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03 15:29:34  2063377
掌握基建公用事业资产‧MMC机构稳守龙头地位
股海捞月

中美贸易战越打越烈,是时候打点安全牌了。


马股中有不少见惯风浪的抗跌股。但要说一家在国内多个策略性领域稳占龙头地位、估值又处于低位的公司,试问能有几家?


左看右看,笔者依然只看到那么一家,就是M M C机构(MMCCORP,2194,主板交通物流组)了。


MMC机构最新档案


上周五股价:1令吉零5仙

每股净资产:2令吉99仙

总资产:269亿8325万令吉

现金:19亿2120万令吉

总负债:171亿3656万令吉

贷款:106亿3897万令吉

股本:30亿4510万股

市值:31亿9735万令吉

大股东:丹斯里赛莫达(51.76%)、大马公共信托公司(18.16%)


在马股已有42年历史的MMC机构,是国内基建领域的天之骄子,掌握多项让人称羡的策略性基建和公用事业资产,如发电厂、港口、天然气输送管、机场等,用“一身是宝”来形容也绝不过分。


M M C机构除了是国内最大的港口经营者,也是最大独立发电厂(IPP)业者,同时还手握西马半岛独家天然气再分销系统,亦是柔佛士乃机场(Senai Airport)的拥有者,在基建领域叱咤风云,资产深度著实能让人惊讶。


该公司的业务可以三大类来区分:一,是能源与公用事业业务。


二,是港口与物流业务。三,是基建工程业务。


目前,MMC机构旗下能源与公用事业业务主要由两家上市公司控制,第一家是掌管电力资产的马拉科夫(MALAKOF,5264,主板公用事业组),马拉科夫控制著国内7家独立发电厂,有效发电产能高达6346兆瓦,并且在海外拥有690兆瓦水力发电产能和每日42万立方米净水产能,目前市值约41亿令吉,MMC机构持有37.6%股权。


另一家是从事天然气分销业务的大马气体(GASMSIA,5209,主板公用事业组);大马气体目前在国内掌握全长2334公里的天然气分销系统,是半岛独家天然气再分销商,替888家来自各领域的公司提供天然气输送服务,目前市值37亿令吉,MMC机构持有30.9%股权。


掌控过半西马主要港口


鉴于上市地位已为上述两家公司带来高认识度,笔者不打算多加著墨,反而是过去几年大事扩张的港口与物流业务有被忽略之嫌,更值得深入探讨。


根据交通部官方网站资料,大马目前共有7个主要港口,其中6个在西马,分别是巴生港口、柔佛港口、丹绒柏乐巴斯港口、关丹港口、甘马挽港口和槟城港口,东马则有民都鲁港口;在西马6个主要港口中,MMC机构已控制了柔佛港口、丹绒柏乐巴斯港口、槟城港口,同时在最繁忙的巴生港口控制著北港(North Port)。


换句话说,西马主要港口有超过一半已经被MMC机构掌控。


以货柜吞吐量而言,大马去年的总货柜吞吐量为2494万标准单位(TEU),其中单是MMC机构旗下港口就贡献了1420万标准单位,甚至比巴生西港(WPRTS,5246,主板交通物流组)的950万标准单位还要高出近50%,让该公司毫无悬念成为全马最大港口经营商。


据了解,该公司管理层的最终意愿是将港口资产分拆上市,但估计不会在短期内进行,因港口表现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急于上市不如先专注提升营运表现,让资产释放更大价值。


不受AP限制  汽车转运见曙光


今年4月,政府宣布取消前朝遗留下来的汽车转运入口准证(AP),同时打算逐一检讨及考虑取消其他74种进口商品AP,借此强化本地港口竞争力,吸引更多海外商家把大马作为区域货运转站,让本地港口从中受惠。


过往AP政策下,多达74种货品和衍生品的进口都需先申请AP,不理会有关货品是进口至本地使用或转运其他国家,这大大降低本地港口吸引力,间接鼓励货运公司转往其他条例更宽松的区域港口散货,使国内港口纵坐拥地理优势,却只能眼巴巴看著生意被其他港口抢走。


经509改朝换代后,MMC机构旗下北港便在同年8月上书交通部长陆兆福,要求撤销转运商品的不合理AP需求,陆兆福不负所托,很快向贸工部(MITI)反映这问题,贸工部指示官员重新检讨相关政策后,终于在今年4月初决定取消转运车辆的AP需求。


在2016年被MMC机构全购的北港,其实早已拥有供汽车转运的码头和空间,但之前因AP政策限制,有关潜能一直无法获得释放,如今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


上任至今勤奋工作的陆兆福至今已和多家国际船运巨头见面,以了解市场需求,协助本地港口招揽新商机,显示港口发展如今更受政府重视,这对领域前景具有正面意义。


各业务强稳抗跌


除港口业务外,工程业务亦是MMC机构另一重要业务,其工程臂膀是国内顶级基建承包商之一,精通各类基建工程如港口、大道、油气、水务等,至今参与了多项大型基建项目,最具指标性的包括捷运(MRT)计划和全长329公里的北马双轨火车计划。


在509变天后,希盟政府一度暂停多项大型基建,市场对建筑股的投资情绪一度降到冰点,虽然MMC机构更趋向是基建股而非建筑股(港口占集团营业额逾60%),却也惨遭投资者无情抛售。


在基本面仍旧强稳之际,股价却跌到2008年次贷风暴时水平,至今没有太大起色。


无论如何,随大型基建项目在完成减价后重新启动,MMC机构如今仍掌握90亿令吉订单在手,相当于工程臂膀2018财政年营业额的4.5倍左右,能见度依然清晰,另外该公司也已经呈交捷运三线(MRT3)的计划书给政府,目前正等候回复。


财务状况而言,自发电厂业务在2015年上市后,MMC机构的债务已从原本的250亿令吉,大幅降低至目前的106亿令吉,加上港口业务现金流强劲,马拉科夫和大马气体又年年派发可观股息,财务暂时处于舒适状态。


交易所资料显示,MMC机构从2000年至今年年有派息,且不曾发股集资;在刚过去的2018财政年里,MMC机构就派了4仙股息,以截至上周五的1令吉5仙市价计算,周息率有3.8%。


整体来说,MMC机构的魅力在于旗下各业务强稳抗跌,港口业务更是备受期待。以其资产的含金量而言,低企于约32亿令吉的市值似乎不合理(但这就是股市了),估值和业绩显然都有可观改善空间,目前处于约4%的可观周息率则限制了估值继续探低的空间,具有不错的风险回酬比。


在贸易战越滚越烈的当儿,进可攻退可守的MMC机构,算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声明:股海捞月和股海组合提供的资料只供参考,志在助投资者认识一些不获证券行重视的小型股,和追踪相关股后续表现,不是买卖建议,任何投资决定还请先征询专业股票经纪的意见,盈亏自负。


作者 : 李三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