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3 07:00:00  2071438
许雪翠/恐龙,一直都是童书和电影里的恒久主题!
家庭生活


宫西达也被绘本雨林协会邀请来马为绘本读者说故事。



在恐龙世界里,巨无霸般存在的霸王龙算是最凶悍的王者了,体积小一点的温驯恐龙,避之唯恐不及!但在日本绘本大师宫西达也笔下,霸王龙那不为人知的温柔面被细腻勾勒,感动了无数的大小读者!

从《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我是霸王龙》、《你真好》、《永远永远爱你》、《我爱你》等恐龙系列,62岁的宫西达也奠定了他的绘本作家地位。1970年出版第一本绘本后,至今作品已超过65本,销量过万册,他除了巡回全日本,还到中国、韩国和美国各地讲演,积极推动绘本阅读文化!

宫西达也在马来西亚雪隆绘本雨林协会邀请下,于6月莅临大马,在本地绘本爱好者群中引发了不小的追星潮,购票亲睹大师风范,演讲后的签书会更是大排长龙!宫西达也深谙说故事技巧,没有冷场,大家都深深被大师说的故事吸引住,尽管都是熟悉不过的、他的绘本故事了!



活动一:宫西达也绘本说故事

日期:6月8日(星期六)

地点:精英大学沙亚南校园

除了很会画,宫西达也原来也是说故事达人!他先简介了自己演讲过的地方,也介绍了自己的家乡,那是一个从家里就能看见富士山的地方。“我真的就住在富士山旁边喔!”幽默风趣的语调,即使中间隔了翻译员,观众仍能感受到他的热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像62岁呢!

他现场声文并茂给大家朗读了自己的绘本《嗨!》、《妈妈的奶》、《一二三大野狼》、《跟屁虫》和《妈妈看我》。尤其是当他大声问:“有谁喜欢妈妈的奶吗?我也很喜欢妈妈的奶!”现场爆笑了。

宫西达也接着说:“有一次我到东京小学演讲,当我说要开始读咯,前排有个小男生说,叔叔你好色!我就跟他说,这不是色,觉得妈妈的奶是色的人才是色的!妈妈的奶真的是非常棒的!然后我就很严肃的跟大家说,在座的各位,你们都是喝妈妈的奶才长成这么强壮的孩子的!

“这时后面有一个小男孩站起来了,我是喝奶粉长大的!但是大家基本都在医院出生的,医生接生后就会将婴儿放在妈妈胸前,所以无论是谁,至少有一次是喝过妈妈的奶的!妈妈的初乳是可提高免疫力的珍贵的礼物。”

放下手机来回应孩子吧

除了《妈妈的奶》,《妈妈,看我》也很让在场的父母深思。宫西达也希望通过这本绘本提醒在座的观众,要及时放下手机,多多关注幼小的孩子,当孩子拉着你的衣角说:“妈妈(爸爸),看我!”时,要能放下手机或手边的事给孩子们回应,哪怕是简短的回应都能满足他们,会因你的关注而高兴。

孩子需要你的关心和照料才能很好的成长起来!请多拨时间给孩子们读绘本吧!不要再用手机或iPad打发他们了!宫西达也语重心长的给现场年轻的妈妈们说。他说他并没有很炫的精明手机,也不会老刷手机,陪伴的素质时间是很重要的。

宫西达也不止一次说过:“用绘本讲故事,最主要目的是让孩子能坐在爸妈的膝上,享受亲子交流的温馨。读绘本时,孩子会感觉到:爸爸的声音好温和,妈妈的身上有好闻的味道……正因为这样,读绘本的孩子会是快乐的。”

宫西达也用“身教”示范了绘本和说故事的魅力,能安静坐着听他幽默风趣地说绘本故事,也是幸福和快乐的时光!


活动二:与宫西达也一起画恐龙

日期:6月9日(星期日)

孩子们以“陆地”和“海洋”两大主题分组活动,在义工们的引导下合作彩绘、剪贴并完成巨型恐龙世界!看孩子们驾轻就熟的在纸皮上画出“霸王龙”系列里的主角,就可窥见他们对恐龙绘本的熟悉程度了!

亲切的恐龙爷爷更是绕场引导,时而摸摸孩子的头以示嘉许,时而拿起剪刀帮忙剪裁。有小孩因为看见自己心爱的恐龙画作被爷爷剪了而扁嘴以示抗议,直嚷:“不要剪我的!”妈妈在旁哭笑不得忙着安抚,恐龙爷爷则显得有点尴尬又觉得实在有趣,被小小孩的反应逗乐,也跟着孩子的妈用日语安慰起来,场面温馨。

别小看孩子们在纸皮上稚嫰的画作,当全部拼贴在一起时,成品就非常有气势了!孩子们的童真汇集成河川、成平原、成美丽的世界!


