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8 07:00:00  2074123
家庭照护者 / 黄东来 / 妈妈梅花树
养生

5013LCS2019-06-0115593648859293068418.jpg

4月,是樱花的季节,在日本都悄然绽放,形成美丽的景色,我也趁这个季节去日本赏樱。樱花和梅花有太多相似之处,所以也令我想起了妈妈,回忆起以前和现在出现了丝丝的忧伤。


我还记得,每当春节时,我家会摆设一棵梅花树,那是妈妈梅花树。大年初一的前10天,妈会带着我拿上镰刀到附近丛林找树。我那时还小,不知道那棵树的名称,知道它高不过5呎,茂密的枝桠长满浓密的树叶。


三十多年前的吉隆坡还没发展迅速,那时我家后有小森林,炎热的午后妈和我会沿着草丛去寻找长得最茁壮的树,妈就往它的最底下的根大力大力地往下砍,大汗沿着小汗顺着她的脸颊滴,没有要喘息的片刻,看在眼里的我觉得妈好强壮,好强大。


在砍到剩下最后不到3公分的根茎,妈妈干脆用手将它扯断,就和妈妈将树拖着回家。在路途中,妈妈会指着树枝,告诉我这边要挂什么,那边要挂什么,听到入神的我觉得那时候快乐很简单。


树晒干了,树叶枯萎了,妈会将树叶慢慢摘下,变成一棵没有树叶的树枝。她把树竖立于堆满石头的花盆,将粉红色的梅花,小灯笼和红包纸张挂在枝桠上。就这样一棵漂亮的妈妈梅花陪伴我们一家人到元宵节。


今天,83岁的妈妈坐轮椅了,重度的老人失智症,她没有力气继续走,连站起来都成为问题。她头一直往右垂,低头不语仿佛心事重重。呼喊她,想让她的眼神回看我,轻轻地问她吃饱了吗,回应的也只是“啊啊”那几声。


妈,我还可以继续和您一起去找那棵树吗?我们一起再将梅花挂上枝桠,可以吗?


如果时间可以倒带,我很想回去,但那时候简单的快乐,我知道也悲伤地知道回不去了。


Dr.jpg
黄东来,中国陕西中医药大学中医本科毕业。目前于吉隆坡独立经营中医诊所。业余马拉松跑者,绰号“长跑医师”。


作者 : 黄东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