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3 08:10:00  2067180
宋明家.我们不要星宿派大学校长
微隐于学


教长马智礼胡扯“先确保因不懂中文求职失败的事不再发生,再来讨论预科班固打制问题”,这种逻辑混乱、理据低级的言论,伤透我的心,极度。

更撕烂我已经伤痕累累的伤心的是,一个又一个公立大学校长(一共9位,加上一位副校长)站出来力挺教长,称赞教长的言论。

撕烂我的伤心的理由有1000个,以下略述其中5个:

(1)缺乏学者风范:

长久以来,身为学者的大学校长们从没树立一个良好学者模范,无法教育学术人员、学生和民众新观念;更多时候,他们对执政党的唯唯诺诺,尝试驯服民众,发表支持政府言论的小丑行为,没有为下一辈立下良好榜样。

他们不只自我服从于官方说辞,讨好上司(教长),更习惯于服从旧有社会规范,不懂得为社会福利提倡“范式转换”(paradigm shift,新思维思角转向)。最近的例子,包括了《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和《罗马规约》等议题选择噤声、独善其身的做法。

(2)行政和财务管理不当:

2019年5月,某公立大学职员在网上匿名指摘该大学校长疏于职守的诸多罪名,包括校内外许多计划的虎头蛇尾、没出席或发表公共讲演论坛、花费数百万购买操作不良的电子系统、浪费和滥用大学资源等等。

公共帐目委员会前主席诺加兹兰也曾揶揄公立大学管理者“太过聪明,管不好财物”;2014年总稽查司报告说,出现行政和财物管理弊端的大学包括马大、砂大、玛拉工大、理大、国防大学以及工大(引2015年6月22日《星洲日报》报道)。

2016年12月《Asian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期刊的论文,证明公立大学在管理政府拨予的营运开销款项上,效率极低。该研究显示:如果马大、玛拉工大和北大都能像澳洲蒙纳士大学或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营运表现一样好,那这3所公立大学就可以分别增加约47%、70%和73%的收入。

(3)高教学术成果不如人意:

2019年3月,世界21大学联盟(简称U21)《全球高等教育系统实力排行榜》(U21 Ranking of 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 Systems)报告里的摘要提到:比较全球50个国家,2018年4个研究开销增加率最高的国家是马来西亚、泰国、斯洛伐克和中国。

该报告指出,大马在“资源输入”(高等教育领域获取的公款百分比)指标排名17,比泰国(49)、斯洛伐克(20)、中国(42)、伊朗、巴西、保加利亚、克罗地亚、希腊、以及其他科技强国(德国、韩国、纽西兰、以色列、日本、台湾)的排名都更好。

问题在于“学术成果”(评比指标包括科研成果、研究人员数目、国内最佳大学的素质、毕业生就业率等)方面:我国排名45,比以上这些国家还差,也比我国2014和2016年的第39和42名来得更差,显示国家整体学术表现逐年节节败退!

(4)盲目跟从世界大学排名指标:

公立大学管理层为鼓催(强调研究指标的QS和THE)世界大学排名,把原可使用于提升整体大学水准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浪费在讨好“研究指标”的地方,最终赔上了教学素质和业界评价,同时也无助于长远科研水平的提升。

这种揠苗助长的急躁毛病,在其他国家大学屡见不鲜;但对大马这科技小国来说,这却是加速学术和研究腐败的做法。如果大学校长们有智慧、有远见,不可能看不出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大学排名玩意的弊病。

(5)无法加强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专业领域发展:

这和第4点有关。大学的短视策略,使国家科技相关领域一直处在抄袭和模仿的低下境界,无法创新技术驱动国家经济发展;同时,第1点提及的“不敢挑战旧有规范”,也禁锢了社会和民众的思维,无法提倡大学研究员的高思维风气,在环球化激烈市场竞争里,往往失去先机。

纵观以上5点伤心,惟有《天龙八部》的星宿派门人,敢与大学校长们媲美。

星宿派有一门“化功大法”,非常厉害,长年毒化纳税人交缴的血汗钱;星宿派更厉害的功夫是吹牛、厚颜和拍马。

星宿派掌门人星宿老仙最爱听门人歌功颂德、谄谀之言,经典肉麻话包括“星宿老仙,法力无边,一统江湖,寿与天齐”。

学界为什么会有这种“星宿老仙乱象”出现?

2018年8月1日Kinitv的新闻报道,很可能就提供了线索:

“巫统前高教部长质疑教育部向大学校长(国阵时期的政治委任)施压,如不支持希盟就辞职”、“教长马智礼表示他只是提醒他们如果无法落实改革就辞职,免受对付”。

于是乎,锣鼓铙钹、哨呐喇叭声中,谀词如潮,响彻云霄。

作者 : 宋明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