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0 10:00:00  2065558
走过“海陆空”的杏坛之路
有故事的人




1589GHL201967169333186779.jpg
周自强.67岁.霹州太平人,定居巴生.退休校长




当初步入杏坛其实是误打误撞,原本是一名油站书记的我,后来在友人的建议下,报读了日间师训的假期师训班,1972年成为正式教师。


我是于2008年退休,在杏坛执教的36年过程中,派驻到的华小都在雪州,从最南端的双溪比力华联小学到最北端的适耕庄育群小学,跨海到五条港新民华小,甚至是每天需上山,宛如在云端执教的福隆港华小,我可说是翻山越岭,横跨水陆空的教师及校长。


由于我居住在巴生,在2001年被派到福隆港华小出任校长职时,早期虽在山上留宿,但碍于须来回教育局,以及面对学校宿舍房间不足问题,我后来选择每天来回巴生和福隆港。


这段日子长达3年,每一天的上课日,我都得凌晨4时30分出门,然后在万挠停一段时间吃早餐后,再驶往福隆港山下,大约已是清晨7时。


由于福隆港早期山路不便,山路只能单向道,所以政府当局订下“单数上山”,“双数下山”的时间表;换言之,我必须在7时至7时40分之间上山,否则就会错过上山时间。


我通常到达学校已经7时20分,放学后需处理行政事务及前往教育局处理信件,通常我回到家已是傍晚6时,而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但我并没有埋怨。


我曾两度驻派到五条港新民华小任教和出任校长,但碍于交通不便,只能留宿在五条港,虽然岛上的生活环境便利不如城市,但五条港也让我感受到不一样的人情味,也让我认知任何地方或社会阶层的小孩都有权利受教育。


在这漫长的执教岁月,我多次驻派到许多地区,许多老师都不愿去的学校,但我很乐于接受,也感受到教育需要的是“爱心”,唯有无怨无悔付出,秉持着对教育的爱心,才能真正的去指导及引导学生。


作者 : 文/图:陈炟谕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