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05 08:20:00  2064021
刘惟诚.发展不能全靠私人界
纯粹诚见


经济,是我国目前所面对的最大难题。这是希盟在入主布城后,一直在向外界传递的讯息。比如,财政部在过去不到1年的时间内,就已经多次“提醒”海内外的各行各业,政府的经济拮据、债务高企。而该部在上周五(31日)召开的债务管理委员会(DMC)会议中,更把原有的国债数据往上拉,并透过文告正式对外公布国债已冲破1.1兆,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5.4%。但事后可能担心会吓到投资者,财政部长林冠英随即再发文告,解释国债所占GDP实已下跌3.9%。

无独有偶,首相敦马哈迪周日(2日)晚出席活动时,再次强调政府的财务拮据,所以私人界不能再依赖政府出资,反之必须更为积极,在国家发展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林冠英和敦马在过去的周末,一前一后的言论,除了明确地告诉工商界(包括土著承包商),别再继续往政府身上打主意,在某个程度上也暗示了希盟政府已经无计可施,所以必须改变政府主导经济市场的原有模式,而理由将会非常直白,就是政府,没钱。

当然,这些讯息并不新鲜,因为财政部和敦马,已不只一次向外界透露政府的这种财务情况,更不只一次,呼吁私人界积极参与发展国家,所以市场应该已有心理准备。尽管如此,这项宣布,再配合长假前夕惯常出现的套利活动,以及亚洲区域股市因美国扩展贸易战而全线下挫等多层次的影响,还是让大马股市在周一(3日)开盘时下跌0.83点,令投资者对国际经济局势感到担忧,也继续对国内的经济前景感到迷茫。

面对国际金融市场,政府所能做的确实极为有限,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点的火,我们并没有能力去扑灭,所以敦马上周在出席日本经济大会时,才会建议东亚各国共同恢复金本位,以争取区域金融主导权;至于国内的经济市场,政府除了早前宣布调低隔夜利率以外,就再也想不到还有什么金融手段得以重振市场经济,所以政府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吁私人界参与国家发展,积极投入令国债高企的三大元凶,即东海岸铁路、捷运2和轻快铁3的工程。

尽管要重建东亚金本位体制的倡议有点超越现实、要求私人界投入国家发展的期盼也有点强人所难,但这些倡议和呼吁,确实展现了政府欲改变现状,所以说希盟政府上任后无意搞好经济是不公平的。当然,有意搞好经济和有效搞好经济,是两码事,因此这个政府尽管有意、有心,但却无能、无力,所以只能仰望私人界。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想政府认识到的是,私人界以利润为导向,而利润则由经济市场体系内,自发形成的“隐形手”所定夺。

换而言之,自由市场内的“隐形手”决定了企业在资本世界的生存空间,在如此情况下,私人界很难在没具体投资回报率(ROI)的项目中,投入大量资本,特别是回报率低、维修成本高的基础设施和工程,有能力接手的企业更是屈指可数,除非政府愿意延续大道工程的做法,在特定项目中对企业发放“稳赚不赔”的特许经营权,但从公共利益的角度来看,这么做是极不明智,因为历史已经证明这种做法愚蠢无比,而且侵害公众利益。

尽管一些广泛地牵扯公众利益的项目和工程,政府确实可以开放给私人界投资,但当中的主导者必须是政府,因为相比私人界,政府拥有牵引国家经济发展、监控良好和有效投资,以及制造良好投资环境的重大责任,所以不能以国家没钱,就将这个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另外,政府也拥有掌握金融、财务机制和政策拟定的重大便利,能够按当下的情况需要自行调整政策,部门间沟通也更容易,对回报率的要求也较低,要启动涉及公众利益的大规模工程也比较容易。

当然,要引领国家经济,我们也并不是非政府不可,但以我国相对封闭、效率低下、产能低落的种族性资本市场来说,政治在很多时候,是超越任何事情的,包括商业决策。在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投资环境中,很难吸引私人界协助政府,启动和部署活络经济的项目。因此,政府若真有意改变原有发展模式,现在要做的应该是着手整顿种族性的经济架构,制造强调绩效和利润的投资环境,而非不切实际地,一边紧抱着种族性经济模式,一边期望有企业无条件地投资国家项目。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