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0 07:00:00  2064914
区秀屏 /都挺好,不好吗?
煲剧联合国


苏明玉倔强的脸一贯傲气,凛然的气势一贯地不容人忽视。然而她手持手机录影的右手微微颤抖着。她的眼里有恨意、快意,和许多即使是观众也形容不出,但莫名能感受到的复杂情感。其实恨与恐惧,是比爱要更费劲的情感。锁在眼眶里的潮意几要决堤,却始终坚守在眼眶边缘。

他们终究得求她,他们竟然要她原谅他。在她浑身痛楚躺在医院里的时候,除了大嫂吴非,每一个都要她放过苏明成,要她顾念亲情,求她,却在背地里说她狠心。没有一个“家人”关心她的伤势,只在意她会否执意状告二哥到底。即使连她那懦弱的父亲,还要埋怨她为何把局面搅得无可挽回。

那二哥苏明成发狠揍她至骨裂的时候,有顾念躺在地上的是他妹妹吗?

苏明成双手颤抖握住那张“忏悔书”,是那个自小被他欺凌,如今却势在他头上的妹妹亲手写的“忏悔书”。满脸屈辱不甘。那封信是给妹妹苏明玉道歉的“忏悔书”。然而他无丝毫悔意,只觉受辱。从小受宠不曾受挫的家中宝贝,因暴打妹妹被关进牢里了,还受她胁迫“道歉”。如此奇耻大辱,苏明成同样恨意与受辱的情绪横亘交错,发狠却止不住眼泪地咬牙念着信。

这段戏大概是《都挺好》整出连续剧最重要的转折处。再没有比这一段的情感更强烈更复杂。两个被扭曲的父母养成的孩子,一位不待见以致18岁以后就与家庭决裂;一位百般受宠不曾吃亏。本来在明玉18岁以后各自为政不相往来,却因母亲之逝而迫不得已再次交汇,才有了后来的一切冲突。那本来止歇了十多年的争执与愤懑,像被轻轻覆盖却从未真正痊愈的伤口,再次遭受撕裂与锥心之痛。

而这样的疼痛,无论是委屈恐惧还是痛恨,在几位好戏之人的演绎之下,让一向看不习惯中国时装剧的我,第一次跟上网络更新速度,几乎与中国大陆同步至结局。

自2015年的《瑯琊榜》以后,脱胎自山东影业的正午阳光制作公司的作品就成了我看陆剧的首选。至少“正午阳光”4个字基本就已排除了踩地雷的机会。用心制作与精致画面从来不让人失望,唯独失望的往往是故事体裁与冗长的集数。《都挺好》却在一开场就以母亲赵美兰的丧礼迅速进入剧的核心,这3兄妹——老是“你们太让我失望了”,却常常无能为力的大哥苏明哲;自小备受宠爱、啃老的老二苏明成,和被家里排挤,却倔强能干的妹妹苏明玉,从疏于或甚至早已断绝往来,到忽然被全体带到暴风中心。过去家里的新仇旧恨,母亲的严重偏心、父亲的懦弱无能,让离家以后凭借一己努力与伯乐蒙总的提携而终于过上平静生活的明玉,被逼卷入与插手苏家3位混乱男人(包括父亲苏大强)莫名其妙的浑水里。

冲突矛盾不断,家变桎梏

“家”在华人的观念里,在如今这个世代,渐渐变得不再是纯粹的温暖与港湾,反而变成了一种桎梏。《都挺好》本着阿耐的同名原著,细述了一个家的冲突矛盾。听起来似鸡毛蒜皮,却很生动地描绘了苏家人各自的面貌,并挑起了关于“啃老”、养老等问题。是否父母就是无错,是否孩子就必须服从?

