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03 15:33:24  2058671
黄瀚铭/天使升上神台《The OA》
煲剧联合国



2016年,有两部神剧诞生。一部是看美剧的人大概都听过的《Westworld》。另一部《The OA》,我却几乎没听身边的朋友讨论过。

这部电视剧充满悬疑,连剧种(genre)也难以定位。在第一季,有濒死经验(Near Death Experience,简称NDE)的女主角,自称能时空旅行,召集了几个小镇上的边缘青年陪她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也给他们讲述了一个又一个离奇的故事。

《The OA》第一季的结局,女主角的“谎言”似乎被拆穿,又因为剧情涉及校园枪击,在美国引来两极化的评价。多数影迷无法接受自己追了8集的电视剧,最后竟然只是一个疯子的白日梦。

我很爱这部剧用低沉、细腻、压抑的拍摄手法。因此,看完第一季,即便无法确定结局是否代表一切只是女主角的幻想,也丝毫不减喜爱。

苦苦等了超过两年(我一度怀疑,这部剧因为收视不佳而被腰斩了),第二季终于回归。花了一个周末追到结局,我差点大声狂喊:又一部神剧诞生了。我两年前写《The OA》第一季的影评时,其实还没将此剧奉为神剧。当时虽觉它奇葩,但说它是神剧嘛,又似乎欠缺大格局,还不够资格。如果第一季的结局对很多人来说,是失望,那么,第二季的结局,应该会有不少人赞同,《The OA》对剧情的操作,其实已经达到了《Westworld》的高度。

《Westworld》第一季用戏剧化的方式给观众科普了人工智能,令观众相信了本来难以置信的科技,还开始思索人性、自由意志、命运自主、神的存在等等人生大哉问。但是,和多数美剧一样,《Westworld》要讲的东西要变的魔术,已经在第一季讲完变完,第二季只是为了赚钱而继续拍,剧情开始大崩坏,拖拖沓沓,人物设定变得越来越不讨喜。


《The OA》是少数第二季更好看的美剧。创作人要说的故事,第二季才刚刚进入戏肉。

我很少在写剧评时反复斟酌那么久,通常都会简单介绍剧情,给出认为好看的理由,若有读者因为我的介绍而开始看一部好剧,就自觉功德无量了。但是,也许太喜爱《The OA》,我实在怕剧透会破坏了观众观剧的体验,所以,写得绑手绑脚。《The OA》草蛇灰线,伏脉千里,透露任何剧情,都可能出卖创作者辛苦设下的铺陈。

证实第一季不是幻想

但是,为了吸引更多人看这部好剧,我想,还是要爆第一季的一个雷——没错,第二季证实了,这一切不只是女主角的幻想。女主角在第二季实现了时空穿越,展开了另一场不可思议的旅程。

而留在原来那个时空的4名小镇边缘少年(以及一名孤独女老师),则面临了信仰破灭的危机。他们成了世人眼中的邪教信徒,拐带未成年少女,被警方通缉。第二季主要是女主角在另一个时空的故事线;小镇少年与老师的故事线,只占两集。但是,这两集情感饱和,把少年们的彷徨与冲突,低调却真实地表达了出来。一整季下来,我发现自己最爱的,反而是这两集。

后来上网看了看资料,原来这两集,由外聘的Andrew Haigh执导。这名导演/编剧约9年前拍过一部叙述两名男同志一夜情的独立电影《Weekend》,在许多影展夺奖,票房也不错。说《Weekend》是同志版的《爱在黎明破晓前》(Before Sunrise),应该不过分。

Andrew Haigh后来又创作一部电视剧《Looking》。许多人把这视为同志版的《欲望城市》,所以注定失望。其实,《Looking》是少数认真描写现代城市男同志生活的电视剧,剧里人物的处境、情感、面对的人生难题等等,都很真实。可惜,因为真实平淡,因为少了《欲望城市》的喧闹缤纷与糖果外衣,很不受大众青睐,拍了第二季就惨遭腰斩。

扯远了。既然无法透露更多《The OA》的剧情,容我介绍《The OA》的幕后功臣,希望可以吸引你观赏。《The OA》的女主角Brit Marling,金发、漂亮、高挑,演技也不赖。看完第一季后上维基搜索,才发现她是本剧的两名主创人之一。Marling父母是地产大亨,虽然从小对演戏有兴趣,却听父母的话,进了全美最难进的大学之一,修读经济与艺术。这样的女生,完全是人生胜利组啊。

在大学的时候,Marling看了学生导演Mike Cahill和Zal Batmanglij的作品,为两名男同学的才气所折服,主动要求加入他们的团队。此后,她分别追随Cahill和Batmanglij搬到古巴、洛杉矶,拍摄了一些电影和纪录片。她还曾和Zal Batmanglij加入了一群freegan(vegan是纯素食主义者,freegan则是住在帐篷里,靠垃圾桶捡来的厨余过生活的人),体验这群年轻人如何构建生活的意义。

各大电视网争抢剧本

Marling后来和Batmanglij合作,写了《The OA》的剧本投石问路。据报道,剧本还曾引来各大电视网的争夺战。后来,两人选择了串流电视平台Netflix。负责制作的公司,则是Brad Pitt拥有的Plan B以及Anonymous Content。

从Marling和Batmanglij的经历来看,他们在此之前,都一直是酷酷的少年,拍独立电影和纪录片,参加Sundance影展。没想到,第一次拍电视剧,却能写出那么严丝合缝,引人入胜的科幻/悬疑/惊悚故事。(我写第一季的剧评时,曾把《The OA》的风格形容为Sundance影展参赛片,没想到误打误撞也说中了。)

Marling和Batmanglij受访时曾说,他们一开始就打算用5季去完整呈现《The OA》的故事。若说第一季的结局是个被许多观众唾骂的反高潮,第二季的结局则顺利把此剧推向高峰,令许多本来不特别欣赏的观众也开始成为粉丝。其实,这个“结局”在文学与戏剧上,也不是前所未见。只是,因为高明的说故事手法,令你意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无论结局如何,《The OA》都值得你走一趟。在这趟旅程中,你将会为边缘少年们重新聚在一起互相扶持而欢呼,为女主角慢慢散发的星味而着迷,还会遇上奇幻瑰丽的大章鱼,在星河般的树海里徜徉。

作者 : 黄瀚铭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