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04 07:40:00  2063531
温思拯.从包容性发展看固打制
迦南地

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固打制触及许多华裔同胞的神经,除了联署签名要把教长马智礼拉下台外,许多人可能再次觉得失望和被边缘化。特别是当自身利益受到威胁时,公平的概念显得格外重要。一个民主平等的国家应该高度重视与提供平等机会以建构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这样的社会需全体公民的文化、道德、法制等方面的素质来培养有渴望公平,参与公平诉求,依法保护公平的人民。

公平是指大家平等存在的意思。简单来说公平就是处事合情合理,不偏袒某一方,以确保他人的利益。公平是一种自我评估和自己对所获报酬的感觉,一般我们都会在同等的环境下与他人相比然后做出结论。比如说,某学生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考获全A但他却没被录取政府大学医科系,反之他的同学成绩不如他却被录取了。所以一般上我们都是会以结果来评估公平是否,但笔者认为若要一个客观的态度来谈公平时,我们不能只看结果,更不能只看受害者的感受。因为骂声不会促使公平的发展,但绝对是自我孤立和情绪不安的开始。

笔者要用一个以社会发展为前提的立场来探索这个课题。从宏观来看,社会标准包括法律、个人道德、政策等都会直接影响公平在一个社会的定义,因此直接影响人民参与经济、政治和社会其他活动的机会。当然公平正义是每一个现代社会孜孜以求的理想和目标,人民要的是有公平的过程和结果分配公平。但当公平被放在有限的资源和政治考虑的框架里时,公平的定义不一定是由全民的角度去决定的,而是少数服从多数。有限的资源和政治考虑框架的底线是选票,原则是资源在不公平的分配下也不会引起乱子。故此,公平不一定是平等。若照着种族比例来看,少数服从多数的现象是公平的。因为只是对少数的不公平,但多数的受益者却会欣然接受的。然而,我们要的是平均分配,而不是民主社会现象中的公平。

从微观来看,可惜的是许多多数受益者基本上不认为这样的分配不是一种不公平的现象。从理论来看,其实无论是资源分配不均或是一方多得不配得的都是一种不平等。因此,若要解决平等的问题仍然要回到民主的根基,那就是人民有意愿平均的分配机会和资源。若白人总统林肯不站起来反对奴隶制度,很可能美国不会摆脱奴隶制度,也不会成为世界大国。若被保护的群体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特权是对别人利益的一种剥削,若他们没有意愿放弃原本享受的特权来主张和推广平等和平均,我们的诉求和反对也毫无意义的。

从积极和正面的角度来看,正是许多的不平等和打压造就了华裔坚强和奋勇的精神。若我们也享受一切的保护和福利,我想我们也很可能懒惰和被过于保护,成为没有竞争能力的族群。正如磐石之上作者温思恳言,这就是大马的政治现实。我们回应的态度会决定国家的发展去向,笔者是秉持一个积极但建设性批判的精神看待509后的新马来西亚。

我们的孩子每天都在看我们如何评论时事和我们与友族同胞的交流。若我们盼望新马来西亚有一天真的可以成为一个没有种族政治的国家,每个人得到平等的对待,我们必须在我们孩子心中种下和睦和互相尊重种子。我们不能马上改变当下的政局,但我们的态度和精神会直接的影响我们的下一代的政治观和他们的思维方式。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只会造成更多分裂和不安,你愿意为了马来西亚的包容性发展放下自我的身段吗?

作者 : 温思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