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0 15:38:53  2065988
我的学医之路
有故事的人


5126OJY2019691852153230234.jpeg
吴奕品(左)传授急救知识给圣约翰救伤队队员。



吴奕品.34岁.新山人.医生、专栏作家及圣约翰救伤队新山区指挥官


我是医生,脱下白袍,我穿起制服站在圣约翰救伤队的岗位,为社会大众服务。


从小,我就对制服团体有兴趣,小学时是男幼童军,中学加入圣约翰救伤队,毕业后在误打误撞下,进入私立大学就读医学系。


我的学医之路并不顺遂,还记得中六毕业时,我虽然成绩不错,却被政府大学拒收,我感到沮丧,甚至经历长达一年的空窗期。从那时起,我开始写文章投稿,也加入圣约翰救伤队的紧急救援组。


尽管之后顺利读完医科,但在政府医院实习的第一个月,我就面对“文化冲击”,也因感到压力一度患上忧郁症,必须接受心理治疗,所幸我最终从负面情绪走出来,完成两年的实习工作。


正式当上医生后,我每天在诊所工作13个小时,一个星期工作6天。每当我被忙得喘不过气时,我都会通过文字舒压。


至今我依然活跃于圣约翰救伤队。跟着救护车出勤,参与院前急救(pre-hospital care)对我来说是一种考验,因为在抵达现场前,我们并不知道将面对怎样的病患或突发情况。


让我印象较深刻的任务,是有一次随救护车到目的地时,自杀者已死;还有第一次进入监狱里头,帮受伤的囚犯送医。


有时候,我们还得在佳节期间出动,到高速公路站岗值勤,这全靠一班志同道合的队友所付出的热忱,即使牺牲和亲友团聚的时光,但如果能帮助到人,就是一件开心的事。


除了在诊所看诊,我目前也是一名飞行医生。我认为,穿上医生袍,我就肩负着病患对我的信任,“不造成伤害”(do no harm)是每名医生都必须坚守的道德原则。


参与圣约翰救伤队超过20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自信,还有学习到自律。当然,自律在我学医、行医的生涯里也是不可或缺。



5126OJY2019691852153230235.jpeg
脱下医生袍的吴奕品(右),穿上圣约翰救伤队的制服站岗值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