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1 16:35:10  2071619
文学是所有孤独患者的避难所
女人与书

本书开始预购时,一位性格开朗的业务员跑来向我买书。“请帮我订一本。”他腼腆恳求。我本以为他会偏好“如何成为销售王”这类题材,啊,他怎么会喜欢这样的题材呢?我纳闷。

翻开书,开始阅读里头几篇小故事,才明白过来——原来再健谈、擅长交际的人也会有孤独的时候。挤地铁的上班族、在街上找流浪猫取暖的孤独男、喜欢种花的单身狗、到水里聼自己心跳声的女孩……他们的生活经验有许多部分与我重叠。

作者农夫是一位低调的插画家,远离城市的他在霹雳州过上简单趋近无趣的生活,并且缓慢地让情感、诗意与美这些想法小心轻放在恬静的文图里。对凡事要求“快狠准”的商业社会来说,他的缓慢与诗意可算是体现了一位作家对速食时代的抵抗。

因此,当有人说“孤独造就文学”的时候,我可以充分理解这番话背后涵盖的疏离感,就像太宰治在写《人间失格》的时候,他是绝对孤独的,我猜。从文字中看到主人公用生命煎熬孤独,我不得不惊呼:“哇,居然有这么孤独的人!”而那同时,我不仅松了口气,然后心甘情愿地回到原本干涸的生活,低头俯拾被我遗漏的美好。

或许,我们所理解的“孤独”不应该是贬义词。孤独感会驱使人与人联系、重拾旧情谊、到Woody Allen的电影里寻找快乐,聼《Space Captain》并重复唱着: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然后安慰自己:其实我们都同样走在相拥取暖的路上。

【书籍简介】这一本专为孤独而写的《孤独症》,收录了农夫超过100幅细腻插画,透过8个故事和20篇孤独手帖,精准捕捉住一个个孤寂的霎那,让你能在故事中看见自己。


作者 : 谢敏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