媒体均有粉丝质疑这些资金的去向。


今年的创造营2019甫开始,其中一名选手于浩然在第一次公演后,排名从21直线下滑57名导致被淘汰,事后爆出后援会会长疑似侵吞粉丝们集资用于投票的款项引发争议。


由此可见,粉丝集资趋势已越来越普遍,如何有效监管资金流向以及确保粉头不会卷款跑路,还是一个未解的难题。


后援会/站子的“工作范围”:

*偶像影视剧开拍或演唱会等喜庆日子时,将大米花篮送到现场。

*在有其他艺人同台的场合,带上相关应援色的灯牌或荧光棒为偶像造势。

*偶像影视剧开拍或杀青,给剧组、主创送饮食和礼物为偶像加分。

*拍照、拍视频

*组织打榜、投票

*与公司、主办方联系,以组织应援活动



5351YYY2019510130412615685.jpg
王源的站姐们为了跟拍王源,于是租船出海,随后这张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引发了当地旅游局的关注。(网络图片)



粉丝经济强大,圈钱花招百出


粉丝既然具备如此强大的经济实力,自然成为娱乐文化市场眼中的“大蛋糕”,于是纷纷各出奇招“圈钱”,粉丝也对圈钱行为称之为“割韭菜”。在割韭菜方面,韩国娱乐公司可谓一骑绝尘,其他地区只能望其项背。


而在那么多圈钱的花招中,最普遍却又最有效的是:抽卡。


“抽小卡简直是万恶之源,一切皆有卡,呵。”韩国男团的粉丝落希(化名)在微信里回复道,隔着屏幕仿佛都能感受到她在咬牙切齿。


所谓的“小卡”就是印着偶像肖像的卡片,假设一个男团有6人,每一张专辑里随机附送一张其中一位成员的小卡,倘若团饭想要凑齐6个成员的小卡,至少要买6张或以上的专辑,才有机会凑齐。


至于唯饭,同样也可能要买超过1张才能抽中自己偶像的小卡,赌的是运气和几率。


“专辑有卡,写真有卡,官方周边有卡,代言商品都有卡。如果一个团才6个人,而且人气比较平均,小卡分得比较均匀倒还好。可是十几个人的团,人气差距大,卡又分配不均的情况下,抽卡就是修罗场。”


落希给我发了个小视频,展示其中一个男团的专辑,解释道:“这张专辑有三版,每一版的卡都不一样。13个人也就是有39张卡。”


此外,还有随机海报、随机封面、随机CD碟面、初回版和通常版专辑、个人封面拼销量,韩国3大娱乐公司之一SM娱乐还扩展到文具日用品等周边销量排行榜,让粉丝比拼哪位偶像的周边先售罄等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5351YYY201956132412535338.jpg
5351YYY201956132402535337.jpg
5351YYY201956132402535336.jpg
粉丝们为了给偶像应援,花招百出。给剧组工作人员送餐、在登机牌上印上偶像的名字、在巴士车身上刊载生日祝福,甚至是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大屏播放视频作为生日应援。(网络图片)



支持偶像,“氪金”无止境


抽卡算是割韭菜的常规操作,一旦涉及竞选的比赛或活动,让粉丝“氪金”(即心甘情愿掏钱的意思)的方式就更多。


在早期的选秀比赛,粉丝或观众通过发送手机短讯给中意的选手投票,如今其潜藏的商机已被充分开发,演变成商家销售商品的管道。


以创造营2019为例,节目组会以选手获得的“赞”数来决定选手的名次,总决赛那日排名前11位的选手将组团出道,粉丝们便通过节目组规定的4大通道为选手点赞,每日的“赞”数用完了怎么办?买!


粉丝们可购买该节目赞助商指定的产品,刷产品上的二维码获得赞数,给选手点赞。

另外,该节目的其他合作商家亦有衍生的相关活动,比如允诺为打榜分数最高的前三名选手刊登大型广告或车身广告、举办见面会,除了每日免费赠送的10分,额外的分数可购买商品获得。


谈起“氪金”佼佼者,莫过于团员多达三四百人的日本女团AKB48以及系出同门的中国女团SNH48等姐妹团,也就是饭圈口中的“48系”。


48系每年的总选举可谓最重要的年度活动,她们在总选举前会发一张单曲碟,每张单曲碟里会附有选票,由于每张票只能投一个人,所以粉丝为了让支持的偶像在总选举上有个好名次,会反复购买投票。


