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6 17:44:50  2073641
包一座园吃榴梿
有故事的人



1121CSC2019623149273513880.jpg
罗佳惠(中)爱吃榴梿的程度,甚至到达被档主拒于门外,为之疯狂。



罗佳惠.23岁.槟城人.上班族


我和婆婆、爸妈、3个叔叔及3个舅舅都是榴梿爱好者,3代人都是榴梿食家。


我对榴梿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喜爱,我工作的浩洋健康食品工业老板知之甚详,在记者面前介绍说我是“榴梿大师”。


记者追问之下,我与亲戚朋友去年“包”了一座榴梿园两个星期大快朵颐的记录亦曝光。


从来只听说有人包餐馆,没听过包榴梿园吃到飞上天的,但我们十多个人就这么做了。


包榴梿园的代价我就不透露了;总之,在那两个星期我们天天有榴梿吃,吃得回味无穷。


这种口福可遇不可求,得要有人肯“出让”榴梿园的一段时间才行。


我们不是做生意的,没有必要整个榴梿季节都包园。如果为了吃榴梿而这么做,我们的味蕾会被一座园霸住,吃不到其他果园的美味榴梿。


我从小喜欢吃榴梿。如果把山珍海味和榴梿放在我面前,我一定选榴梿。


我偏好苦味的榴梿,不计较品种、名气或果肉颜色,只要味道够苦,肉质不错就可以了。


“甲必利”是其中一种符合我要求的苦味名种。它的果肉是不显眼的白色,更是不能入人眼的小个头,最近却异军突起的被人冠以“白珍珠”美名。


你看,我的榴梿口味受到了肯定。


槟岛的“甲必利”1公斤卖40令吉,威省马章武莫只卖18令吉,我这个过港的大山脚人觉得很幸福。


上班族收入有限,我愿意花钱吃榴梿,但会考虑所花的钱是否值得。


我在吉隆坡求学时,常到八打灵吃便宜的榴梿自助餐;由于吃多了,最后档主也害怕我,最后送我两个榴梿,叫我以后不要再去了。


作者 : 周新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