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7 17:10:33  2074454
刘燕儿:从心教育 用爱陪伴.世上没有真正坏小孩
暖势力


5371TCH2019-06-2415613615353563538346.jpg
刘燕儿(前排左四)和第一批“儿童心的训练”的老师们合影。


“就算人家告诉我说,这个孩子已经不能教了,我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孩子,对我而言,教育要从心开始,而陪伴孩子以及对孩子有那份爱才是最重要的。”

说出这番话的是现年40岁的刘燕儿。她是一名资深教育工作者,也是儿童心的训练研发者,同时也是不久前在网络上引起关注的“偷吃Milo粉”事件中的老师。

刘燕儿来自一个单亲家庭,从小就不知道谁是爸爸,而妈妈的收入有限,只能供她读书到初中三,若要继续上学,就得靠自己。

“其实我是来自一个不完整的家庭,没有父母亲的照顾,从小被寄放在保姆家的孩子,如果这个保姆不照顾我了,我就要换另一个保姆,也转校了很多次。”

刘燕儿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指出,初中三过后,每次一放学,她就到幼儿园兼职当助教、晚上教补习、画漫画赚取生活费,也是在那一年,开始接触了教育工作。

她说,在完成中五的学业后,就去当临教数年,接着就前往新加坡就读蒙台梭利教育系。

“从一开始进入教育这领域就不曾离开,也没有转行。”

她表示,让她继续在教育这条路走下去的原因是看见每个小孩的改变,以及从小孩的身上能够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也从中得到很多生命故事的启示和启发。

“我曾经也是后进生”
贵人老师助发掘学习乐趣

刘燕儿坦言,小时候的经历很坎坷,曾偷东西讲骗话,是一名很叛逆的孩子,成绩也很糟糕,直到五年级那一年遇上一名“贵人老师”,开启了她学习的那道门。

“直到这名老师的出现,我才知道我不是笨,这个老师看到我的问题,耐心的帮助我。”

当时刘燕儿的国文成绩很糟糕,其他的老师只是讲她学习很差,但该名“贵人老师”却愿意从零开始教导她发音,而她也慢慢开始主动学习,感受到学习的成就感。

“当我能很流利念出国文句子,我就觉得很有成就感,并主动去学习,成绩也开始有进步了。

“这个老师开启了我对国文的掌控,当我最没有信心的科目有了进步,我就知道如何提升其他科目。”

孩子不努力 背后有原因

也就因为小时候的经历,造就了现在的刘燕儿在教育工作方面很有信心。

她说,很多老师说不能应付的孩子,但对她来说,看到这些孩子就好像看见当初的自己。

“我曾经历,因为我的成长过程很坎坷,很叛逆,但也是因为这种经历,让我在教育工作上,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实质经验基础。”

她指出,本身了解这些孩子,也了解怎样才可以感动和改变他们。

对于刘燕儿来说,没有一个孩子是不愿长进,不愿做功课把成绩考得很差,让大人责备,甚至是让老师放弃的,当中一定存在原因。

童年经历造就包容心

虽然经历了一个不完整的童年,但刘燕儿表示,还是要感谢其母亲。

刘燕儿坦言,在她还没为人母之前,当时确实对父母有一种很大的排斥和反感,因为给了她这么一个童年。

“当我今天站上讲台分享,能够帮助这么多的孩子,我反而很感谢,很庆幸我有这么多姿多彩的童年。”

她说,如果她是在一个很平凡完整的家庭成长,就不会有这么多经历,也就是这些种种的经历,才让她能够更加体会这些孩子为什么会去偷东西、讲骗话,并从中了解孩子内心缺乏什么东西。

至于影响她至深的人,则是耀德老师、继程师父和黄先炳博士,也见证了她叛逆的时期。

刘燕儿表示,也因为他们对她的爱护、宽恕与教导,造就了她今日在教育工作上能够打从心里,无限包容与爱护非一般极叛逆的学生。

心疼挨打 带伟胜回家做功课

谈及“偷吃Milo粉”事件,刘燕儿指出,17年前在一所学校当临教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事件中的学生纪伟胜,当时几乎每一位老师都和她说,不用管这名孩子。

“当时那些老师说,他(纪伟胜)要写字也好,不写字也好,就任由他,因为他永远都不愿讲话。”

刘燕儿回忆当年的情景,纪伟胜那时候才二年级,看见他的处境,本身也感到心疼。

“有时他(伟胜)的妈妈来接他放学,老师会说这个孩子不做功课,也就因为这样,这孩子回家遭到妈妈的鞭打。

“当年我自己曾经也面对这种状况,因为我妈妈长期把我放在保姆家,然后只要她去看我,保姆告诉她我做错什么事,她就是鞭打我。”

就这样,刘燕儿把纪伟胜带回家补习,至少让他完成当天的功课,不要被老师打。

她说,接着就花时间帮助伟胜打好基础部分。

刘燕儿坦言,教导伟胜的初期,这小孩确实不愿意回答,也很抗拒学习,因为对学习有恐惧感。

“后来他在和我相处之下,慢慢他就知道,我不会对他施加任何的压力,也不会打他骂他,慢慢的就开始和我有眼神的交流。

“有一次他拿了饼干吃之后,和我说,老师,这饼干很好吃。”

刘燕儿指出,就是从那天开始,伟胜就慢慢开始讲话。

悉心消除恐惧 打开学习之门

对于伟胜今日所取得的成就,在美国当一名高级工程师,刘燕儿表示,这并不是她的功劳,本身只是教导了伟胜3年,之后都是靠伟胜自己的刻苦耐劳以及其他老师的教导。

“我觉得我在他生命中扮演的角色,就好像我当年遇到的那位老师,开启了我学习的那道门。”

纪伟胜来自单亲家庭,其母亲靠割胶为生;同时,刘燕儿也强调,伟胜并不是学习障碍,而是老师们错误断定。

过度挨打 害怕学习

“因为他在幼儿园的时候被老师打得太厉害,他一写错字就被打,回到家妈妈又打,导致他一拿笔就有恐惧感。”

刘燕儿说,本身花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才让伟胜去除了这些恐惧感。

“然后我看到他偷吃Milo粉,我就知道他喜欢吃Milo粉,只要我奖励他两口,他就可以把字写得很好。”

她说,也就是从那边开始,伟胜慢慢开始写单子和写句子,读单子再读句子,从中开展了他的语言能力,然后到其他科目的掌握。

她坦言,在那3年的教导过程中,可以看见伟胜的成绩有提升,从一开始写字会超出格子,到后来可以写得很整齐

“其实只要很具体的告诉他方法,而不是骂他,那么他是可以做得好。”

谈及此次纪伟胜时隔多年联系她,刘燕儿表示,当年教导这孩子3年后,本身就前往新加坡深造,两人一段时间也没再联系。

她说,纪伟胜是从同期的同学那里取得她的联络号码,并发信息给她,表示要回来见老师,目前正在安排回国的日期。

5371TCH20196241515203537138.JPG
对于刘燕儿来说,教育要从心开始,本身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5371TCH2019-06-2415613563262873535832.jpg
刘燕儿(右)表示,继程师父(中)和黄先炳博士(左)对其教育工作影响至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