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25 15:06:00  2058999
70岁长者跌入水井37小时·喝肮水 生吃青蛙保命
即时国内
4350DSD2019525131212912256.jpg
周永光被发现时,已站在水位至胸的水井里长达37小时。


(实兆远25日讯)70岁华裔长者独自一人到油棕园劳作时,不慎跌入被野草覆盖的水井,下半身至胸部位浸泡在井水中达37个小时,直到昨晚才由没有放弃搜寻的曼绒治安自救会成员发现,成功从13尺的深井中救出保命。


受困井中被迫喝肮脏井水及生吃青蛙保命的周永光被发现时意识清醒,还能正常言语,但因两天一夜未睡,加上处于挨饿情况,显得疲惫虚弱。


自救会队员找到他后,马上往井中丢下一瓶矿泉水让他解渴及恢复体力,接著找来梯级放下井中,再抛下一条塑胶管,让他捆绑在身体,以便爬上来。


他被救出后,自救会队员先送上面包让他进食,接著由专科医生的自救会队员协助检查身体状况后,用车载往曼绒医院检查身体。


4350DSD2019525131212912255.jpg
周永光从井中被救上来时,倪可汉上前慰问。


来自甘文阁新村的周永光是与往常般在前天上午7时许,独自骑摩哆车去力侨地区的油棕园检拾油棕果,却在上午9时左右跌入油棕园内的一口水井。


根据他的作息,会在中午时返回住家吃午餐,当天他的太太等不到他回来,也苦寻不获,当天傍晚6时许,由亲人向曼绒自救会求助。


曼绒治安自救会副主席叶祚福说,他在接获周永光亲人的求助后,马上通过对讲机呼叫,组织队员漏夜进入油棕园展开搜寻。


“我们当晚苦寻不获后收队,隔天中午再组队进入油棕园搜寻,但还是没有任何发现,直到晚上7时许,接获周永光太太的通知,表示已在某片油棕园内发现了摩哆车,因此队员们再次出动,摸黑进入油棕展开地毯式搜寻。”


他说,由于发现了摩哆车,加上周永光失踪已30多个小时,因此队员们决定把搜索范围缩小,并召集约百人的队伍在发现摩哆车一带的油棕园展开搜寻,最终在晚上9时40分,一名年轻队员发现了受困在井中的失踪者 。


“这名队员先是发现装满油棕果的一个小桶,接著再发现一片撕破的裤角,才成功的黑夜中发现水井,进而发现井中有人。”


他说,寻获周永光的油棕园距离力侨大路有10公里。


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昨晚也联同地方领袖进入油棕园参与搜寻。他在周永光被寻获后通过手机短讯称赞自救会队员,并形容自救会队员的无私贡献,是人民英雄。他也感谢参与搜寻的居民、消拯队员及警员。


4350DSD2019525131212912257.jpg
饥寒交迫的周永光被送往医院检查时,吃著面包充饥。


“我受困井中的第一天一直念‘阿弥陀佛’,让心里感到踏实,因此在第一天没有感到惧怕,但到了第二天,在饥寒交迫加上超过30个小时没有睡及站在水中的情况下,开始感到体力不支,意识逐渐模糊。”


他今早在曼绒医院受访时心有余悸的说:“我为了活命被迫喝下又脏又臭的井水,甚至生吃了井中的青蛙,直到再也找不到青蛙时,我开始感到恐惧,想著最多只能再拖一天,如果到了星期日还是没有被人发现,肯定会死去。”


询及受困井中的夜里情况,他说,不知道是意识不清,还是真有另一个世界,他在夜里看到周围有许多穿著全白衣服的人,现场很热闹,而且还能听到这些人都是讲著古田话及福州话,那个场景现在想回,感觉上自己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


“我真的非常感谢自救会队员,若不是他们没有放弃的漏夜搜寻,可能我再也见不到太太了。我当时在想到死亡时,心里唯一担心的是丢下老伴一人,她能承受得住吗?”


4350DSD2019525131222912259.jpg
位于油棕园的水井被野草覆盖,以致周永光没有察觉下,跌入井中。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