这样的模式亦延伸到48系的活动,像是粉丝可以购买通常版的专辑取得握手券,而握手会就能分成“全握”和“个握”两种,前者是无法确定参与握手会的时间、握手的偶像是谁;后者则是被抽中后,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和指定哪几个偶像握手。


此外,SNH还有一个丝瓜制度,分为小丝瓜、银丝瓜、金丝瓜、钻瓜,是靠粉丝在官网或者周边商店消费一元,就能得到一点积分。


积分能够换取的福利五花八门,比如金丝瓜是2万分,能得到成员在公演上口播生日祝福和赠送生日贺卡。一旦积分累积到钻瓜的级别,可以让2名SNH成员在咖啡厅陪着过生日、可以用钻瓜通道在买周边时“插队”,还能参加公演的试听会。




5351YYY201956132382535330.jpg
邓伦后援会集资9万人民币应援,最后只有烧饼出现在餐桌上的照片引发不小的风波,随后被粉丝发现后援会人员全程的住宿路费均从9万元里出,号称送给邓伦的礼物,其实是送给上海分会会长的男友,成了饭圈的笑柄。(网络图片)

5351YYY201956132382535329.jpg

团饭买专辑为了集齐整个男团成员的小卡极其需要运气。(网络图片)




打榜刷流量,制造亮眼数据


在四大天王的年代,衡量哪个歌手最受欢迎是以专辑销售量、各音乐排行榜的排名来判断,谁是颁奖礼获奖常客,谁长期占据排行榜的前三名次,即为乐坛的当红炸子鸡。


谈起过去打榜投票方式,资深华迷美美(化名)就说:“我以前就经常写明信片寄送到电台点歌、投票。”这种在明信片上一笔一画地写下偶像名字的方式,已经被网络投票取代。


在进入流量为王的时代后,转发、点赞、评论和粉丝的数量,成为新一代艺人红不红的衡量标准,成为商家、品牌是否决定聘作代言人或商业合作的指标,因此粉丝亦看重艺人作品的试听量、MV播放量、各排行榜的票数以及社交媒体上相关帖文的数据,这是各粉丝后援会“打投组”的“工作范围”。


打投组每日会汇总各个重要的榜单、打榜的方法、需重点点击的网站、需重点转发的内容等等,号召粉丝打榜。


例如韩饭落希(化名)提到,韩国的重点排行榜就有6个,分别是Melon、Genie、bugs、naver、mnet和soribada,是以播放、下载、收听人数合计算排位的。


“刷音源,刷在Youtube上载的官方MV播放量,这些是偶像出专辑后,韩饭们每日最注重的‘功课’。”


而中国部分艺人的公司为了让艺人各方面的数据更好看,会寻求数据公司的协助制造假流量。中国央视曾揭发,某位艺人的微博转发量超过1亿,以微博现有3.37亿用户基础来看,相当于每3名用户就有1人转发。一名数据公司总裁更直言这些数据并非真人刷出来,是由机器的软件刷出来的,一众流量如蔡徐坤、朱一龙、易烊千玺、江疏影、罗云熙、白宇、炎亚纶纷纷遭隐晦地“点名”。



5351YYY201956132412535340.jpg
玉米爱心基金是中国第一个以粉丝命名的基金会,13年累计捐助善款超过1490万元人民币,资助项目受益人口超过6万人。中间为李宇春。(网络图片)



李宇春粉丝群“玉米”,没有组织的组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电影台词也适合套用在粉丝后援会上,同一个艺人的两个后援会,可能会互相看不对眼,发动网络骂战;又或者是后援会头目卷款潜逃,在饭圈更是见惯不怪的事。


于是,没有后援会、没有组织的“玉米”成了中国饭圈的神话。


玉米是中国首位民选超级偶像李宇春的粉丝昵称,这群在后辈粉丝口中可以封神的“粉丝”,也曾是诸多媒体、学者研究的群体,公认人数多、粘性高、消费能力强,但这样的一群粉丝居然没有官方后援会或大部分粉丝聚集的后援会?


