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26 18:47:01  2057711
我们一家 目标尚远·加强种族谅解减冲突
我们


3778TYH20195221942242861462.JPG
达祖丁认为,改善各族之间的关系要靠公民社会及人民本身,不能靠政治人物。



“我们本一家,不分你、我、他”?愿景如此,其实目标尚远。


种族课题向来是政治人物煽动情绪最有效的工具,人民要避免被摆弄,惟有加强种族间的了解和谅解,才能避免因误解而产生的对立。  


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维持90:10固打制,以及教育部长马智礼声称土著因不会华文遭到华人企业歧视、非土著都有钱补习及进入私立大专学府的言论,轻易的就引发了种族对立。可悲的是,原本应从教育角度出发的课题,最后演变成了种族课题。


部分巫裔不理解华教 
安湾成:忧将摧毁国小马来文


大马华人穆斯林协会(MACMA)主席安湾成指出,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之间存在误解,除了各族之间应加强沟通及交流外,也需要政府及政治人物,纠正部分人民或群体在想法上的偏差,并在国家教育课题及政策方面提供正确的资讯。


“基于资讯不足,今天仍有一些马来人不理解为何需要在大马发展华教,甚至担忧华教会摧毁国小及马来文;实际上,这些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况且,废除华小及淡小,即等同于大马不再是个多元种族、宗教及文化的国家。


彼此尊重就不会冲突


“对我来说,我们必须尊重受教育的权利,华人有接受华文教育的权利,与此同时,华人也要尊重穆斯林的宗教学校和宗教教育;如果我们尊重对方,我想大马人之间不会有冲突。


“我们开始从学校培养我们的身分认同,因为我们是个多元文化社会,要维持这个多元,就得保留国民型学校,如果取消多源流学校,就再也没有多元社会了。”



3778TYH20195221843492860905.JPG
安湾成希望各界都能以真诚的心来解决现在的社会及种族对立,放下自身利益,所有种族都以马来西亚人的角度出发,对彼此公平。



更多沟通可达致和解


他认为,国内各族应该通过更多沟通及相互了解来达致和解,例如我国是个多元文化社会,学会多种语言能为国人带来语言优势,何乐而不为?


“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们需要学习及接受别人的文化,语言就是文化的一部分,马来人认识到别人的文化是件好事,吸收到有关其他民族的知识,也能善用这些文化来加强自己。”


虽然安湾成是穆斯林,但他仍以华人自居,也游走于马来人及华人圈子,非常了解两个族群的思维。


政治人物制造族群恐惧


他坦言,他时常规劝马来人及华人都要放下对彼此的偏见和恐惧,但偏偏在族群之中制造恐惧的正是政治人物。


“我们面对难以团结人民的问题,至今还是这样,其实一些课题不应该引发争议,但特定人士为了自身利益而政治化整个课题。


“政治人物将课题政治化,把课题都变成政治课题,因为他们要获得选票,他们需要获得支持,无论是华人或马来人,他们都需要在人们之间制造恐惧。”


盼真诚解决种族对立


安湾成希望各界能以真诚的心来解决现在的社会及种族对立,放下自身利益,所有种族都以马来西亚人的角度出发,对彼此公平。


“政府尝试去做,也很努力,但问题是他们依然找不到种族关系问题的根源,为什么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之间至今还有冲突?政府看到的只是问题的表面,应该要更深入去探索问题的根源。


“其实要搞定这个问题不难,我认为问题的导因是误解及恐惧,比如华人也有自己的恐惧,他们害怕自己在大马的未来不光明,所以我认为我们要从每个人身上拿走这份恐惧。


“比如,你(政府)应该说服马来人不用害怕华人、华人文化及华文,而华人也无需害怕伊斯兰及马来人。”


因情绪发起联署请愿书


对于最近有华裔家长发起要求首相敦马哈迪革除马智礼的联署运动,而马来网民也发起请愿书要求政府废除多源流学校作为反击,安湾成认为,人民只是要通过签名及联署运动来发泄自身情绪,惟一些联署运动欠缺理性。


“我认为现在的人都是因为情绪,而发起联署请愿书,他们受人影响,他们只想要发泄自己的情绪。”



3778TYH20195221843482860904.jpg

薛振荣坦言,马来西亚独立初期,国内的种族与宗教是多元和开放的;而马来西亚的种族和宗教在独立60年后越走越狭隘,是日夜累积造成的问题。



薛振荣:生活中互动
种族和谐从民间做起


马佛青前总会长薛振荣认为,我国要摆脱越来越严重的种族思维模式,需透过最底层的民间模式做起,人民在日常生活中互相了解彼此的需求,才能真正达成种族、宗教和谐。


“种族之间的和谐,需要彼此了解,不只是非土著了解土著,土著也需了解非土著,我们不只是要主动走进土著,也要让土著走进我们的社群,这是双方面的互动。”


他接受星洲日报电访时说,这种互相了解的模式,应该透过日常生活中来营造。


“比如说当我的马来同事知道我是佛教徒时,就会向我了解谁是孙悟空;当我们进行互动时,并没有太多的忌讳,例如说猪是个敏感的词汇。这是只有通过日常生活的交流才能达到的情况。”


他指出,宗教团体或非政府组织所举办的宗教或种族交流活动,可能对于促进种族和谐有一定的效果,但更多时候类似的活动只是营造表面和和谐气氛,对于真正的种族和谐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种族宗教狭隘政客造成


