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1 16:24:28  2066516
游走传媒专页理性讨论·女记者组网军抗假新闻
求真


3797CSC2019611116343259441.jpg
登纳特组网军抗假新闻。




(英国·伦敦11日讯)伊朗裔瑞典记者登纳特不满极右势力利用社交网络散播假消息和仇恨言论蛊惑人心,近年吸纳逾10万志愿人士组成了一支网军#Iamhere(或#JaGarHar),每日游走主流传媒的脸书网页,通过“冷静及非挑衅的方式”,以事实和理性态度加入讨论,力保网上有言论自由及安全的民主空间。


#Iamhere成员会利用个人业余时间,浏览主流传媒的脸书网页,查阅种族主义、反同性恋等不同性倾向,或宗教、歧视伤残等仇恨留言,然后集体注入依据事实、合理观点的持平讨论,务求向网民提供不同的观点,而非直接跟极右派争拗及改变他们的想法。他们的目标是扭转网上讨论的基调,抵制仇恨风暴。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由于登纳特生于中东又是女性,她自称“生平经历的种族歧视太多了,不会为此所吓倒”。而在她邀请别人共抗假新闻、仇恨信息洪流的时候,很多人皆表示:“好棒。我面对这些一直感觉孤单。”


网络志愿军成员逾10万


提到创立这支网军的源起,她说,从前只是“不理会和封锁”在社交媒体上散播种族主义与厌女(misogynous)信息的人,直至2016年春,惊见连平时友善的朋友也成了散播仇恨的源头。


她研究背后原因,发现他们受数以百计仇恨群组与仇佷假新闻网站发出的种族主义、错误观念所影响。她曾在那些仇恨群组上留言,但常受到数以千计怒民“围攻”,于是她请一些朋友帮忙。


“这群组悄悄成立,起初只有20人。我记得发帖写过:‘请你的朋友加入,让我们可以至少有50人。’但现已逾10万。”


成名后遭起底
接死亡恐吓


2017年,登纳特获颁表扬促进文化交流成就的“林德奖”(Anna Lindh prize),但随即引起关注,受到抨击和死亡恐吓,她和丈夫的私人敏感资料被公开,其父也受恐吓,#Iamhere成员亦因遭受抨击,人数由首年上升一度变锐减。


可是,登纳特义无反顾,#Iamhere的想法同时赢得共鸣,由瑞典延展至德国、意大利、英国、斯洛伐克、法国、波兰等地,育成如今一支国际网络志愿军。


登纳特说:“成员告诉我们,他们自参与以来,变得更具政治意识兼更善于争论。他们也说,他们变得更有勇气讲出自己的想法,甚至在巴士和工作上。”


她指出,对抗虚假消息与不良言论,人人均可发挥作用,提供事实、纠正偏颇信息。


“我们试图证明,在社交媒体上是可以作事实讨论的。我们希望留言部分变得更似一个社会,以此方式确保大家能讲出想法和参与。

作者 : 蔡思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