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01 07:00:00  2075233
许书简/两个小时的建筑设计师
简而不单

羊男说店休日不如到茨厂街的柏屏戏院看看,听说已经变成一个文化空间,叫做“丽士杂锦”(Rex KL)。我们来到丽士杂锦的那一天,碰巧有个建筑设计研讨会。研讨会里都是建筑设计师,嘉宾是国际上备受承认的中国一级建筑设计师,刘家琨。

我不是建筑设计师,虽然在中学毕业升学时,曾经梦想念建筑设计。然而当时没有机会,只好放弃。羊男是工程师,自然对这些话题充满兴趣,于是我们就这样坐在众多的建筑设计师中,假装自己是建筑设计师,感觉十分良好。原本只想随便听听,以为研讨会里将充满许多学术性用词,猜想大概听十几分钟就会瞌睡。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我们越听越精神。

第一个让我对刘家琨充满兴趣的是,他也写作,还写过几部小说。我突然就觉得很有亲切感,很想拉拉他的衣角,小声地说,我也在写。前几天红蜻蜓的少年儿童小说作家陈惠君才这么问过我,什么时候才要把小说给写出来。我看着麦田捕手咖啡馆的角落,神情恍惚地说也得忙完才能写呢,心里计算着要办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办完的一天。还对陈惠君说,看吧,有时间写小说是多么幸福的事。原来中国一级建筑设计师这么忙的人也写小说,那样我就有希望了,总有一天我也可以写出一两部吧。

几位建筑设计师兼主持人对刘家琨的其中一部作品感到非常有兴趣,于是追问了他对于这部作品的想法。原来那是一个位于四川安仁建川博物馆小树林里的小小纪念馆,叫做“胡慧珊纪念馆”。主持人问刘家琨是不是希望借由这个纪念馆来改变什么,表达什么。刘家琨说那年四川大地震,他在灾区遇见了胡慧珊的父母。他是一个建筑师,只会建房子,他可以为胡慧珊父母和另外5000位失去孩子的父母们做的事,就是建一个纪念馆。地震之后,只剩下一堆数字,可是每一位消失的人都是真真切切的一个人。他重申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利用这个纪念馆来当做任何政治象征。他选择当建筑师,不是激进分子。如果他花太多时间做激进分子做的事,那么他就没有时间当建筑师。

研讨会的最后,一位洋人问刘家琨,年轻人必须具备怎样的条件和态度,才能成为像他那样的人呢?刘家琨说他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他现在就坐在这里,他就是他。他没有成天对着镜子,看看怎样成为刘家琨。如果他成天这么做,他也不会是现在的刘家琨。他只是掌控好表达的语言,专心地表达他自己。

就这样,我把我听到的看到的写在这里。幸好那天和羊男走进丽士杂锦,假装当了两个小时的建筑设计师,因为刘家琨回答了许多我心里问过无数遍的问题。在这里,分享给你。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