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4 15:55:46  2072894
“我身体很灵活,只是听不清楚”​.失聪者当志工助障友
暖势力




5504CCY20196231743553518967.JPG


失聪的卢国延以摄影身份协助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协助其他残障人士。



(吉隆坡24日讯)年幼时被发烧夺去右耳听力,在人生处于出发阶段的少年时期经历左耳听力在一夜之间下降,面对一步步逼近的无声世界,不安、恐惧和难过等负面情绪涌现,这一切使卢国延一夜成长。


为了不让双亲再继续难过,他抽离难过并重新振作,并没有自怨自艾,更没有自暴自弃,如一般人一样完成学业,就职工作。


虽然他也是残障人士,但他尽自己所能给予障友协助,成为阳光天使志工培训营筹委,贡献其拍摄技能,协助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及其他残障人士。


他接受访问时先是透过记者手机内的文字回答问题,大部分则是靠阅读唇语回答问题,咬字发音到位,这背后肯定付出他人不为所知的努力。


不因失聪自暴自弃


卢国延娓娓道来自己的故事;他5岁左右因发烧,失去右耳听力,之后便仰赖着左耳聆听世界,正值少年时又渐渐失去左耳听力,这一切不如意之事使他一夜成长,内心也比一般人坚强,积极面对人生中的挑战,不断尝试,不因自己失聪而自暴自弃。


13岁那一年,他在医院接种肺结核疫苗(BCG),却怎么也没想到在那之后会影响左耳的听力,其父母虽然及时带他到医院检查,但医生却找不到原因,当时并没有注射该疫苗后影响听力的案例。


他的少年时期才正要开始,但听力在一夜之间下降,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让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也使他感到恐惧。


他在医院厕所里呐喊,希望自己的声音能够唤回听力,让自己听见声音,听见一丝希望,但一切都没有在期望中发生。


“我当时还很小,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在医院哭、难过,我的爸爸妈妈也跟着我难过,他们也跟着我哭。


“我躲在厕所里面大喊大叫,我要尝试让自己听到声音,让我心里比较安心,但最终我还是没有听见声音。我一直在难过,当时我爸爸一直在医院过夜陪我。”



5504CCY20196231743523518966.JPG
卢国延年幼时因发烧失去右耳听力,左耳听力在少年时期受影响,但他并未此自暴自弃,坚强面对人生中挑战。



看见双亲难过想开了


自己失聪、难过刺痛父母的心,看见双亲因他失去听力而难过,他在医院时突然想开了,觉得自己不应该一直沉浸在悲伤中,便很快接受自己听不清楚的问题,直接面对它为其生活带来的问题及不便,一夜成长。


“我告诉父母我不难过也不哭了,要他们告诉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医生也让我出院。医生建议我接受针灸治疗,我接受治疗大概半年,但并没有起色,我就放弃了针灸治疗,那时候我才14岁。”


他表示,父母那时曾告诉他,若将他与同龄孩子相比,他变得成熟老陈,他也认为自己的想法在一夜之间变得比较成熟稳重。


用120%努力修学位


这一切发生时,卢国延还是学生,便向父母表达自己想要继续求学的意愿,并感到十分欣慰,因无论他做任何决定,都获父母的支持。


“我觉得我应该要过我现在这个年纪该过的生活,父母依据我的要求送我到独中读书。到了上大学的时候,我向他们说我想要报读中文系,因为我很喜欢写作,父母也同样地很支持我。我和别人一样上大学,读完3年就毕业。”


失聪后,他并没有到特殊学校求学,因此必须克服自己听不见的挑战,他的求学过程非一帆风顺。


“因为听不见,我要想办法去克服。老师在前面讲课,并不会为了迁就我一人而慢慢地教课。上课的时候我听不见,以至于我要想办法去跟同学借笔记、私底下询问老师,或者去图书馆找资料自己读。不管是上大学还是在中学时期,我都用这样的方式克服失聪带来的挑战。


“别人用100%努力才能达到的事情,我必需比他们更努力,超越他们所付出的,可能要用120%的努力才能克服。”


面对嘲笑不生气


他秉持着“办法是人想的”理念,认为能克服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完成学业,踏入社会工作后,他也以同样的原则工作。


左耳佩戴助听器的他忆起中学时期曾被同学以唱片骑士(DJ)的打碟动作嘲笑他。


“我发现他们不能站在我的立场去想,所以不能体谅我的情况,我也不应该跟他们一般见识,我选择不生气。也因为这样,后来当别人对我怎样的时候,我会解释一次,至于他们是否接受我的解释,就由对方决定,不过我不会做过多的解释。”


他庆幸自己的工作较为顺利,同事们都能了解其情况,会与他好好沟通;他曾在《星洲网》担任编辑,那时所有沟通都是透过即时通讯软件交代工作,所以没有太大的问题,他也曾为印尼《星洲日报》排版。


“我觉得人生要勇敢尝试事情,你不尝试做,就不会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就好像我不能因为我听不清楚,就放弃尝试,我的人生还很长,我要如何渡过?


“我想鼓励大家,人生虽然会有一些遗憾是无可避免的,但是我们要尝试去努力,不让自己后悔。”


当全职补习老师


34岁的卢国延目前是全职的补习中心老师,碍于听力问题,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成为补习老师的一天。


“我要如何跟学生沟通?他们是否能接受我?”


他在友人的鼓励下尝试补习中心老师一职,心想尝试后不会有任何损失,若能从中学习也能为自己带来好处。


“一开始,学生也不晓得如何与我相处,我的学生为1至6年级,我告诉他们如何与我沟通。他们年纪虽小,但懂得跟我沟通,有些学生即使毕业了,也会找我聊天喝茶。”


5504CCY20196231743503518965.JPG
爱好摄影的卢国延为十五届阳光天使志工培训营" 举手之爱"拍摄 ,把美好定格在画面中。


爱好摄影 助拍摄障友活动


卢国延较早前工作时接触美门残障关怀中心,2014年首次参与阳光天使志工培训营,但那时候他也有所疑虑,他自问身为听障者,自己究竟能给予什么帮助。


他爱好摄影,平日会从教科书学习拍摄技巧,虚心向其他摄影师讨教。


他成为志工培训营营员时,筹委发现他善于拍摄,便邀请他加入成为摄影师。隔年,他便加入成为筹委,使用自己的摄影技巧帮助该中心,记录他们的美好画面。


“像我这样的,我的身体还很灵活,只是听不清楚,跟那些身障者相比,我算是幸福的人。若你觉得自己有能力,我们不需要你有多强的能力或多么好,只要愿意帮助障友,我们无任欢迎你学习基本照顾障碍者的技巧,也欢迎有兴趣参与志工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