薛振荣表示,大马的种族和宗教氛围越走越狭隘,更多时候是由政治人物所造成。


他透露,今日的马来西亚在许多课题上皆以种族思维或角度出发,并非一夜之间所发生,而要改变现况也非一夜之间可以做到;然而,若政治人物拒绝踏出第一步做出改变,就永远不可能有所改变。


薛振荣坦言,马来西亚独立初期,国内的种族与宗教是多元和开放的;而马来西亚的种族和宗教在独立60年后越走越狭隘,是日夜累积造成的问题。


“政者人物为了更多支持时,就会通过种族或宗教来将自己打造成种族或宗教英雄,比如希山慕丁多年前在巫青大会上高举马来短剑,就是不断酝酿这种不良文化。”


“今天的马来西亚虽然换了政府,但新政府内还有不少成员是来自这种氛围或在这种文化底下成长;尽管有不少中庸或者认同多元的政治领袖认为这是不对的行为,但为了政治利益考量,往往不敢出声。”


薛振荣指出,新政府不应将重点关注在一些无关痛痒的课题上,反而应该更有严厉的监督过去被视为不对的政策上,才能确保国家彻底摆脱种族或宗教为优先的思维。


邱武英:解决种族化言论问题
所有人须“去种族化”


今天种族课题的导火线,是过去一直备受争议的大学预科班课题。


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主席邱武英说,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在我国的教育体制内存在已久,使一些特定观念与习惯变得根深蒂固,而要解决政治人物和民众日益倾向发表种族化言论的问题,所有人都必须“去种族化”。


他接受星洲日报电访时说,首相马哈迪在大学预科班固打制的课题上,已率先发表了不以种族为出发点的看法,即大学预科班是让成绩较差的土著学生进入公立大学的“后门”。



3778TYH20195221843482860903.jpg
邱武英认为,政治人物和各界人士都应该从态度上“去种族化”,并在教育课题上,以教育素质为最大的优先考量。




从教育素质探讨预科班制度


他说,民众必须真正明白马哈迪的这番言论,后者意思是,这项进入公立大学的“捷径”,最终将导致我国教育走向“腐烂”。


“马哈迪点出我国教育体制内的系统性问题,他不是发表种族言论,这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


他说,当局是时候从教育素质的角度深入探讨大学预科班制度,并根据需求分配学额。


指马智礼言论没有错


他认为教育部长马智礼日前指“除非土著不再因不谙华语而被拒聘,才能谈论废除大学预科班”的言论并没有错,因为后者只是点出一个特定问题,而这个现象确实存在。


“马智礼只是针对特定的问题作出回应,不是发表整体的调查结果。人民应该冷静,并了解此番言论的真正意思,他只是针对特定的问题,带出其中一个面向。”


他说,部长的角色理应聚焦于行政,而非政治;然而,我国教育体制多年来,尤其在大选期间被政治化,以致教育偏离最主要的核心──素质。


“如今各个族群都在诉说自己如何被亏待。或许这些论述从各族群的角度来看都是对的,但是各族之间的共识是什么?当我国执行种族政治时,政治人物就会以‘受害者’论述来保障仕途。所以在教育课题上,我们需要进行真正的对话,并以教育素质为最大优先。”


他认为,民众和媒体不该过度关注网民在网络上发表的言论,包括要求关闭多源流学校等请愿活动,因为绝大部分的内容都是没有依据的情绪论述。
达祖丁:不能靠政治人物
种族和谐须自己做起 


曾多次为华教课题发声的USCI大学教授达祖丁表示,无论是上述种族对立事件,或是我国长久以来的种族关系问题,要达致各族之间的和解,就必须靠公民社会及人民本身与友族之间促进相互理解及尊重,不能靠政治人物。


“他们认为,还好啦,我们还有4年时间,因此他们到现在还没有给予反应,他们还想要玩这一场‘马来人游戏’,取悦马来人来赢得他们的支持,但他们的方法不对,因为他们没有走入民间。


“所以我一直告诉公民社会及私立大学,我们必须靠自己,用自己的方式。


政治人物束手无策


“政治人物是没用的,他们束手无策,即便他们要做些什么,他们都必须采取相当彻底、剧烈的改变,直到他们愿意这么做之前,我们都只能寄望自身的努力,由人民来发起。”


他接受访问时说,原本的教育课题会演变成种族课题,是因为反对党随时准备利用及炒作种族课题,而可悲的是,大部分的穆斯林都接受这样的手法。


希盟勿被反对党论述操纵


达祖丁认为,作为执政党,希盟应该要走入民间聆听人民真正的声音,实践人民的期许,而不是被反对党的论述所操纵。他以印尼总统选举成绩昨日正式出炉后发生骚乱为例,表示那些种族或是反对情绪未必是真实的。


“政治人物应该要走入民间,用不同的方式向人民解释各种课题,而不是坐在很高的位置上发号施令,以为自己很舒服的坐在那个位置上,但他们每一天都在失去支持。”


“受苦的是人民,那些投选他们,助他们执政的人民。”


他表示,政府至今还不愿著手处理国家的种族关系,这也会导致政府继续流失支持,日后将被新的政党所取代。


前朝不愿做 现在政府害怕做


“或许会有其他的政党崛起来挑战这个不够勇敢去实践人民期望的政党,前朝政府就是不愿去做,现在的政府能够做,但害怕去做。”


“我想我们人民应该勇敢去做,而不是等待政治人物。”


达祖丁认为,各族人民要开始改变与友族的交流及沟通模式,例如在与友族针对议题出现不同意见时,温和地表达自己的立场,无需使用无理及苛刻的字眼。


作者 : 报道:陈孝仁,庄敏,练珊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