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4 07:00:00  2071544
陈头头/《Think of Me》后中年的死而复生
放映室

2845CFL2019-06-2115611029969933474304.jpg从欧洲到好莱坞,从金棕榈到美国商业大片,即便不看各种统计数据,观众目光所及,也了然于心,电影导演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种族比例自然也以白人居多。所以攸关白人男性中年生命体悟的电影,也如刮风下雨一样日常(较之中年女性生命境况的题材),而其中自导自演的“白男人中年危机”电影,也不在少数。

视死如归的暴走

匈牙利电影《Think of Me》(Gondolj rám)也是,中年丰足的人生突然逢遭癌症的打击,是导演自编自导自演的喜剧。但不同于典型白男人中年危机电影,主角没有在偶然出现的美女/少女身上找到救赎,也不在公路旅行中找回自我;他病了,自己策划搞砸自己的人生,但他竟然痊愈了,然后狼狈的收拾自己的破摊子。

电影不煽情也不冷调,叨叨絮絮吵吵闹闹也轻轻松松说完一个平凡甚至有点老掉牙的故事,一点幽默一点温暖一点唠叨一点热闹一点焦虑,不过不失,小风小雨的倾诉中年转折和焦虑,没有痛心疾首,也不如主角的皱纹深刻,但也有浅淡的刮痕,几滴血泪的漫渗(虽然也是陈俗的议题),也算值得一看的小品。

主角是典型走路有风的人生赢家。医院外科主任,有妻有女有车有房有好兄弟,围绕在身边的都是美女(也或是,他目光所在,都是美女):情人/砲友很美,妻子是中产菁英的知性美,女儿是青春神经质的邻家美,老婆的闺密是丰满骚丽的美,医院里还有年轻的正妹实习生;闲暇时跟医生们组成一个自娱自爽的乐团,动手术时总爱长辈姿态考新人。这样的人生,即便不是高富帅,但职业权威、累积资产、家庭圆满,该有的都有,还比一般人富足,即是常人眼中的人生胜利组。

是以越是圆满的,所有的小溃漏都是打击,更何况这些圆即将迎来大缺角。所以当主角被诊断患上癌症,没有想着如何修补缺角,倒是老掉牙如俗套偶像剧主角一样,不想死后大家挂念他,决定搞砸人生胜利组的招牌,开始一连串的暴走行径;或也是,早已厌倦中产生活,早想出走舒适圈,却苦无机会,如今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过缺角人生。

于是乎,圆满的拼图一块一块剥离,工作丢了、婚姻离了、情人走了、朋友散了,人生赢家流落街头,沦落贫困的旧公寓跟穷人混在一起过着鲁蛇生活,大雪纷飞的日子病恹恹,偶尔还喷一两滴血;他离全世界而去,在死神的周遭踱步,电影至此,观众以为煽情曲开始悲鸣,没想到还有嘲弄的转折。当主角看似注定孤独老死,老天却把千万分之一的奇迹眷顾给了他,没吃药没治疗,最后竟然痊愈了。

2845CFL2019-06-2115611029970253474305.jpg

覆水难收的新生

这是电影最加分的转折,命运先让你以为自己快死了,所以义无反顾的豁出去,以不想让人挂念的伟大借口,为压抑的生活出一口气,横越道德的界线,反正好死坏死都得死,自怜自艾加一点自私自爽,也算死前的一声叹息;但老天让你搞砸了人生却又让你重获新生,之前义无反顾的跟旧生活决裂,而今重生还能健康活下来,但这些烂摊子该如何收拾?

从优越的白男人到失意的流浪汉,地心引力总让万物坠落,一落千丈很容易,往上攀爬得穷尽毕生之力,所以他回头讨妻子欢心,却是更笃定的分离;回头探望送入养老院的母亲,却发现母亲病入膏肓,连自己儿子都忘了;职场物换星移,情人有了新欢,岗位有了新人。一切百废待兴,所幸还有女儿的挂念。女儿总在大伙吵成一团的时候掩耳尖叫,当众叛亲离的他在电话里头跟女儿一起大喊大叫,是晦气人生的大声呐喊,也是亲情的温暖呼喊。

四散的拼图永远缺角,后中年的人生重新起步,会是踉跄的举步维艰,还是豁然开朗的放下?导演没有给出答案,András Kern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哥儿们的舞台现场,大伙正荒腔走调的唱着观众皱眉的歌,他一跃而上,抢过麦克风,唱了自己想唱的歌。此时彼时,林间扬起一阵风,落花碎絮纷纷落下,落在观众畅笑光亮的脸上,落在舞台一群中年大叔的身上,而此时阳光正好,大家都笑了。

或许这就是导演的答案,后中年新生,大叔呢喃唱着〈想想我〉,风正好,阳光正好,歌声正好,有没有答案也不重要了。

2845CFL2019-06-2115611029972283474307.jpg

2845CFL2019-06-2115611029970253474306.jpg




作者 : 陈头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