“(我们)从来没考虑过成立一个后援会,就算有人想这么做,我们也会把这样的想法掐死在摇篮里。原因很简单,因为人太多了,力量太巨大,怕物极必反。”李宇春贴吧第一代吧主“最爱这个春天”通过微信解释道。“主要是经济层面的考虑,担心出现非法集资的问题。”


相较起近年冒起的后援会,玉米的结构显得松散无组织,没有打投组、宣传组、反黑组,线下城市的拉票活动全靠个别玉米自动自发。


“一般是各城市的玉米自行发起组织,然后在贴吧发时间地点和联系方式,我们(吧主)去联系确认后会给他们的帖子加精品。”


“当时的热度之高,完全不用宣传,天天拥进贴吧的人都消化不了。遇到抹黑的人,自动会有人去掐架澄清。”


对于杀伤力较强的假新闻,他们便会根据假新闻附上的照片,利用玉米人多的优势找到照片里的人,再请图中人授权他们发律师信给发布假新闻的媒体,以求釜底抽薪。


“当时的吧主大部分是从事传媒、学术研究、市场相关工作的成年人,考虑的会比较多,有个当律师的玉米全部包办法律部分。”


“别样春天吧”和“形摄匆葱吧”相等于后援会的视频组及图片组,可是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并不隶属于任何一方,更像是同好们交流技术和作品的平台,所有的影音和图片资源均是免费共享。


没有会费、集资、售卖周边,哪来的资金应援?一切均是有经济能力的成年人自掏腰包做灯牌、广告,或大批量地购买专辑,然后学生玉米出席颁奖礼或演出现场,在领取灯牌后装上自带的电池,等偶像出场再亮灯牌。


或者会自发认领专辑送给商场、商店,宣传偶像的作品,这样的“传统”直到李宇春转出数字专辑后才取消。


成年人出钱,学生出力,仿佛成了他们的惯例默契。


由于一开始就奠定了玉米的粉丝属性和风格,因此就算一众吧主随着比赛落幕而选择辞职,玉米的聚集地因时代变迁从贴吧转向微博,玉米仍保持高度松散但团结、无组织却有纪律的作风,自主抵制黄牛票,迫使黄牛票回流票务的彪悍做派,甚至还诞生了“玉米粉”(即玉米的粉丝)。



5351YYY201956132432535345.jpg
比起送礼物,玉米选择在李宇春生日、夺冠纪念日时捐款给玉米爱心基金成为佳话。(网络图片)


5351YYY201956132432535344.jpg
玉米义工们帮忙整理救灾物资。(网络图片)




化小爱为大爱,以偶像名义行善


可能很多人在想,不如把追星的钱用在慈善上不是更有意义吗?实际上很多粉丝在追星的同时也不忘慈善,把小爱变成大爱,惠及更多有需要的人。


玉米爱心基金于2006年成立,这是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设立的中国第一个由歌迷捐设和命名的专项基金,而李宇春为终身代言人,并演唱玉米写给她的〈和你一样〉,将歌曲版权捐赠基金会。


而基金会捐款用作救助白血病儿童、捐建博爱卫生院/站、培训医生和救助其他重大疾病项目。


2007年“玉米义工”成立,玉米利用闲暇时间相约做义工、献血。每一年适逢李宇春的生日、夺冠纪念日,玉米捐款后会在李宇春的微博评论贴收据作为贺礼,13年累计捐助善款超过1490万人民币,资助项目受益人口超过6万名,让粉丝圈内吹起了公益风。


此外,神话的粉丝“神话创造”(或橙色公主,不过橙色公主不等于神话创造)于2007年8月在神话其中一个成员申彗星个人演唱会上,首开先河用“米篮”取代花篮,一方面应援偶像之余,还能以偶像名义将白米捐赠给慈善机构,引发韩国各路粉丝纷纷效仿。


渐渐地“大米应援”成了应援的标配,但凡偶像影视剧开拍或举办演唱会,都能看到装饰好的米篮遍布现场。


粉丝做慈善的例子还有华仔天地以及各地的粉丝也会在他的生日月进行各种慈善活动;王俊凯的粉丝在非洲马拉维捐赠了一家“王俊凯音乐教室”和乐器;易烊千玺粉丝团捐款予学校;王凯的粉丝以他在电视剧《伪装者》里的角色名字捐款四万多人民币建造公益山路等等不胜枚举。


偶像的巨大影响力是一把双面刃,因此偶像的形象和行为举止得当尤为重要。但是偶像如果能够通过他们的影响力,给社会带来正面的风气,为更多有需要的人带来帮助,追星又何乐不为?



5351YYY201956132422535343.jpg
王源粉丝给偏远地区的居民捐建的移动信号塔。(网络图片)


5351YYY201956132422535342.jpg
易烊千玺粉丝捐赠的爱心义诊车。(网络图片)




作者 : 叶洢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