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7 09:00:00  2074444
陈爱梅:独中教育依教育蓝图制定.“承认统考符国家利益”
全国综合


(书籍照片)专访资深教育学者陈爱梅(谈独(6205840)-20190627115327.jpg
退休之前的陈爱梅热衷研究和分析国家教育发展趋势,包括曾出版名为《大马华小走向何方?》的书籍,探讨华小发展。


(吉隆坡26日讯)资深教育学者陈爱梅博士认为,独中教育的制定乃是依循国家教育蓝图的方向,所编制的独中历史课程也涵盖我国历史教育的本质,若政府依然迟迟不承认统考文凭,那是因为政府根本没有把国家利益大前提放在第一位。


“要独中生报考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如指诸掌,但若要他们考马来西亚历史,这些已经遭到篡改或沦为洗脑工具的教育,根本就是本末倒置的做法。因为历史教育是要奠定人民的认知能力,让他们可以了解事情的真相。”


她说,在2015至2017年,有多达1万名(70%)的独中生在大马教育文凭中报考国文科,当中有90%考获及格、10%为特优、40至45%则是获得优等(credit)。


“独中生在SPM国文科的成绩表现,足以驳斥外界认为独中生无法良好掌握国语的偏见。”


她向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提呈一份由她撰写《为何拖延承认统考—理由、指控、符合性与政府职责》的研究报告后,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独中教育的历史并非从单元角度出发,而是从世界与区域历史视角切入,本地历史的叙述是坐落于此背景下,并塑造学生对历史的认知。


她表示,走向人工智能的时代,《2013至2025年国家教育蓝图》及《2015至2025年高等教育发展大蓝图》所培育的人才必须兼备科技与人文知识,学生须能够深入探索问题和具备批判性思考,如今的独中教育真正走向这样的教育模式。


她说,现今的独中教育在我国本土上扎根发展,建筑物规模趋向企业化,而独中举办的活动颇用心且多元化。


她指出,真正办教育的人士并不会担心统考是否能受到承认,有些独中教师和校长也不觉得此课题是一件急迫处理的事情,而且并非每名独中生都向往当公务员;但是,对于华社而言,承认统考这回事,至关重要。


“承认统考除了是让独中生能够进入政府大学,更重要的是,我国更需要独中生进入政府体系当公务员包括政策制定者,因为这会为国家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


陈爱梅表示,在1970年代所颁布的《华文独中建议书》内,也提出对独中教育理念极具前瞻性的看法,即独中教育必须是建立在母语教育前提下,并保护文化传承,但不能忽略三语并重的教育课程和考试。

专访陈爱梅(谈独中统考文凭)(6205841)-20190627115417.jpg
陈爱梅指出,政府应该以教育大前提和国家发展上所需的层面来看待独中统考文凭,让教育真正回归教育。


双轨制教学关注社会议题


她指出,独中教育课程除了考量其他族群的需求,包括实行双轨制教学,要求学生必须参与政府考试,另外,独中教育也关注社会议题及阅读文化。


她说,许多独中的办学方针除了展现马来西亚色彩之外,也汇聚了中华文化传承特色,包括武术、书法、陶艺及二十四节令鼓等。


“独中非常注重课外活动和文化传承,并透过跨族群活动以加强独中生和穆斯林学生的认知,让马来社群从狭隘的宗教框框内解脱。”


她认为,独中必须把国语鉴定为国家语言,并非第二语言。


统考被幕后推手政治化


针对统考课题在马来社会上引起部份激烈的反对声音,陈爱梅表示,此课题明显被一些幕后推手在背后操纵,如巫统青年团和伊斯兰党企图捞取政治资本,宣称统考不仅挑战宪法,也抵触马来文作为国家语言的地位。


她认同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主席邱武英所指,这是一种“社会种族认知”(s o c i a lracial perception)和发言者明显受到“误导”


(misinform),同时也反映其是国家分而治之的致命伤。


她说,承认统考课题涉及太多政治因素,尤其国家领袖那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的把戏,造成种族之间缺乏信任。


她指出,关于承认统考课题可能会引发的“种族感受”,应该胥视整个民族包括跨族群的心理建设有多坚定。


让教育回归教育


她说,政府应该以教育大前提和国家发展上所需的层面来看待独中统考文凭,包括其是否符合教育水准、学生素质栽培,政经发展及多元文化奠定,让教育真正回归教育。


“如果谈国家凝聚力和国民团结意识,那么政府更应该要接受独中生。至于首相敦马哈迪强调要顾及马来族群的感受,若真正爱这个族群,就不应该延续单元教育,相反的,应该公平对待他们,接触具足坚韧力的一群。”


她表示,国家所面临的最大危机是因教育水平每况愈下,如在国际数学与科学教育成就趋势调查(TIMSS)和国际学生能力评量(PISA)的表现差强人意,国家领袖为巩固个人权势,不惜把诚信和国家利益置于一旁。


陈爱梅目前是名退休讲师,她也是大马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评估员、西澳大学高等教育及政策分析博士、曾在华小、国中及独中担任教师,也在师训及私立大专学院担任讲师多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