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3 07:30:00  2067183
李勇翔.中上群体对贫穷者的傲慢
异翔天开

日前有一名读者来信星洲,讲述自己工作20多年,至今没有任何积蓄。每当有储蓄的念头时,却又因家里有事而作罢,让她担忧年老无依,引起不少网民的共鸣。

她的遭遇绝不是孤例。根据国库控股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家庭状况》报告,B40收入群体的家庭在扣除开销后,平均每月只剩76令吉,维持现状已不容易,一旦有成员生重病或有重大变故就足以冲垮生活,更遑论为日后退休的生活作准备。

然而社会上部分声音对这些群体并不宽容。有者认为这些群体的贫穷是因为他们懒惰不思进取,也有人认为他们不懂得理财和随意挥霍是他们贫穷的原因。这些理由放在一些人身上或许适用,但如果是一个大群体同时出现同样的问题,或许要从大环境上找答案了。

国家银行在3月曾发布报告,提到大马员工在薪酬方面被雇主亏待。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数据是大学毕业生在2010年的平均薪酬为1992令吉,来到2018年却下跌至1983令吉。考虑到通膨等因素,大学毕业生的身价无疑比过去低了不少,身上的负担却越来越重。质疑新世代不争气的人更像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忽略家境和大环境对个人前程的影响。

事实上,社会上的所谓成功人士不全然是靠自己的努力,更多是有家境背后撑腰。以中国“国民老公”王思聪为例,如果他不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的独生子,他会有今日的风光吗?说到底社会大多数人是笑贫不笑娼,只要王思聪有钱,没有人会说他“啃老”。大部分富人只要资产累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靠财富带来的被动收入一生无忧,甚至聘请社会精英来帮他们赚钱,劳动带来的收入对他们来说是微乎其微。

正如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所说的,“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有一个首富的老爹,但也没有人活该因贫穷被他人贬低。如果做不到雪中送炭,也请不要落井下石,污蔑底下群体的人格,搞不好哪天人工智能和机器自动化大规模取代人手时,大家都沦为天下沦落人了。

作者 : 李勇翔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