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27 07:00:00  2058672
关丽玲/尋求不一樣的好題材
编采手记

上个月,《我们与恶的距离》热播,除了废死等社会议题的故事主轴,其中媒体现象也引起了不乏讨论,剧里的新闻台在好内容与收视率之间的挣扎,看在我们这些身在媒体的新闻从业员,内心确实有些无奈的。

何谓好内容?要引领读者还是迎合读者口味?先有好内容,才能吸引读者和广告,这是媒体一贯以及应该坚持的作业方针。媒体之间形成的良性竞争存在已久。只是资讯传播渠道不再单向,制作好内容与吸睛速度一直在斗快,让媒体乱了阵脚。

我们要如何为社会、为读者做好内容?还是老土的以勿忘初衷来提醒自己。

对于好题材、好内容,靠的是记者和编辑的发掘,时时刻刻要伸长“天线”,若有天掉下来的好题材当然是求之不得,没有人会抗拒。

前记者同事最近聊起,认为很多已经被采访无数次的人物,在接受不同单位的采访,角度几乎是一样,资料也直接参考其他报道,反而本报在这方面抓得较紧,避免内容重复性及频密访问同一个人。

我回她说,其实现在会守得更紧了,除非是人人追看、有新闻热度的知名人士或事件,才会同期见报。以前我们看在每家媒体有不同的受众群,不约而同访同一人物、写同一课题是常有之事,但在网络时代传阅率甚广之下,若没有特殊情况,就要考量是否要一窝蜂争相报道,除非──写出不一样的角度,要求脱框思考的程度会比以前更高了。

我们在判断采访上难度增高,碰到一些采访邀约,很难具体地解释我们要什么题材。有时会自我调侃,我似乎一直都在拒绝人,理由不外乎不感兴趣、不适合、人手不足、版位有限、档期很紧……其实更多时候是好题材难求。

站在提案单位的立场,每个精心策划的活动都是有意义的、所推荐访问的人都是很有报道价值的,只是我们还是想做点不一样的。

确实也遇过不少很会抓到编采方向的人,这些主任们都很喜欢的。只是发现,这种模式开始起了变化。

采访邀请函付上了访纲,就算记者没有跟着问,访问结束后也会关心记者的内容方向,把记者的工作也做好了。还有产品公司提供产品测试,却有条件地列出,测试后撰写报道要顾及的角度、图片数量、篇幅,或者有意影响记者撰写方向的这种“过度关心”,就不能苟同了,还是把自主权交给编辑室吧。

作者 : 关丽玲(副刊副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