仍有热情 不放弃创作

这是本刊特约记者跟宫西达也进行的专访:

问:如何到了62岁,还能在台上保持说故事的热情,在创作路上又如何保持热忱?

答:结束以后还是会累的,你也明白的吧?(笑)年岁渐长以后,还是会累的,但看到现场观众这么热情、反馈这么好,我也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欢乐,所以就拼全力了!但因为还是会累,所以会考虑逐步减少演讲工作量。至于创作的热情嘛,不减!只是预计会慢慢减产。

问:成名后如何平衡原创初心跟市场考量?

答:我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路线去创作,也许不再像年轻时那么有热情,但我是不会去迎合市场的。

问:作为一个育有6个孩子的亲子绘本创作者,能否分享亲子教养心得?

答:虽然我是绘本作家,但生活中跟一般父亲没两样。工作是工作,回到家庭里我还是扮演一个普通的父亲角色。

我育有4男2女,老大今年已经35岁,最小的也高中三年级了。孩子们在叛逆期也试过用很难听的话骂妈妈、对父母表现冷漠等,但作为父母要冷静,不能跟孩子一般见识和角度,去对峙和冲撞。切忌以牙还牙、以暴治暴。

反抗期嘛大家都有过,你有过,我也有过,所以都能加以理解。虽然心里会有点难过,但是会理解且稍微忍耐一下,采取主动态度跟孩子沟通。反叛期过了以后,现在我跟孩子们的关系很好,以前的事情现在都能很开怀的说出来了。

问:早前日本发生父亲杀死儿子惊人个案,针对啃老族等日本当今的社会问题,您会否通过绘本创作来表达关心?

答:会。绘画于我而言是日记般的创作记录。每每发生类似的社会案件,诸如他杀、自杀或霸凌事件等时,我都会想要通过创作去表达想法。我想,最关键的4个字是“不能放弃”。我曾创作过一黑一白两本讨论生命教育的绘本,一本是《死神先生I——千万别放弃》,一本是《死神先生II——要幸福的活着》,通过直面死亡来表达生命的可贵。

我想这些案件的发生,都是有了“生命是无所谓”的想法,像随机杀人事件,都是因为意识不到生命是如此可贵的。也许他们小时候并没有机会接触到通过绘本所表达的,关于热爱生命的熏陶。生命真的是很可贵的,它只有一次。无论年长还是年轻,大家的生命价值都是一样的。

问:予您,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答:人活着,就是为了追求幸福。


吴国强·雪隆绘本雨林协会主席

远赴日本,拜访考察

今年是绘本雨林协会成立10周年,恰好我们跟中国蒲蒲兰出版社社长石川郁子有联系,就想说周年庆活动有没有可能邀请到日本插画家来马演讲。理事们在去年3月开展了日本绘本之旅,拜访了美术馆、绘本书店,当然也造访了宫西达也工作室。

宫西达也的强项是通过绘本带出童真,此次活动主题就定为“绘本的童与真”。宫西达也曾透露,三十多年前创作时,根本没想过有一天会有马来西亚的人来到日本,请他到来演讲!

虽然小遗憾是这次报名反应不如预期,但感恩各方因缘,活动总算圆满完成,我们也在现场感染了宫西达也的热忱。最大的惊喜是随团来的中国翻译员搭档非常棒,跟作家的默契很好,解决了我们担忧的翻译问题。

10年走来不容易。过去绘本在这里只是小众市场,现在总算接受度提升了。未来,我们会更积极推动亲子共读,同时会到偏远的乡镇给孩子说绘本故事、教家长说故事技巧、办国际故事节、推动本地绘本出版等, 让绘本阅读在本土开出美丽的花朵!


