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3 07:00:00  2067143
【我叫你禁!】禁不住的是烟,还是你?
焦点



禁烟指示就张贴在两幅吸烟的头像旁,庄若解释,其实两幅照片早就挂在墙上。


从小到大,你被禁止做过什么事?比方说,禁止:说粗口、留长发、留指甲、带手机上学、U转、停车、乱丢垃圾、大学生参政(已解禁)、吸烟、使用塑料袋……(请你不要吝啬,接着列下去。)

2019年伊始,马来西亚落实的食肆全面禁烟令,很多人拍手叫好,烟民独憔悴。在食肆边用餐边吸烟的人确实少了,另一边厢还有烟民不放弃,入禀法庭挑战禁令违宪。禁烟延伸出烟民与非烟民的人权之争。

3月份,吉隆坡、布城及纳闽3个直辖区禁用传统塑料袋,要求可生物分解(Biodegradable)塑料袋的民众,将被征收20仙的污染费。其实,雪兰莪、柔佛、槟城、马六甲、霹雳、彭亨和吉打早已落实。成效如何?在传统塑料袋“禁区”的读者不妨自我检视。

本期【焦点】谈“禁”。这么多“禁”,有哪些是你心甘情愿,哪些是你心存质疑而极力抗拒不从的?哪些是你嘴巴反对但行动服从的?哪些是你毫不理会?哪些是你懒得去管为什么要禁,反正被禁,不做就是了?

“禁”是侵犯自由抑或是维持秩序?面对不同的禁,你以什么心态面对?


禁与不禁都有理──吸烟自由VS呼吸新鲜空气

2019年1月1日起,全国所有冷气和非冷气餐厅、开放式食肆如咖啡店、露天小贩中心及路边摊将全面禁烟,违规者可罚款1万令吉或监禁2年,业者则罚款2500令吉。烟民可在远离禁烟区10呎以外的空旷地区吸烟。

就在禁烟令生效前一天,烟民维权俱乐部(Smokers Right Club)7名成员入禀司法审查,挑战禁烟令违宪。他们的原因是:


1吸烟不是罪行,烟民跟非烟民应享有平等的权利。
2禁烟令下,到访有关食肆的权利已遭受剥夺及歧视。
3禁烟令不合理也不恰当,因为政府没把吸烟列为非法,同时从中抽取高额的税务。
4政府没有提供替代地点给烟民吸烟。


当然,很多民众,尤其非烟民都赞成禁烟。他们认为:


1非烟民有不吸二手烟的权利。
2禁烟令能确保餐馆里空气不受二手烟污染。
3照顾到国民健康,尤其孕妇、小孩不受二手烟之苦。
4烟民乱丢烟蒂,到处制造垃圾。


谈到禁,正反两方往往首先搬出“权利”。“既然吸烟合法,那我仍有自由吸烟的权利。”另一方会说:“我有呼吸新鲜空气的权利。”

不吸烟的餐厅业者庄若认为,若谈权利,不如把这个权利下放给自由市场决定。“由餐厅业者自行决定要不要禁烟,不禁的话,那些不吸烟的人来不来是他们的权利,业者自负盈亏,圈定自己想要怎样的顾客……”

庄若认为,可以效彷清真(Halal)制度,餐厅标明不禁烟,不吸烟的食客自然回避,业者自负盈亏。

“为你好”──谁最有福消受?

庄若的餐厅外当然也张贴禁烟指示。他是老文青,店里有很多装饰很多电影剧照、海报,而禁烟指示就张贴在两幅吸烟的头像旁。说来不是刻意,但又有点刻意,两幅照片早就挂在墙上,后来既然要张贴禁烟指示,索性贴在那。现在食客可以站在餐厅对面吸烟,但不久后对面餐厅装修好开始营业,左右两旁又都是餐馆、咖啡厅,想吸烟的食客就得走去更远的地方了。

他以日本、法国为例,餐馆、沙龙又烟又酒,不能接受吸烟的人有权利不去那些店。同样的,禁烟的餐厅,烟民有权利不去光顾。他认为,可以效彷清真(Halal)制度,餐厅标明不是清真,不能吃猪肉的客人自然不会光顾,而业者自行承担少了某一群体顾客的损失。禁烟与否,或许可这么做。