剧里用了大半篇幅描绘明玉自小所受的委屈,明哲只会指手画脚的空谈,与明成的自私。和最重点的,那在妻子过世以后反而变成任性老人的父亲——苏大强。无论是大嫂吴非、二嫂朱丽,甚至朱丽的父母,蒙总、石天冬,无一人物不个性鲜明。这些人物,即使切换了时空与地域限制,仍像身边的你我他。或许没那么极端,却断不假。当观众在电视机前对着这些人物,因为他们的自私(明成)、做作(父亲)、烂好人(石天冬)、说狠不够狠(明玉)而骂骂咧咧的时候,想像若我是她,是否会有一样的决定?若“我”在现场,是否也有一样的反应?

剧如真实人生,没有绝对的坏人,亦没有绝对的善人。只是各有性格缺陷,因原生家庭的养成与往后的经历,在人生的某些阶段里突出了不一样的面貌。

明玉能干争气,代价是受家庭的伤害最大;对抗二哥的欺凌与母亲的偏心、父亲的漠视,其实心里有深深的恐惧与悲伤。明成在母亲的纵容下从不觉得妹妹是需要疼爱的,对明玉几近霸凌,却对母亲与妻子极好。这俩兄妹大概是老父亲苏大强之外,最突出的俩人物。

演员演技精湛

得佩服原作者对各个人物的精彩雕塑,也必然得折服于每一位主要演员的精湛演技。你会忘了姚晨、郭京飞、倪大红、高鑫,而只看见了明玉、明成、苏大强、明哲。然而你又会记住这些演员。比如像明成那般不讨好的角色,前半段几乎人人喊打,后半段的转折却处理得极佳,你绝对不会再忽视这位唤作郭京飞的演员。他后来的落魄与追悔,至少在我看来一点也不突兀。倪大红老师饰演的苏大强比明成更讨人厌,各种有心或无意的挑拨,常常弄得全家人鸡飞狗跳,却还是在最后几集让人看得心酸落泪。更不用说那看起来利落强悍的明玉,姚晨给予她多面性的细腻演绎,将明玉的冷酷与恐惧,自信与悲伤,无突兀地穿插于剧中。

当故事来到最终,许多网民无法接受结局以致在豆瓣打了一星,让开头有8.5分的剧最后只剩下7.8分。剧与原著结局迥然不同,我却觉得编剧改得挺好。或许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结果了。如果我是明玉的爱人或朋友,我会希望她是结局的那个她。放下过去的疼痛,与过去和解。这样的明玉,多了一份温暖与柔软。更收获了除了蒙总与柳青的关怀、与石天冬的温柔以外,她从小心里缺失的那一块。也许那是她一直以来耿耿于怀的那一块。

还得说的是,正午在处理画面质感、片头与结尾方面几乎从不马虎。此剧故事背景置于苏州,因此片头音乐用的是苏州评弹名家祁连芳创造的《祁调》。片头画面则与苏州画家谢友苏合作,以剧中人物为原型注入画家自身风格。于是成就了即使只是短短一分钟不到的片头,意趣横生,饶富小桥流水的江南小调的氛围。即使是在剧里,也因应情节而适当搭配一些评弹曲目。还有苏大强撑着伞,牵着小明玉的手走在老家巷弄里的画面;明玉离去,剩下蒙总独自坐在地上的背影。没有对白却让人觉得连背影都是满满的故事。

“轻轻拥抱是那么亲,却用了半生来走近。爱恨与悲欢离合自一个屋顶,摇荡风雨里的人心。”片尾曲出自罗大佑的作曲,罗大佑、黄婷、陈宏宇的作词,那又是另外的惊喜了。

剪不断理还乱的家务事,看似琐碎无聊,在优秀的人物塑造、赏心悦目的灯光与摄影、用心的制作与幕前幕后的努力下,闪闪发光。

即使结局遭遇非议与不平。然而又有谁能说,原著的结局就是最好,还是电视剧的结局更好呢?我只是觉得,再多的尖锐,最终磨损的始终是自己的心。多出来的温柔,即使迟到,却是伤害以后的最佳良药。放下,何尝不是放过自己?

都挺好,不好吗?

作者 : 区秀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