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3 07:50:00  2067178
黄子豪.“送中”过后的中港台关系
花旗物语


这几天来,最刷屏的国际新闻,非香港“送中”百万人游行莫属。“送中”游行,是“反修改《逃犯条列》”的昵称。香港政府出于防止香港成为逃犯避风港的目的,修改《逃犯条例》,但这个举动普遍引发香港人的担忧。因为人们担心,允许将犯罪嫌疑人送往中国内地,将加速北京对香港施加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并让香港本地人受中央政府随心所欲的管制。这就是“送中”──遣送回中国,这个说法的由来。

这个条例是否符合国际逃犯遣返的法律标准,笔者无法给出一个实质的结论。从表面上看来,特区政府修法可以堵塞法律漏洞,让逃犯,尤其来自大中华其他地区的无法再以香港作为藏匿点。对于中国大陆来说,一旦修法完成,那么对于潜逃到香港,或者借助香港转口出逃欧美澳国家的大陆经济罪犯就会有无形的阻吓。但对香港市民来说,这种模糊掉中国和香港的司法权力、执法界限的法律更动,却实质地影响了香港社会的法治和自由。

从宏观角度来看,中国大陆名义上的立法机构全国人大的委员长吴邦国曾经公开表明中国不会实行三权分立,这就和香港长久引以为傲的独立司法系统有巨大的落差。这两种水火不容的系统,现在却被修改过后的《逃犯条例》强行挂钩在一起。

香港市民对这个修法有多愤慨?香港常住人口大约800万,而上街的群众达百万之众,大约每8个香港人就有1个人上街示威。这种滔天民意,在一个民主体制的政府眼里,绝对不能等闲视之。但在香港特首和立法议会眼里,几乎不值一哂。个中原因很简单,香港特首并不是全民普选,而是由一个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投票选出。这1200人的小圈子,分4个功能界别选出各300人,分别是工商金融界、劳工社服界、专业学术界;及立法议员、香港人大代表、政协组成的政界。由于香港企业、政界和执政当局的关系纵横交错,这就形成超过半数、拥有最后决定权的“建制派党团”;然后通过这个党团,选举出来符合执政当局意愿的人选。这也被香港人戏称为“阿爷吹鸡,全部跪低”。

6月12日,香港立法会二读修改《逃犯条例》,中环政府办公地点外马路再次被万人占领,重现2014的占领运动。而香港特首和立法会并没有展现聆听民意,押后修改法令的意图。这就加剧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不信任。事情演变至这种情况,只怕中央政府也会迁怒林郑把好好的牌局打坏。未来的立法会选举,建制派只怕无法再次控制直选界别的多数议席。如此折叠下来,如果各方和民意的对峙加剧,未来“一国两制”破局之可能性绝对存在。

至于台湾方面,修改《逃犯条例》等于给酝酿中的台湾总统选举投下了大把的火药。中国大陆今年2月对台湾人民喊话,呼吁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丰富和平统一实践,并谓“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实现国家统一的最佳方式,此时此刻看来,这个举动对台湾人民不止没有达到统战、安抚、鼓励的目的,反而在“送中”事件的前提下看来格外讽刺。台湾民进党无疑也拿到了选战的终极武器。国民党无论是郭台铭,或者是“韩流”汹涌的韩国瑜,势必在总统选战中陷入苦战。

作者 : 黄子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