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22 08:10:00  2057116
刘惟诚.延迟还贷治标不治本
纯粹诚见

希盟执政布城之后,应该会发现最头疼的事,不是“脆弱”的种族和宗教关系,也不是统考承认与否,而是跟钱有关的议题,比如废除大道收费站、过兆国债、生活成本偏高、援助金减少、储备金萎缩,甚至是马币急贬等,处理这些问题的难度极高,因为其除了专业技术含量高,社会冲击和政治效应也很高,而且不管怎么处理,都一定会出现顺得哥来失嫂意的局面。当然,最令政府懊恼的是,他们无法满足所有人,所以必须挑选其中一方成为“失意嫂”,就算被骂也没有办法。

我国目前的财务情况虽说不上千疮百孔,但产能和内需萎缩的速度越来越快,再加上其所衍生的民怨和种族议题,已开始令政府穷于应对。在尚未寻得妙方解决这些宏观经济问题的同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此时又丢来了一道选择“失意嫂”的难题,表明该局若真的要迎合政府的竞选宣言,让收入不足4000令吉的PTPTN借贷者延迟还贷,这意味着有70%的借贷者不需摊还贷款,而这将造成该局在未来20年内背负超过1000亿令吉的债务。

1000亿令吉的债务,是什么概念?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累积债务才510亿,而连年亏损的联土局(FGV),其总债务也只有144亿。言下之意,将这两个差点把国内政坛翻转过来的官联机构所背负的债务结合在一起,还换不到一个高教基金局。我们姑且不谈基金局是怎么统计这笔债务的,因为若按其所提供的数据,在仅有30%借贷者继续还贷的情况下,该局年年入不敷出的情况已是必然的,背负巨额债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届时该局将没能力向有需要的学子发出贷学金。

然而,教育部因为要落实竞选宣言,早已解除了PTPTN欠款黑名单,也打算强推延迟还贷计划,但可能高教基金局越想越不妥,又不好违抗内阁指示,所以只能在上周四(16日)高调推出公众谘询,希望为教育部提供更多资讯,也顺便做下民调。该局的举动是积极且正面的,而且在公布咨询案的同时,其还一道公布了包括国内薪资架构偏低的讯息,即刚进入职场的大专毕业生收入绝大多数都在4000以下,按私人界每年平均调薪5%的标准,至少要6年才能达到还贷门槛。

这些讯息都在向政府和民间说明着三种现象,其一,在现有的薪资架构中,能够领取4000令吉月收入的职场新鲜人属于少数,所以只有三分一的借贷者达到还贷门槛,而国内各界调薪的速度向来追不上通货膨胀率,再加上出门旅游、电子产品和网络使用、社交活动等生活开销已成当代年轻人的“必须品”,还有卡债、房贷、车贷,入不敷出的情况已是越来越普遍,所以这批必须摊还贷款的群体,在缺乏政府强硬机制的推动下,未必会自愿放弃原有的生活模式,乖乖还贷。

其二,收入4000以下的借贷者,原则上,也能拥有和4000令吉以上群体类似的生活模式,所以就算让他在数年后成功达到还贷门槛,若无责任心驱使或政府追款,也未必会自动送上门。另外,高教基金局也发现,将100万拖欠贷款者列入限制出国黑名单后,当中的68%才开始还贷,这也说明着第三个现象,就是很多拖欠者并非没有能力摊还,而是心存侥幸、能拖就拖,属于“把方便当随便”的不负责任心态,若无强硬措施,休想他们还钱。

因为3种现象,若政府真的允许借贷者延迟还贷,除了会让高教基金局背负高额债务,导致日后能够从中受惠的贫穷大专生越来越少,缺乏强硬的还贷机制也会继续让拖欠者拒绝还债,让该局越来越难收回之前发出去的贷学金。当然,政府不是不可以向借贷者开通这种便利,但设定这种门槛是极难监控的,因为你很难去确定借贷者要用多久才达到门槛,若借贷者有意隐瞒、知情不报,缺乏金融执法和收入调查权的高教基金局,需要花更多时间来抽样彻查,也极无效率。

我一直以来都不苟同政府的这项建议,因为治标不治本,而且政府必须搞清楚,摊还贷款是借贷者的责任,所以辅以各种强硬机制,让借贷者还贷是必要的,当然,我不是说政府不能提供延迟还款这种便利,但这种便利必须留给真正有需要的人,而且必须在特定期限内让他们主动申请,不然就必须主动还贷。你若问我,要在这件事中让有能力摊还PTPTN贷款者成为“失意嫂”,还是让日后真正有需要的贫穷学生成为“失意嫂”?我当然会选择前者,而我也希望,政府也是。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