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9 10:52:00  2070216
从没想过与潘源良结婚.李丽珍终放下感情包袱
星人物

李丽珍朋友少,和家人的关系不俗,妹妹做地产,父母六十多岁退休,“我一直希望他们生活得好。”她对家人也是有耐性,很少发脾气,“不过妈妈有时重复讲了三十次的说话,我也会讲她。”


对于阿珍的人生故事,就算家人知道她不开心,也从来不会在她面前问长问短,也不会特别的开解她,“他们不会在我的伤口中撒盐。也知道我从小到大不听人讲,所以俗语都有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阿珍不是物质主义的人,不会一切以金钱行头,在她那个年代,只要她识得赚到钱就置业,她现今肯定过得很丰裕及有滋有味,“我的人生真的没有计划,我常常认为天会照顾我,一定饿唔死。”十六岁开始拍戏,而她一直没有很用心,总是以为拍戏是过渡,“我的心态一向不当自己是这一行。”


2016及2019年,她甚至有半退休的心态,那时她美其名是陪女儿在温哥华读书,“女儿上学后,我就一个人周围去,漫无目的搭巴士,无忧无虑。”


可是生活上的沉闷,让一向没有计划的阿珍,因为空闲时间多,她开始盘算自己及女儿的未来。她在想:“如果我不死,我手上的钱可以用到几时?钱未必够用。”她完全不懂得计这条数,她还要为女儿着想。“我要预算给女儿。尤其是她大学毕业,一开始不会赚很多钱。”所以她才决定又出来拍戏。


许倚榕中三已去了加拿大读书,先后停留了七年,四月毕业后,她已打算不再升学,她说已经读够了,宁愿赶快找工作,首先会尝试网购的生意。


李丽珍与潘源良四度离合;直至去年潘源良在多伦多结婚,与阿珍长达十年的爱情,终于缘尽。



在感情方面,李丽珍和潘源良四分四合,待对方一声不响在多伦多结了婚,这段长达十年的爱情,终于缘尽。李丽珍对等到的结果非常的突然,她面对我时,忽然问一句:“要结婚咩?”原来她拍拖归拍拖,从来没有考虑过婚姻,“又不是没有结过。”所有发生的事,她说与女儿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


两人分合四次,总是有意见相左的时候,对方喜欢写诗或者煮东西,而阿珍自己画画时,也不会要求对方陪她。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一切都随缘而定。经过调息,阿珍不开心的情绪也平静下来。一直以来,李丽珍桃花缘旺,可惜都是烂桃花居多,“是我不好,不要赖别人啦!对方突然走了当然不开心,现我放下了,不放低都不能啦!”


她不否认自己有情绪病,一直有吃药。“去年尾我开始停药,因为吃药后人比较发胖,肥到一百二十多磅。”为了控制体重,她开始隔日食,然后减药及停药,医生才知道她剩下很多药。抑郁症容易令患者钻牛角尖,容易流眼泪,她也曾度过以泪洗面的日子。现在情况已好多了,何况她根本还有理智的一面,心情不好,想放弃自己时,她又会同自己讲,“我唔死得,我个女会好伤心,我屋企人都会伤心,我肯定不能死。”


她也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会在孩子的面前哭,还会告诉女儿,妈妈很快就没事。“女儿也好本事,她可以很快就让到我开心。她又好像是个爱情专家,替我分析,让我心情好过些。”阿珍承认自己其实几情绪化,未必人人忍受他,“我有时发脾气没有理会别人的感受,一发就发,现在都会想一想才发脾气。”


她感觉自己比以前积极得多,从现在开始,她决定寄情于工作,“我开工见到饭盒就好开心,尤其喜欢吃叉烧饭。对着镜头好像什么都忘记了,工作有疗愈的作用,让我全情投入。画画都可以,平时我钟意画人像。”只要动笔绘昼,李丽珍可以浸淫其中,几天几夜没离家半步。



(香港明周)


--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