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5 07:00:00  2071896
无人机飞出一片蓝天·Poladrone创办人庄君旭把热情变黄金
后生可为

23岁的小伙子,独自带着一架无人机、一架手提电脑和一张共享办公室的桌子,走上创业的征途。5万令吉的创业资本,不算多也不少,他边学边做,不停的摸索与改良,寻找优秀的队友加入团队,一步步扩大他的事业版图。


去年,他入选“2019年福布斯亚洲版30位30岁以下精英”,名字擦亮起来。他用实事证明,迷上无人机的热情,也能变黄金。所以,谁说兴趣和梦想不能当饭吃?


0034NSH20196171835153394748.jpg
无人机可以监控农作物的实际情况,提高收成。



庄君旭来自吉隆坡,14岁时随同父母到墨尔本生活,在那里的兴趣班爱上了无人机,最喜欢和同伴动手装置和改装无人机,参加和无人机有关的种种比赛。升上大学选修宇航工程系,主修无人机飞控,学会制造无人机。


他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他从小就想做生意,部分是受到经商的父亲影响,也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想打工。掌握无人机的专业知识后,他就打定主意如果要创业,一定是和无人机有关。


2015年回到大马时,他没有马上创业,而是在槟城的英特尔(INTEL)公司当了一年的财务策略分析员,充实了财务管理与金融知识。他负责管理公司研究与开发部门的预算,学会控制产品开发的成本。


一年后,23岁的他坚定知道目标是创业,毅然离开公司。对他而言,想做就要行动,不要想太多,否则会裹足不前。


0034NSH20196171835153394749.jpg
当年公司在初创期,庄君旭(站者)和侯永源(右一)两个人,没有固定办公室,四处“飘泊”,不停参加各类培训课程,边做边学。



独特眼光

利用无人机  更有效管理农地

提起无人机,别人或许只会想到消遣和航拍,但是庄君旭看到的是更多用途:“无人机可以用来喷洒农药,提高大马棕油和农场的效率;为石油公司和电讯塔的输送管与电线检查服务;监测建筑、道路工程的进度等等。”


但是,本地公众对无人机用途缺乏认识,他拿着一架无人机作样本,到处去向有潜能的顾客讲解无人机的好处与用法,却屡败屡试。虽然他的目标很清楚,要靠无人机创业,一开始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我不停和不同领域的老板沟通,了解无人机可以为他们解决什么问题后,发现农业领域的接受度比较块,加上马来西亚对棕油业的重视,于是把主要业务设定在农业这一块,包括建图(mapping)和喷洒农药。”


建图可以让园主掌握园地的地形,协助园主采用适当的栽种法,避免浪费每一寸土地等等。通过无人机拍摄的图片,顾客可以了解油棕园的真实情况,计算出园里共有多少棵树,利用光谱照相机,清楚看到树有没有生病。让顾客控制肥料的用量和油棕果的收成量,园主可以掌控支出成本与收成,大大减少人力的依赖。


他们为顾客编写量身定制的软件,通过无人机,解决顾客的问题。花了半年时间教育顾客后,他终于接到第一单生意。


他从20公顷收取几百块令吉的服务慢慢做起,有了口碑之后,生意逐渐扩大规模,现在2至3万公顷,平均一单生意数十万,甚至过百万令吉。他的团队已有二十多人,最小的年仅19岁,最年长的30岁,大部分是宇航及数据工程师,也是无人机的粉丝,名副其实的“后生可为”。目前,国内领先的棕油公司和许多大企业都是他们的顾客。


庄君旭26岁就当了3年的老板,靠的不只胆识,还有别人看不到的视角,把一个大孩子的玩具变成赚钱的玩意儿,也真实演绎了把兴趣与梦想变成生存与生活的真人故事。


0034NSH20196171835163394750.jpg
石油公司也是他们的顾客。




0034NSH20196171835153394747.jpg
因为对无人机的热爱,庄君旭(前排左二)带领Poladrone的这群年轻人攀越一座又一座的事业高峰。


无人机的功能广泛,让他的事业攀上一座又一座的高峰。他的公司在2017年创投大会Echeon Asia 100大Pitch上,获颁评审之选奖。毫无预期下获得福布斯的这份奖项,也为他的事业锦上添花。2017年杪,他拿到在世界无人机市场占70%以上占有率的大疆创新(DJI)的行业代理权,成为大马两个行业代理的其中一家,进一步扩展事业版图。


“因为大疆品牌,顾客对我们更有信心了,帮助我们拿到更多大公司的订单。”


他笑言他们的团队有能力自行生产无人机,但是如果自行生产自家品牌的无人机,品质和价格绝对无法和大疆竞争,所以他们避开和强大竞争对手正面迎战,相反的和对手合作,由对方提供硬体,他们则负责专门提供软件编写,为顾客提供量身定做的解决方案。


“这是非常专业的领域,所以市场的竞争者不到10家。无人机的潜能,可以替绝大部分的行业解决问题,大大减少对人力的依赖。”


他解释,所谓的无人机是无人操控,100%自动化,飞手(drone pilot)是设定好飞行航线和范围。飞手不是专门飞无人机,是专门做航线策划,制定无人机要飞行的地方。


目前其公司有11名飞手,大部分都是工程师。他坦言,现在很多人想当无人机飞手,但关键不是你飞得好与否,而是看你会不会策划、要怎么飞、飞了以后怎么使用软件处理拍好的照片。


结合高科技、节省能源与人力的大趋势,他相信无人机在解决行业问题这个领域上,绝对可以走得更远。


0034NSH20196171835143394746.JPG
这批同是无人机爱好者的同伴,撑起马来西亚无人机的一片天。



慧眼识英雄

主动钦点工作伙伴

第一个伙伴,庄君旭是在无人机大赛上找到的。


0034NSH20196171835143394745.jpg
庄君旭(右)在无人机比赛发掘侯永源以后,两人并肩开拓Poladrone的无人机事业,期许用无人机科技提高各行业的效率。



同样是热爱无人机的26岁理科大学宇航系毕业生侯永源,当年在无人机比赛上被庄君旭发掘,邀请他加入当时他单打孤斗的一人公司,成为科技总监。两个人当时在槟城的共享办公室“流浪”了一年,才有了固定的办公室。如今,他们在赛城靠岸设立了“基地”。


虽然从小目标是要创业,梦想也在23岁成真,不过庄君旭建议有意创业的年轻人,先花几年打工,学习别人的经营经验,否则不懂得如何跟别人谈生意。


因为太年轻,很多事缺乏经验,生意发展得太快,二十多人的组织架构让庄君旭搞不清,“我们年纪都差不多,我也很难搞懂,不知如何安排大家的职衔。”


这个小问题当然不会难倒这群年轻人,他们也不松懈的学习最新科技,继续追求梦想,准备把Poladrone的生意版图扩展到全世界。

作者 : 郭秋香(记者/摄影)、部分照片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