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19-06-05 07:00:00  2062595
人物侧击/历史学家邱家金(1937-2019)
用心教育

4755LFY20195311312203044378.jpg
丹斯里邱家金上个月28日与世长辞,享年82岁。(照片来源:马新社)



最后一次见到丹斯里邱家金,是2016年11月在他的马大历史系办公室。那时候短短四十多分钟的访问,有好几次因为办公室电话响起而中断。当时他年纪已近80岁,生活依然相当忙碌,办公室能放书的地方也都堆满了书籍和文献。


很多人不知道,邱家金年轻时是一个运动好手,担任过学校的足球队长,而且是一个理科生。他是到了中六的时候因为觉得理科课业太繁重,担心没时间踢足球,所以才决定从理科转去文科。那时候文科选择不多,只有英国文学、地理和历史,最终他选择了历史。


受访时他坦言,他起初对历史并不感兴趣,一直到了大学因为遇见好老师,他才终于明白研究历史有什么意义。不过,那时候他的最爱始终是运动,所以大学毕业后他没有继续留在象牙塔,而是去教书。


1962年,他有一位中五学生被选中代表马来西亚去参加亚运会,可是亚运会刚巧跟考试撞期。“这位学生决定将考试延后,后来成功带回了铜牌,我们都很为他高兴。”然而,当这位学生申请重考的时候,新任校长却拒绝,这件事让邱家金非常失望。他说:“你知道吗?这个可怜的男生后来有两年时间找不到工作……”


因为这件事,邱家金重新思考教育的真谛。他说:“如果我需要做的事情纯粹是为了帮助学生应付考试,那么我对教书再也没有兴趣。”那件事不久后他回到大学,从此投入研究马来西亚历史,而且越做越有劲,一做就做了大半辈子。


“历史不是故事,历史是事实”


邱家金1992年退休,但是马大历史系仍然保留一间办公室给这位荣誉教授。前些年他不时还会出席一些学术活动,每次现身他几乎都是现场的焦点人物,不管外界对他评价如何,他在学术界依然受到尊崇。


2016年那次访问的不久前,他在一个历史论坛上,提到现今很少有年轻又勤劳的历史学家。访问时他再次感慨表示,现在很少学生会去图书馆,可是偏偏在历史学这个领域,“你如果不做研究,你很难走得远。”


那么历史学家究竟应该具备什么能力?他不假思索回答:“第一,他一定要懂历史是什么。有些人以为你只要会说故事你就是历史学家——不!历史不是故事,历史是事实。”


虽然在目前这个网络时代,很多文史资料可以从网上轻易找到,但是如果要靠网上资料做研究,他对此颇不以为然,甚至是嗤之以鼻。他本身有过非常多的不好经验,发现网上资料有很多错误,所以他对上网找资料这种做法有所保留,也希望大家不要尽信网络。


那次访问也提到历史教科书的争议。他直言不讳,现今的历史教科书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编写教科书的人,很多都没有受过历史学的专业训练。他说不只是历史科,整个教育大环境其实也都变了。现在大家似乎只关心学生考获多少个A,而不是帮助学生寻找热忱。


那次访问后的第二年,他推出自传《I, KKK》(编按:KKK乃邱家金英文名Khoo Kay Kim缩写)。书封上他的表情相当严肃,但私底下他其实很温和,即使说到感慨处也是不愠不火。


在2016年那最后一次的访问,他有提到要成为历史学家,就一定要有敢说真相的勇气。这一点他是做到了,虽然他说的话常常让华社觉得很不中听而招致骂名,但他起码站稳立场,不因风向而摇摆不定。单单这点,就已值得其他人特别是政治人物学习。

作者 : 梁慧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0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