参加者

陈志雄·技术人员(39岁)

感受小孩,内心世界

见到作者本人感觉很真实,对作品的印象会更深刻。宫西达也的绘本让我重新感受小孩的内心世界,同时也回忆起小时候在吉打亚罗士打乡下度过的童年。通过绘本,我们也能引导孩子纠正错误。

我是会给孩子读绘本的严父,但孩子都很黏我,也许这跟亲子共读建立起的亲密关系有关。当父亲最大的挑战,是学习去理解孩子,毕竟小孩的内心世界跟成人不一样,他们有自己的感受、想法和情绪,所以要思考如何去引导他们。

今天很高兴我们能带着两个孩子前来参加活动,度过了有品质的亲子时光。


韩美凤·芙蓉社区人文共享空间执行长

与作者互动,难得又难忘

我最先是从《好饿的小蛇》接触到宫西达也,但真正留意起他来,还是恐龙系列。我给孩子读恐龙系列,发现小朋友也能被温暖的故事情节打动,后来陆续收藏了他的一系列的书。

接触后发现,宫西达也风趣、幽默又开朗,跟作品其实蛮吻合。美中不足的也许是时间太短,无法透过活动更深一层的了解他作品背后的创作思想。比如恐龙系列里经常出现的红果子,我想知道它的含义,但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但他说红果子已成了大学学术研究题材,这让我很赞叹,日本人做学问的精神很叫人佩服。

至于亲子美劳活动,要在两小时内让3到8岁这么跨年龄层的小孩共同完成作品,是蛮挑战的。很多小孩都能画出栩栩如生的恐龙系列里的恐龙,表示父母也都让他们读过,而那也是他们热爱的作品。先看书再认识作者,然后近距离跟作者互动,这也是个很难得又难忘的体验!




采访手记

手记绘本播下善的种子

恐龙系列总会让人酸着鼻子红着眼眶一读再读。我从前就在想,是怎样的一个作者啊!那些复杂的人性、家庭跟社会议题,他总是能恰到好处的,通过文字与线条铺陈,既不夸张也不藏匿,轻巧撞击人心最柔软的部分。

能近距离访问作者,听他精彩演讲,关于“作者究竟是怎样的人啊”于是就有了答案!随团前来的中国翻译员王嘉敏是留日美术研究生,她说认识宫西达也以后发现他不只是风趣幽默,还是“有想法的人”。是啊!虽然那些故事线的铺陈看起来都不经意,但其实都有留伏笔,肯定也经过思考与构思的,有想法的创作者才走得远,才走得进读者心里。

两天的活动,除了看见作家粉丝见面的热情,还有雪隆绘本雨林协会工委推动本地绘本阅读风气的决心,他们的努力令人动容。

绘本真的不只是“童书”,绘本也能让我们大人拿各自迂回的人生历练相印,然后产生冲击与共鸣。如果真要说,读绘本有什么“用”?我想宫西达也说过的这句话是其中最好的回答:“希望孩子们能通过绘本读到不一样的东西,让他们记得有一些小小的善,以后面对凶险、黑暗的时候,心里仍然有光明的东西,不会丧失希望。

1956年生于日本静冈县的宫西达也(Miyanishi,Tatsuya),毕业于日本大学艺术学部美术学科,从事人偶剧的舞台美术、平面设计工作后,开始创作绘本。他以《今天运气多好》获得了讲谈社出版文化奖绘本奖。


采访

手记绘本播下善的种子

恐龙系列总会让人酸着鼻子红着眼眶一读再读。我从前就在想,是怎样的一个作者啊!那些复杂的人性、家庭跟社会议题,他总是能恰到好处的,通过文字与线条铺陈,既不夸张也不藏匿,轻巧撞击人心最柔软的部分。

能近距离访问作者,听他精彩演讲,关于“作者究竟是怎样的人啊”于是就有了答案!随团前来的中国翻译员王嘉敏是留日美术研究生,她说认识宫西达也以后发现他不只是风趣幽默,还是“有想法的人”。是啊!虽然那些故事线的铺陈看起来都不经意,但其实都有留伏笔,肯定也经过思考与构思的,有想法的创作者才走得远,才走得进读者心里。

两天的活动,除了看见作家粉丝见面的热情,还有雪隆绘本雨林协会工委推动本地绘本阅读风气的决心,他们的努力令人动容。

绘本真的不只是“童书”,绘本也能让我们大人拿各自迂回的人生历练相印,然后产生冲击与共鸣。如果真要说,读绘本有什么“用”?我想宫西达也说过的这句话是其中最好的回答:“希望孩子们能通过绘本读到不一样的东西,让他们记得有一些小小的善,以后面对凶险、黑暗的时候,心里仍然有光明的东西,不会丧失希望。

1956年生于日本静冈县的宫西达也(Miyanishi,Tatsuya),毕业于日本大学艺术学部美术学科,从事人偶剧的舞台美术、平面设计工作后,开始创作绘本。他以《今天运气多好》获得了讲谈社出版文化奖绘本奖。

作者 : 报本刊特约 许雪翠(文)、本报 林毅钲、主办单位提供(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