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8 15:16:00  2055736
中美贸易战是文明的冲突吗?
天下事

裴敏欣51802(4793128)-20190518151323.jpg
文:裴敏欣


上个月底,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安全论坛上,美国国务院的政策规划主任凯润·斯金纳(Kiron Skinner)将中美冲突描述为“一场与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的斗争,而美国此前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作为一种试图界定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的对抗的尝试,这显然没有取得成功。


斯金纳将美国和中国之间逐渐升温的冷战定性为文明的冲突,这种观点既不新颖,也不准确。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保罗•尼采(Paul Nitze)、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和安妮-玛丽•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等名人都曾持这种观点。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在25年前就提出了这个概念,而中国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意识形态破产的实体。


更糟的是,斯金纳的全部言论都带有种族色彩。她说,美国与苏联的竞争是“西方家族内部的斗争”,而与之不同的是,与中国的竞争据说代表着“我们第一次将有一个不是高加索人强大的竞争对手。”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日本作战变得无关紧要。


有人希望斯金纳所说的高加索和非高加索文明之间的冲突只是一个口误。那些有意传播这种思想的人必须知道,这些思想不仅可能导致一方的经济或军事失败,而且可能导致整个社会的毁灭。政策制定者如何界定中美冲突,将产生深远影响。如果美国希望获得更广泛的国际支持,就必须证明其政策出于更高的道德目的。


多数评论人士认为,中美冲突是现任大国与其最可能的挑战者之间的斗争。两国似乎正陷入众所周知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这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在这个预言中,一个霸权国家出于被取代的恐惧,采取行动,从而引发一场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战争。


然而,即使今天的冲突是由对权力的“零和”追求来驱动的,但也不应是美国唯一的考量因素。在气候变化带来的文明崩溃的威胁下,特朗普政府只关注美国的利益,似乎是自私的,显得对世界其他国家不负责任。


事实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包括相当一部分美洲国家,无意为维护美国霸权而陷入另一场冷战。如果美国政府希望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以抗衡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它必须提出一个更有说服力的理由。


考虑到中国在一党专政下的崛起不仅威胁到美国霸权,而且威胁到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这应该没有那么难。因此,美国不应该将这场冲突定性为一场种族战争,而应将重点放在中国对全球机制的威胁上。从广义上讲,中国对许多其他国家的增长和稳定构成了威胁。


无论存在何种缺陷,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秩序给其他国家带来的好处,远远超过任何可以想到的替代体系所能带来的好处。诚然,与苏联冷战期间,美国因为牵头捍卫国际秩序获得了广泛的国际支持。自冷战结束以来,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要么欢迎美国霸权,要么接受美国霸权,前提是美国将继续坚持自由主义秩序。


遗憾的是,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府毫不掩饰把“美国优先”上升为外交政策议程,为了狭隘的政治目标,疏远了传统盟友,并让世界其他国家感到担忧。夸张地说,特朗普的错误政策对自由秩序构成的威胁并不亚于中国。


特朗普政府可能会继续认为,美国的实力足以击败中国。但事实将证明,单打独斗代价高昂,而如果美国能获得盟友的支持,成功的几率将高得多。


最近未能达成贸易协议的事实,表明中美冷战正升级到下一个阶段。特朗普政府迟早会意识到,它确实需要盟友的支持才能战胜中国。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最好不要再谈论文明冲突和种族竞争,而是提供一个在道义上合理的对抗中国的理由。美国是自由秩序的传统捍卫者;它需要开始这样做。


作者裴敏欣,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中国的裙带资本主义》(China 's Crony Capitalism)一书作者,美国国会图书馆中美关系首届主席。
© Project Syndicate 1995–2019


作者 : 裴敏欣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