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3 12:00:00  2072049
我是大树的医生
有故事的人



6016744_5361LYC_1561104846150.jpg
官福来.53岁.马六甲人.园艺工作者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有些大树的成长,可能需要用上两代人的时间,才能挺拔茁壮,以如伞般的树冠,为路过者遮荫,给飞禽筑巢栖息。所以,树种了要保养,树大了要修剪,树的生命才能延续下去。


我做过很多工,现在这份工作,是在二十多年前跟了我的园艺老板,就一直做到今天,这是因为我对园艺的兴趣,如果没有兴趣,也不会做那么久。我喜欢树、花、盆栽,也是甲州盆景雅石协会一份子。


一棵大树至少半年要修剪一次,尤其是路边的大树,否则会隐藏倒下的风险。例如,政府种在大路旁的荷兰树,有些地方已经有四五年没有修剪了,树长得太高,超过20呎就要修剪了,否则树冠太沉重,一旦无法承受风吹雨打,随时会倒下,因此,路边越高的树就越危险。


大约10年前,市政厅委任甲州盆景雅石协会帮助保育古迹区的老树,包括荷兰树和火凤凰。当时,市政厅也请了来自吉隆坡的专家来鉴定老树的生命,专家看了后,建议把老树都给砍了。


不过,市政厅后来决定委托我们保育这些老树,经过我们的护养,老树都救了回来,甚至活上数百年上千年也不成问题,如今,靠近古董火车的火凤凰,花儿都奔放的绽开了。


当时,我和协会的伙伴,配合市政厅的员工,在约一年的时间里,为老树进行护理,包括给它们“洗身体”。洗树就是用水枪往树身喷洗,将附生在树表面的寄生植物、青苔统统洗掉,这些是树的皮肤病,如果没有拿掉那些长在树上的“五分一毛”,这些寄生就会吸走树的水分,导致它的健康出现问题。


这份与市政厅的合作关系只保持约一年就结束了,后来我们也有提呈第二份建议书,但没有下文。


外国人说,树会说话,树也会听音乐,我相信这也有道理。因为对树木有兴趣,我常留意车窗外的树木,有时看到路边的树长得特别,会停下来望一望,欣赏它优美的形态。


作者 : 陈淑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