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7 15:37:15  2069071
“百变大妗”挨出春天
有故事的人


1589GHL20196151511153346175.JPG


叶铭君.36岁.雪州人.连锁寿司店门市经理/大妗姐/晚宴司仪


身边每一个人都造就现在的我……坏的,让我成长;好的,可能是以前积累的福气。如果没有妈妈的教导、外婆的影响、师父的提拔、亲友的帮忙、同事的配合,我无法撑到现在,也不会那么开朗。


丈夫生意失败后,就一直放不下身段找工作,甚至还不让我外出打工。那个时候,两人经常吵架,我甚至患上忧郁症,必须吃药控制。


我一直无法向人倾述家里的问题,还曾压力到割脉,甚至拿起刀子,想捅死睡在身旁的孩子们。当时也真的在手腕上划了一刀,又带着剪刀到医院治疗。


后来,婶婶鼓励我靠自己的力量对抗病情,我继而决定出外打工,咬牙应付生活;因此,结婚第七年,我做了人生第一份工作,担下一家8口的生计。那时家婆和丈夫的不谅解,让我只敢躲在厕所偷哭。


9年来,我辗转在多间连锁餐饮店工作,从中磨练出社交和说话技巧。其实,从小跟着做大妗姐的外婆,也让我对这门行业充满好奇;约7年前,我拜师“三号妈咪”林峰山,踏入大妗姐的行列。


我原本发展副业只想增加收入,后来却希望能将传达正确的传统和习俗知识。工作时,我会准备气球、糖果、纸巾、毛巾和扇子,方便伴郎伴娘能为新人搧风、抹汗。


我热爱欢笑,也能玩得很开,早上我是个传统的大妗,晚上则会以不同的装扮亮相,透过与宾客跳舞唱歌,炒热婚宴气氛,所以我也有“百变大妗”的称号。


因为身兼多职,我偶尔必须带着行李上班,下班后就赶搭巴士到外坡工作,隔天再匆匆赶回来,而所赚的钱都用在家里,有时累得很崩溃……


欣慰的是,我的丈夫终于醒悟,在一年多前开始外出工作,我到外地工作也有他亲自载送。丈夫的改变,连朋友都笑我“挨出春天”,我不求他变得温柔,只希望他能稳定工作,好好照顾孩子和家婆。

1589GHL20196151511143346174.jpg
开朗外向的叶铭君(左)能玩得很开,落力炒热婚礼气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