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2 08:00:00  2066696
刘惟诚.马哈迪和反贪会主席任免
纯粹诚见

拉蒂法受委反贪会主席的争议并没有随着开斋节假期结束而告终,还在继续延烧,除了朝野政党仍就此事争论不休,民间也分别发起了支持和反对委任的网上联署,双方的争执也随着越演越烈。理论上,首相敦马哈迪此次的委任,并没有不妥,因为反贪会法令第5(1)条文赋予首相决定反贪会一哥(姐)人选的全部权力,再加上相关法令在主席任免方面并不另设首相以外的斟酌权,所以敦马确实不需要就此与内阁,甚至是国会商议此事。

另外,律师出身的拉蒂法作风强悍、言谈犀利,而且嫉恶如仇的形象也很鲜明,所以很多国人对她的印象都很好,认为她能够胜任这个反贪官、除污吏的重任。确实,在法律上,敦马是在按章行事,并没有逾越任何一条法规,而在人选上,敦马是在选贤与能,因为拉蒂法也并非无能之辈。然而,在道德上,这项委任违背了希盟不进行政治任命的承诺,敦马甚至无视国会在去年12月设立的高官遴选特别委员会,让很多国人和希盟支持者无所适从。

不过,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拉蒂法的背景极为敏感。她从政期间尽管敢怒敢言,但骂的主要都是公正党主席安华的家族和派系成员。此外,拉蒂法在党内还被视为署理主席阿兹敏的亲信,令公正党与盟党内亲安华派系感到忧心忡忡,深怕这项委任是敦马阻止安华任相的部署。我个人对拉蒂法并没意见,因为她确实有这方面的实力,至于履行承诺的部分,敦马很早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宣言不是圣经,所以我们再拿这个东西来要求敦马,也是自取其辱而已。

而且,敦马不可能不知道希盟成员党(特别是行动党和公正党)对自己的戒心,他更应该清楚,在没有知会内阁和国会的情况下,委任这个高度敏感的人物担任反贪会一姐,等于徒手捅蜂窝,分分钟被蜜蜂蛰,敦马难道不怕?答案很简单:怕,所以必须捅。其一,敦马担心其所领导的土团党会逐渐被边缘化,所以必须制衡希盟内部的各种势力,特别是最强的亲安华派系,敦马必须找一个形象鲜明、拥有实力(反安华)领袖担任高职,借此分化这股势力。

其二,附设于国会的高官遴选特委会是由公正党士拉央区国会议员梁自坚所领导的。敦马清楚知道,梁自坚是安华在党内的忠诚支持者,所以他若按既定程序,将名单先交给特委会过目,拉蒂花的名字肯定会被刷走。至于内阁,行动党籍部长对安华候任首相的地位极为敏感,若敦马把名单先放进内阁讨论,起用拉蒂花的算盘未必能够轻易打响。这两点,解释了敦马何以在任免反贪会主席的课题上排除众议,甚至不惜绕过国会和内阁的举动和考量。

我能理解敦马的举动和考量,作为政治人物,敦马心中必然有所盘算,而且其强势的本质,造成他从政时追求便利(决策上便利行事)多于程序(不必被程序捆绑)的格调。然而,这种倾向于人治的委任方式极不健康,无论敦马拥有什么盘算都好,这些举动是不该被鼓励、容忍的,特别是反贪会这种关键的廉政机构,因为首相也有机会犯错,所以首相在反贪会内的意志也必须被排除,其领袖除了只能从反贪会内部提调,国会在人事任免方面也需拥有斟酌权。

希盟政府预计在下月国会复会时,提呈全新的公共服务法令,相关法令届时将扫除官场内横行多年的政治委任,包括驻外使节在内的各种公职,在该法令之下将只能由公务员担任。这是一个极好的举措,但必须同样地反映在现有的反贪会法令之上,因为只有这种做法,我们才能够确保反贪会是独立的,并确立能够受制包括首相在内的高级官员的法治体系,而不再是政治盘算的人治筹码。希盟政府,现在是时候考验你们制衡敦马的诚意和能力了。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