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03 07:00:00  2061991
许书简/年纪
简而不单

小时候,我对马六甲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各种历史建筑物,而是一家披萨店的披萨。那片薄薄的披萨,上面涂上简单的番茄酱、一些乳酪和新鲜九层塔,美味得不得了。这么说来,那个时候应该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的历史成绩不怎么样,过了这么多年还投身饮食业。

然而那个时候种下的小小情怀,几年前已经被打碎。有了脸书过后,它除了传达更多质询以外,也同时卸下许多人的神秘感。留意脸书上的言论后,发现那位自己曾经崇拜的披萨店老板原来如此憎恨年轻人,好像只要比他年轻一些的人就跟他有仇,让我深感失望。我知道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地以为他是有才气的人,必定有气量。然而,事实也许是他从来都一直站在同一个位子,没有离开过。只是这个世界越来越年轻,如果没有进步,就是正在往退步的方向走去。

前几天,朋友肯尼来到店里喝咖啡。肯尼长得很像我的爸爸,年轻时候的爸爸。也许他长得像我的爸爸,除了外形之外,他也是写作职人,写的是生活和品味。不同的是,他是写英文报刊的。跟他聊天时,我总是看见自己的爸爸,坐在摩哆上,载着妈妈和我。我夹在中间,而爸爸一回头,和肯尼现在的模样如此相似。正当肯尼和羊男聊着他在阿根廷遇见的各种事情时,我忍不住跟肯尼告白,告诉他他长得多么像我的爸爸。羊男连忙解释,我的意思不是他的年纪像我的爸爸,毕竟肯尼只不过大我4岁而已。

肯尼轻轻地微笑,好像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的样子。他说他一点都不介意人家说他的年纪,他喜欢现在的自己。比起年轻的自己,他觉得现在是最好的模样。他认为自己看过的东西比从前的多,理解的东西也比从前的广泛,做的决定也比从前的要好。所以他没有讨厌变老这件事,他正快乐地接受更多新事物。接着话题就转换成,他和羊男决定去做的各种运动,如何更健康地生活。而我在检讨自己,曾经是个怎样的小屁孩。

肯尼和披萨店的老板像一个对比,这几天总在我的思路里徘徊。面对现在寻羊和麦田捕手里三十几位年轻小朋友,有时候我是相当不习惯的。虽然时常忘记自己的年纪,而跟他们打成一片。不过代沟还是会有的,例如想苦口婆心时,例如不能理解一些小朋友的观点时。可是大部分时候,我都是先按捺着自己,深入思考,的确有些话多说无益,有些机会应该留给小朋友去表现。

要选择当怎样的人,由自己决定。而那也决定了自己的快乐和不快乐,间接影响身边的人。听了肯尼的话,让我思考得先好好爱自己,才能产生好的影响这件事。给予比自己年轻的朋友帮助,也是“年纪”这件事能为这个世界带来的小小贡献。不用千言万语,不用长篇大论,不用打仗,不用矫情。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