又或是像新加坡那样,划分黄格供烟民吸烟,不吸烟的人不要靠近。“就像从前(禁烟前)餐馆外的吸烟区,不吸烟的人进入餐厅,最多大概一两秒就经过了。”庄若认为,所谓的权利不是吸烟与呼吸新鲜空气之别,而是烟民应和非烟民一样,有边吸烟边吃饭的权利。毕竟,政府尚未把吸烟列为和吸毒一样严重的行为,吸烟还是合法的。

他认为,再延伸一点,由政府颁布的禁烟令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形态,代为决定人民要过怎样的生活。“虽然可以在10呎外吸烟,可是很多老人家喜欢找朋友边喝酒边吸烟。”

另外,庄若个人认为,吸烟的危害被夸大了,人们面对的空气污染还包括汽车或工厂废气、烟霾等。他想,如此以健康为由禁烟,就好像“这是为你好”以道德观要求他人服从,大家都过同样的生活。

简而言之,庄若认为马来西亚作为世俗国,不应该受宗教、道德束缚。

当然,禁烟与否,该怎?禁,众说纷纭。以上则是庄若对禁烟的看法。

禁令不能一刀切:不同价值观的人,想过的生活也不同

网络还有一种言论:以新加坡为例,进步的国家禁烟,马来西亚也应该跟上脚步禁烟。庄若的看法不一样,他猜想人们会否看到他国富有就是进步,所以应该像他国人民一样接受政府管制和一大堆条例,最终才会同样进步。他反问,欧洲一些进步国家承认大麻合法、性开放、支持多元成家,马来西亚是不是都要学?

在他看来,新政府似乎以为管制就是好好管理国家,禁烟便是一例。但他认为,不应该把所有人同化,而应该各得其所,允许不同价值观的人过他们想过的生活。“不一定要等到经济好转才会快乐,有些人真的只是有口烟吸,有口酒喝就很快乐了。”人们则似乎太想管人,禁烟就像夹着政府的法令管别人,“我是为你好,你不应该吸烟,也不应该害到我。”

“一个国家要管制社会和人民,所以要禁。”庄若随口说出几项,例如禁止同性恋;秦始皇焚书坑儒,禁书是要禁止思想传播;同样的,中国政府禁止维基百科和谷歌,是不想人民受其他文化影响。所谓的“为你好”,其实是当政者为自己好,要一个国家的人民乖乖地依照当政者的方式做好公民。

“难道不吸烟的都是好公民?‘好’的定义不同,而吸不吸烟是人的生活嗜好不同。”

优越感也会成为一种野蛮

庄若对禁烟令的看法,在很多人眼中可能觉得夸大了。但他直认,把禁烟这件小事放大来看,的确与人权、民主、自由相关。他心目中的理想社会应该是和而不同,同中取异。(据他所说,崇尚自由的心态是学生时期喜欢阅读《学生周报》开始,渐渐受到影响。)

他又想起一个例子,当时新加坡电影分级刚新增R(A)级(现为R21),即一刀不剪。他常去新加坡看戏,发现很多安哥入场,电影放映中听到很多塑料袋沙沙声,原来那些安哥边看戏边手淫。当时有时评人撰文反对R(A)制,认为艺术不应该有裸体和色情。可是,新加坡政府后来公布报告,R(A)推行以来国内性侵案件不增也不减,可见R(A)制和性侵事件没有直接关系。

访谈中他强调几次,人们尤其华人常有“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精神,大家要服从规矩,众志成城,成为一体。于是,倾向法制,用各种各样的管制、罚款来禁止所谓不当的事。“我认为这是心理上的强迫症,强迫地想要秩序,世界会因此变好,而且人民习惯受管制,也愿意接受。”

说到最后,庄若想把禁烟这事拉高一点来看:大家都要快乐,但不是照同一个方式快乐,不是所有人都要过同样的生活。他一再提倡,和而不同的社会才会比较快乐。这与他的处事态度相符,只要不伤害到别人,什么事都是我的自由。

“反烟的人太过暴力,把烟民都标签成野蛮,然而他们没想到自己的优越感也是一种野蛮。”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苏思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